66.彼此初恋

    记者的问题,隐含着暧*昧,任谁听了都会胡思乱想。当然,大家更想要看的还是瑾年这孟家新晋少夫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瑾年到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唇角一直是微微扬着的,非常有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她还在心里默默感谢这个记者呢。这记者所问的问题正是她刚刚在心里想的,倒是帮她给问出口了。

    她也想听听孟君樾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等待,几乎全场的人都在屏着呼吸,听孟君樾的回答。

    只见他扬起薄唇微笑出声,“每接一个工程,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挑战,我喜欢做有挑战的事,而冯先生家的项目,正是让我有了想要挑战的欲*望。”

    听着孟君樾一本正经的回答,一些记者不由得失落,还以为明天报纸的头条上能弄点新玩意儿呢,却不想他如此官方。

    只能说他道行太深,想要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,只怕是困难。

    瑾年的心里也有些小小的失落,孟君樾这厮简直就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。

    就在主持人准备安排散场的时候,突然又有个记者发问,“孟先生,你和曾小姐是彼此的初恋吗?”

    这问题,似乎来得比之前更为劲爆,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现场来的一些记者,几乎都是挑选过的,一般不会询问感情之类的事,之前的那个问题已经是破例了,却没想到这个记者来得更疯狂,就是在采访娱乐八卦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个问题涉及个人隐*私,孟先生不方便回答。请大家将重点多多放在此次的大工程上。”主持人帮孟君樾挡住了问题,随即招来一旁的保镖让他疏散现场。

    可那记者似乎有些坚持,不停地举着话筒提问,“孟先生,请回答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孟先生,请满足以下我们广大女同胞的好奇心!”

    那记者可能是新来的,一点也不懂规矩,可是她这么一喊,果真全场的女记者都来了兴致,虽然她们知道这问题已经涉及到了禁忌,可是看八卦的心态对女人来说,都是非常强烈的!

    这会儿另外一家的记者也举起了话筒,却是对准了曾静姝,“既然孟先生不回答,请曾小姐说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曾小姐,请回答一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曾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场面瞬间有些混乱起来,就连主持人也有些控制不住。大家为求八卦真相,似乎都忽略瑾年这个正主的存在,也或许是为了看以后更好看的另外一场宫斗——正主与初恋。

    总之,底下的记者几乎都是怀着看好戏的心态在制造混乱的。

    孟君樾显然不悦,拉过瑾年的手,就要离开现场。冯道翰也带着曾静姝离开,只是才下了两步台阶,好些个记者便蜂拥上来,就连一旁的保镖也快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这些八卦问题直接决定了明天的销量,所以说,记者们这么疯狂,更是为了自己的业绩。

    孟君樾的身手比较快,带着瑾年躲开了好几个记者的镜头。瑾年什么都看不见,耳旁吵吵闹闹的,只知道跟着他走,而握着自己的大手很温暖。

    她想起他那晚对她说的话,他说他娶她不会害她,那么自然是要护她周全了?

    可才这么想,原本抓着她的大手,却突然松开。瑾年一阵慌乱,那原本磊造起来的安全感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阿樾!”黑暗中,她喊了他一声,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,耳旁的嘈杂声依旧,她听不到他的声音,她的身子被来来往往的记者们撞击到,此刻只剩孤独和无助,耳边却陆陆续续听到记者们的谈论。

    “曾小姐刚刚从阶梯上摔下来了!孟少接住了她!”

    “快拍,孟少抱住了曾小姐!”

