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.聪明蛋和大笨蛋

    那个人像是故意的,她清楚记得自己抓住过他的衣袖,可他却将她推向了湖里。

    这个扣子,应该就是在她抓着他的时候,卡在她的礼裙上的吧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谁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如此歹心至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她来孟家这么久,向来不与人为恶,哪怕听到佣人们一些议论她不怎么好听的话,她也几乎听而不见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,想害她的人依旧。

    瑾年想了很久很久,却没有任何一点思绪。

    推她的人没有说话,也没有发出声音,她触碰到过他的手背,上面好像有条明显的疤痕。可除了这点之外,她再也想不到其他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瑾年终是没有将这事告诉孟老,也没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不想兴师动众,只想着以后的日子,自己更加小心便是。

    所以,在孟君樾问她的时候,也被她三言两语地唐突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关于项链的事,她还是对他道了谢。

    “你就,这么在意……这东西?”他眯着眼,看着她脖子上戴着的那玩意儿,黑眸里浮动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“它是我妈妈的遗物,对我来说很重要,谢谢你帮我找回来。”瑾年实话实说,无所隐瞒。她永远不会忘记,车祸那天,母亲将脖子上项链扯下来塞进她手心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她知道母亲有话要对她说,可还未开口便昏迷了过去,接着后边的场景在她的脑海里变得很模糊,她的记忆中只有漫天火光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他原本还以为是那个叫什么道翰送给她的呢,不怎么好的心情,这会儿听她这样解释,竟莫名舒爽。

    瑾年想着这事可以翻页了,却不料他要她付出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我给你做什么?”她一个瞎子,似乎也为他做不了什么事,根本无以为报呀。

    可又听他道,“昨天我在湖里可是泡了一个晚上呢,这会儿还腰酸背痛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揉揉肩?你哪里不舒服?”瑾年提议,却不想他抓过她的手就在自个身上移动,“这,这,还有这,好像全身都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他的力气大,她的手几乎是跟着他的动作而走,时而碰上某些敏感部位,脸色猛然一红,“你耍流*氓!”

    她局促的话,让他发出得逞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似乎很愉悦,可她却被他捉弄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瑾年懒得理会,起身就要走开,却不想被他控制在身后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好了,你呢,每天在睡觉前都默念一遍,孟君樾是聪明蛋,宋瑾年是大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的救命恩人——我,的心情就会好了……反正,我说的也是事实不是?”

    他的食指点着她的鼻尖,眉梢不禁上扬,连带着眼角都像开了花,捉弄她实在是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瑾年只剩下无言,她深刻认识到,这男人简直幼稚到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因为孟老在媒体面前宣布了瑾年的身份,所以往后一些工程剪彩时候,瑾年都需要出席,再者,她还是他的助理,自然要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当然,她和孟君樾的双双到场,记者们是最喜欢的,这可以制造很多话题。

    而孟君樾的秘书程美兰也是时时跟随着。程美兰对瑾年存有很大敌意,虽然她不怎么清楚,但想到上次在办公室里的短暂交集,她觉得这个说话老练的女人不是什么好惹的主,也可能是因为那个静姝,所以向她出气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刻意远离,可有些场合,还是避免不了碰面,就比如说今天的剪彩。

    剪彩倒是很顺利,下台的时候,她坐在休息室里等着还在外边和人交谈的孟君樾,却不想程美兰走过来,直接坐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那姿态,带着几分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