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老婆丢了

    “小月月。嘿嘿,这个名字怎么样?还挺萌的吧?”瑾年笑着询问,唇角处露出两枚浅浅的酒窝。

    孟君樾哑口,心道,咋不叫小年年呢?但瞧着她那一脸欢喜样,他竟有些不忍破坏她的兴致。算了,一切就随她好了。

    其实把拉布拉多取名小月月,瑾年确实是有些报复的成分在里面的,谁让他那么坏,所以她才不管呢,反正就它叫小月月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自从有了小月月,瑾年的生活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单调。当一个人独处时候,不管有了什么心事,她都会对它倾述。

    小月月友善又粘人,对瑾年来说,真像是一个知心伙伴。每当她一说话,这小家伙便乖乖地趴在地上,静静听她倾述。而当她出门,也不需要莉姐时时跟随身边,小月月聪明伶俐,一到时间点便会带着她回家。

    这一人一狗,倒是相处的愉快。

    他们这般和谐,有时候孟君樾见了,也会嫉妒,时常在想,难道他在她眼里还不如一条狗吗?

    当然他肯定是不会承认自己想法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小月月虽友善,但也不是针对任何人。

    它认为瑾年是它的主人,所以特别忠诚,但在面对周云的时候,就有些淘气了。

    周云虽年过半百,但穿衣打扮向来时髦,就连香水这玩意也是不吝啬。

    可能正因为是她太香了,小月月一见着她,便会绕着她转。只是周云向来是讨厌家畜这类的,所以在见到小月月时候,眉头就没松下过。

    “管家,管家,快把这畜生给我赶到屋外去!”这天,周云刚进客厅,便瞧到窝在楼梯口的狗,骤然蹙眉,厉声喝来管家。

    本就因为讨厌狗,再又加上这狗的主人是瑾年,心里的厌恶之情更是一番几倍。

    “二太太,外边还下着雨呢。”管家有些为难,且不说外头的倾盆大雨会让狗狗生病,光是冲这狗是老太爷送给少夫人这点,他也不乱敢听从周云的话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我对猫啊狗啊这些东西,过敏吗!!”

    周云再次喝道,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此刻尽是狰狞表情。一想到她在孟家越来越低下的位置,现在居然连管家都不听她使唤了!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!”见管家无所动作,周云此刻的怒意更甚,若不是怕狗会弄脏她的衣服,恨不得自己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“二婶,什么事惹你这么生气了?”

    就在管家左右为难之时,瑾年从楼梯上摸索着下来。见到瑾年,管家总算是松下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养的那只畜生。”周云没什么好气,说出的话,也很刺耳。

    瑾年其实在二楼的时候便听到周云的声音了,她没多听清楚,只知道了个大概,这会儿又听周云这样说,原来真的是因为小月月。

    “二婶,它做错了什么事吗?你告诉我,我帮您出气便是。”瑾年面含笑意,话里也带着几分歉意,只希望这二婶不要太刁难自己。

    “瑾年,不要说二婶刻薄。我天生就是娇贵的命,有些脏东西,是接触不得的,我现在都快感觉要起疹子了。管家,还不快把这畜生给我赶出去?正好外边雨大,也能给它洗洗身上的细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管家还以为有少夫人在,二太太多少会给些面子,却没想到竟是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“二婶,你要是不想看见它,那我以后把它带到房间里,不让它出来就行了。外头下那么大的雨,您让它出去,它会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瑾年,二婶问你,是二婶的身体重要,还是这畜生的贱命重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云咄咄逼人的气势,快让瑾年招架不住,可她也坚持,一定不让小月月出去淋雨。

    “阿云,你这又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僵持中,突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是从西房过来的孟天佑,见到妻子又在为难这侄媳妇,忍不住出声。

    “这畜生让我起疹子了,我只不过是让管家把它赶到外面而已,我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孟天佑瞧了眼外边的倾盆大雨,眉头蹙了蹙,自知这妻子的脾性,叹了口气道,“你没做错,不过,别为这么点小事,伤了一家子的和气。你不是累了一天了吗,快点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周云见连丈夫都为宋瑾年讲话,心里不仅一顿火,面上也感到十分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孟天佑,我是你老婆还是她是你老婆?你这人怎么竟胳膊村子往外拐?!”