    “孟少这是英雄救美啊,明天的话题又多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不断,如打鼓一样在瑾年的心脏里敲击着。

    原来,他放开她的手,是为了去救静姝……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心情,像是被人无缘无故地泼了一盆冷水,好冷好冷,连带着心凉。

    记者们的镜头似乎不再瑾年的身上,她的存在已是多余,她想要离开,却总是被人撞到,最后直接被撞在了地上,那地砖很硬,摔的她的两只膝盖都红通了一片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有没有摔破血,只知道膝盖上有些焦灼地疼。撑在地上的双手还被后退的记者踩到了。

    她疼的喊出声,却没有人理她。努力支撑着起身,她先是保护了双手,学画画的时候,老师就告诉过她,一双手对拿画笔的人是有多重要,哪里都可以受伤,就是手不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瑾年才摸到手背上的伤口,不远处的人群又后退了过来,她摇摇欲坠,以为又要被人群挤到地上,却不想落进了一个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孟君樾来救她了,可当听到声音时候,才知道是冯道翰。

    “瑾年,我们快走。”冯道翰是特意过来救她的,拉着她的手就躲开了拥挤的人群,在保镖的护送下进了地下车场。

    “静姝呢?”

    上了车,她急忙问道,终是对这昔日的好友心藏关心的,刚刚听记者们说她摔下来,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已经上车了。”冯道翰说着便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她刚刚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谁推翻了花瓶,正好砸到了她的头。”

    瑾年心下一惊,瞬间原谅了孟君樾将她丢在一旁的事,只担忧道,“那、那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先去医院吧,你也需要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冯道翰心急,可让他真正担忧地还是瑾年身上的伤,刚刚他亲眼见到那么多人踩到她身上,他却推不开人群立刻救她脱苦海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身上有没有被踩伤,这姑娘向来坚忍,就算哪里真的疼,也不会说出来,真是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到了医院,瑾年本是打算先了解一下静姝的情况,却硬是被冯道翰送到医生面前,一番检查。

    直到护士给她包扎了伤口,医生也再三强调并没有什么大碍后,他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去看看静姝吧。”瑾年央求着冯道翰,不管她现在和静姝到底是什么样的局面,也不管她们现在是不是敌人,在她心里始终是将静姝当朋友的。

    她是自己在纬都的第一个朋友,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段快乐时光。

    冯道翰见瑾年已无恙,才想起还在急救室里的人。

    他带着瑾年赶到的时候,急救室的医生正从里头出来,瑾年便听到孟君越的急切询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她怎么样了?度过危险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请放心,只是陶瓷碎片轻微擦伤,并没有太大的危险。”医生摘下口罩,安慰。

    “那我能进去看她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她受了刺激,现在还很虚弱,需要多休息。”医生看到身后的人,又强调道,“别同时太多人一起进去,一个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孟君樾听医生这般说,连回头都没回,直接跨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瑾年站在原地,感受着他如此的着急,心理不禁有些失落,面上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她在长廊的椅子上坐下,冯道翰却将她拉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这是有话对自己说,而他们似乎也应该谈一谈了。她一味地躲避他,也解决不了事情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瑾年,你实话告诉我,这个婚,是你自愿结的吗?”冯道翰才拉着她站定,便急切地问她,混血眸子带上了一抹希翼。

    他自然希望瑾年的答案是否认。

    只是,瑾年偏偏装出开玩笑的轻松状态,“当然是自愿,难不成他还绑着我去领证?”

    她努力地在掩饰,却没逃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他爱你吗?”

    “爱?”

    这个词,让她眉头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是因为爱你,才娶你的吗?”冯道翰正经又严肃,这个问题对他来说,很重要,不料瑾年的表情依旧像刚才那样,“当然是啦。不然我这样嫁他,我很吃亏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为什么他不关心你?你都伤成这样,为什么他连问都没问一句,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?”刚刚在发布会的现场,他亲眼看着孟君越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在看到她迷失在人群中,被人随意挤*压的时候,他内心对她是有多么的心疼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她是找到了好归宿,他都还没有来得及祝福她,却让他瞧到了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和别人过得幸福,他可以大方地祝福,可却做不到眼睁睁地看她所托非人。

    “静姝的情况比我危险,他和静姝又是老同学,好朋友,肯定要多关心一下。”瑾年说完,笑了两声,可那笑意中带着的牵强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其实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冯道翰的问题,她找出这理由,像是在回应他,也像是在欺瞒自己。不过,不管怎么样,她都无法忽略心头的那抹失落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爱他吗?你喜欢他吗?你是因为想要和他在一起,所以才和他结婚的吗?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