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.我们离婚

    那话,几乎是脱口而出的。

    等意识到的时候,她都感觉是自己是疯了。

    孟君樾好一阵未说话,他没想过她会突然这样反问,他喜欢掌控一切,她却总是喜欢给他制造意外。

    “和你开玩笑的,别那么紧张。”瑾年弯起唇角,浮着酒窝的笑容有着优美的弧度,她努力做到不让他看出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可他却沉着声音道,“我会当真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架在她的肩膀上,几乎她的小身板都被他圈在里头,只是,她依然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当真了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如此无谓的态度,瞬间惹恼他,“宋瑾年,别随意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招惹你,而你当初为何又要娶我?”

    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曾静姝吗?

    可若是这样,他为什么不找一个更优秀的?反而要找她这么一个瞎子……

    她有缺陷,给不了他在曾静姝面前任何光芒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通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还有,他当初在民政局时候说的命中注定,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现在可不会傻到相信那话是一句告白。

    “时候到了,我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每次都和我绕弯子,我不笨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放任他像以往那样搪塞,今天的她只想知道一个答案,所以对应出来的话,也带了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,为什么又要委屈自己和我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,没有感觉很恶心吗?”

    “宋瑾年,不要逼我!”

    他咬着牙,声音低沉到恐怖,他在忍耐心底里所有腾升起来的怒气,连带手背上的青筋都快凸起,如果瑾年看的见,一定会被他此刻的表情吓住。

    可就算失了视觉,她也依然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强烈气息,像是要掐死她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逼你。”瑾年垂在衣角的手,猛然握紧,像是鼓足很大的勇气向他开口,“我想告诉你,如果我们之间的婚姻,没有坦诚,那我宁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喜欢什么都瞒着我,那我也有权利选择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过河拆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稳定了在宋家的位置,你现在就想和我一拍两散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和我结婚,是另有目的?你的目的现在还没有达到,就不会放我走,是么?”瑾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将这番话分析出来的,她也佩服自己此刻的镇定,可,为什么,心却是疼的呢?

    她想到当初,他说要娶她的时候,有那么一刻,她真的相信,是因为命中注定的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可现实的残酷告诉她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好的事,就算有,也不会发生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她在他的怀里挣扎,可他大手圈着她的胳膊却一直在使劲,都快弄*】疼了她。

    “孟太太,到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,你这么聪明。你这张小嘴也足够的凌、厉。”他怒极反笑,在瑾年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更猛地压住了她。

    瑾年只感觉唇上一疼。

    他在吻她,不,这不是吻,根本就不是吻!

    羞辱,他在对她施*暴的羞辱!

    瑾年心里瞬间腾起一股羞耻,她挣扎,反抗,却一直挣脱不了他的桎梏。毕竟,男女之间的力量是悬殊的,再又加上她还看不见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很难堪,他们还在公共场合,可是,他却对她做如此之事。

    她挣脱出一只手来,毫不犹豫地就打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掌心却正好不偏不倚地对准了他的侧脸。于是,清脆的一巴掌就在这偌大的空间里响起。

    孟君樾感受到左脸上一阵焦灼,然后抓着她的手愣住。

    瑾年也没想到自己的那一掌会打的这么准,扯了下被吻得红肿的唇,忍住几乎快要哽咽的声音,“你侮辱我,也等同侮辱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她没差哭出来,喉咙里很难受,如梗塞了一块酸柠檬。

    她一把推开了他,凭着刚才的记忆就这样直愣愣地跑出去。她在黑暗中奔跑,脚下步伐冽阻着,时不时地撞上人,然后一直说着对不起三个字,出了外边,她才发现,原来,自己早就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孟君樾没跟着出去,他被她的那一巴掌打的有些回不过神。就在这样愣愣站在原地,不远处的镜子,将他的样子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他看到镜中有些狼狈的自己,看到那抹连自己都无法说清的眼神,竟也开始有些讨厌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情绪怎么就,如此轻易地被她左右了呢?

    “阿樾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突然闯入的声音,打断了他所有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瑾年呢?”

    “呀,阿樾,你的脸……”曾静姝发现他脸上的微微指痕,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孟君樾抬眸,目光黯然,只冲她道,“静姝,我们改天再聚吧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蹙着眉头,便阔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曾静姝愣在原地,瞧着他那匆忙背影,心里忽地飘起一丝失落。曾几何时,他也会对她说改天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,他身边有了瑾年吗?

    他的心,难道已经分给了别的女人?

    *

    瑾年从餐厅里跑出来时候,外头正好下了毛毛细雨,她倚着手杖还没走多久,细雨变成了断了线的雨珠。

    她几乎全身被淋湿透,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这种茫然,就像爸妈刚走时候那样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会有现在这般痛苦,还不如那时候就跟着一起走。

    可是,会有这样痛苦,是因为她动情了吗?

    她对孟君樾动情了?

    其实,连她自己都有些没明白,似动情似又没有。那种感觉每次想起来都好奇妙。在一起的时候,哪怕他捉弄自己,她面上不高兴,心里却没有什么排斥。

    有时候见不着他,会莫名感到失落。而当听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却又是有些闷闷地难受。

    这是情吗?

    真的是情吗?

    她理着自己的思绪,豆大的雨珠依旧,打落在身上,还能感觉到疼。

    她找不到可以挡雨的地方,像一只迷失的小鹿,就在马路上摸索着前进。

    直到,有过路的好心人过来帮她打伞。可她才开口说了一声谢谢,便晕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眩晕来的很急切,瑾年感觉自己完全失去了意识,连被人台上救护车时,都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中,她似乎又走入了梦境。

    她梦到自己在纬都时候的那段时光,那时候,她的眼睛很好,可以看得见世上的一切东西。父亲在每个星期的周末,都会给她来一通电话,寒虚问暖,话里句句都透着满满的父爱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认识了好多朋友,tian,姜学长,还有她的讲师,冯道翰……

    “瑾年,上课要迟到啦,快点快点下来!”

    “tian,再等我五分钟,五分钟就好!”

    她来纬都的第一天,便认识了tian。那时候tian的钱包遭人抢劫,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她来纬都之前学了点三脚猫的跆拳道,本是防身用的,这会儿用上了帮人。她帮tian抢回了钱包,自那之后,她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。

    tian比她大了两级,专业虽是建筑工程,但却和她一样喜欢插画。于是,有时候的课程,她们便在了同一个教室。

    瑾年有点拖沓的小毛病,tian每次在宿舍楼下等她的时候,都要催促上好几遍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,也总是避免不了迟到。

    “迟了十分钟,你们期末总成绩各扣五分。”选修课的讲师是冯道翰,却非常地铁面无私,哪怕tian是他的妹妹,也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“瑾年,你看吧,我就知道我哥是个铁包公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别气了,别气了。大不了我们一起重考,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“瑾年,我对你好吧?”

    “恩,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最好朋友,对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啦,一辈子的好朋友,拉钩不许变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和你说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喜欢一个人,很久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她好奇这样女神级别的tian居然也会有暗恋对象,可当tian附在她耳旁说起那个名字的时候,她一阵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瑾年,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他,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瑾年,你说,他也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会啊,你这么优秀。他一定会喜欢上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安慰tian,可心里更多的还是慌乱,她害怕她们之间的友情因为一个人而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可有时候,该来的,还是会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宋瑾年,原来他喜欢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生活一起这么多年,没想到还比不上和你的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,我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不会和我争的吗?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抢走他!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瑾年,我恨你!我恨你!但愿我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!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不,tian,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那声恨,听的她耳膜发疼,瑾年想要解释,身子却一阵摇晃。

    她被人唤醒,耳旁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