    “阿云,瑾年是我们的晚辈,做长辈的就该有长辈的样子,懂得谦让。你别无理取闹了,快回房吧。”孟天佑严肃了声音,但这并不代表能够制止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无理取闹吗?我还没让找人杀了它呢!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孟天佑不喜争吵,所以在耍嘴皮子这事上根本就不是周云的对手。一旁的瑾年听着他们夫妻吵架,心里顿感过意不去,抿了抿唇,只好道,“二叔二婶,你们别吵了。我带它一起出去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不好意思啊,让你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瑾年说完,蹲下身子摸了摸狗狗的脑袋,“小月月,我们去外边找个躲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狗狗像是能够听懂她的话,摇晃了下脑袋,便带着瑾年往外走。

    见她们离去,孟天佑连连喊道,“瑾年,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孟天佑,你喊她作什么?”见到自家丈夫出手相拦,周云立马阻止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让瑾年出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那只畜生出去,可没说让她出去。你别给我拦她,她爱出去就出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阿云,我说,你这是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孟天佑一阵头疼,可也没啥法子。

    管家见他已经降不住周云了,只好匆忙跟在瑾年身后,这少夫人的安危,他自是要看住的,若是被老太爷知道少夫人受了这番委屈,怕是要大发雷霆了。老太爷虽不会明着就指着二太太,但若少夫人真出了什么事,他们这些下人也避免不了责难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其实您不用出去的。”这少夫人就是太善良了,总是处处让着二太太,其实若说孟家的地位,这少夫人手中的股权早就超出了二太太。

    只是因她是长辈,所以一直退让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我了,我只是不想二叔因为我而和二婶争吵。”瑾年微微一笑,有些事看开了,心里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那您这是打算去哪?”管家给她撑起伞,可外头的雨却一点都没有变小的趋势。

    瑾年摇头,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,但在外边总比好过听他们争吵。

    她正准备从管家手里接过伞,不远处突然传来跑车的引擎声。

    “是少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管家激动地喊了声,在这孟家,二太太除了敬畏老太爷之外,最忌惮的就是少爷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孟君樾回来了,瑾年自然也就不用出去了。

    孟君樾一下车,就见到站在门口的一人一狗,瞧那狗可伶兮兮地望着他,似乎是受了什么委屈。

    眉头不禁一蹙,一旁的管家连忙将事情经过告知。

    孟君樾向来是不怎么和周云接触的,他知道这二婶的性格,所以能疏远就尽量疏远。不过,她总是三番两次地找瑾年麻烦,不禁让他有些无法忍耐。

    瑾年再怎么说,也是他孟君樾的老婆,欺负她,就等同欺负他。

    估计这二婶是才好了伤疤忘了疼,上次那被收购的报社应该让她损失了好多吧。才这么几天,又开始嚣张跋扈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握住瑾年的手,就往屋里走。瑾年喊了他几声,她是想让他别太冲动,只是这会儿的孟君樾哪里听得了她的话?

    瑾年手里还牵着小月月,孟君樾又走的快,瑾年没差跑起来,这两人一狗的画面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。瑾年有些担忧,小月月却异常有些兴奋,四只小短腿没差蹦跶起来——这回爸爸大人总算是能给妈妈出气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坐在客厅里的周云正准备上楼呢,才从沙发上起身,转眸便见到了那只刚被她赶跑的狗,不禁诧异,视线往上移,没想到宋瑾年又回来了,身旁还跟着大侄子。

    “哟,君樾,你今天下班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不早不晚,正好赶上我家瑾年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瑾年是孟家的新晋少夫人,谁敢欺负她啊?”

    “谁说这话,谁就是了。”孟君樾悠悠一句,不换不急,说着便带着瑾年往沙发上坐下,顺带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他身在贵族,从小就习形体,所以哪怕是翘腿,姿势也是优美至极。

    “君樾,你说话可要凭证据。”周云此刻的捉急显然和孟君樾的淡然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我家瑾年差点被逼的无家可归,我要是再晚点回来,说不准这老婆可就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婶,你有能力赔我吗?”

    孟君樾说着睨了眼她,黑眸里的闪烁出来的光芒很是威慑人。周云光是瞧了那么一眼,心里头便有些慌,自然在脸上显露出来,“我只是不喜欢那畜生,可没说逼她走。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