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.他叫什么名字

    瑾年身子一顿,微愣住。

    却听他道,“我有个朋友,也在这边补课。学工号是九号,就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找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瑾年一阵沉默,周逸瞧着她看了会儿,又开口,“我好像听他说,昨天时候,他救了一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周老师,您的那位朋友是不是年轻男子?他叫什么名字?”瑾年忽地有些激动,她想,昨天救她的人,应该就是周逸现在嘴里说的这个。

    “他姓卢,名立羽。”

    瑾年刚准备说些什么,司机老刘却像是掐好了时间,从教室门口进来,准备带她回家。

    她顿住,将想说的话咽回喉咙里,只这般道,“帮我谢谢您的朋友,真的很感激他。”

    瑾年说完,便跟着老刘离开。其实,她是想要求周逸帮忙,见一面那个救命恩人的。昨天时间太过匆忙,她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感谢的话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还有另一件让她感到奇怪的事。直觉里,她对这个救命恩人,总有那么一点的熟悉感,像是似曾相识。她想见见他,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认识。可一想到今天凌溶月对她说的那番警告,便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特殊时期,她还是少节外生枝,若再惹上什么麻烦,到时候就真变成了有理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倒霉了自己还好,若是还连累了别人,那她就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回了孟宅,才进门,莉姐便跑过来告诉她,说老太爷已经坐在客厅里等她。

    孟老是和几位老友去外地观望象棋大赛的,退休后,平日里最大的喜好就是这象棋了。去了三天,今天刚好回程。本想休息一番,却不想家里出了这么大子的事,便一直在这坐着等人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回来了吗?”瑾年拿着手杖,摸索着走进客厅,她不知道孟老坐哪,只是先礼貌地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孟老亲自过来扶着她坐下。这爷爷对她永远是那么热心,让她原本不安定的心突然一暖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的这两天,家里有谁欺负你了吗?”

    瑾年一愣,随即道,“……没有,他们都对我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瑾年啊,在爷爷面前,你说实话没事。爷爷自有处理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,他们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啊,老了,视力也不好,报纸上的字,都不能怎么能看清,就和一个老瞎子似的。”孟老说着无关的话,呵呵笑了两句,又道,“不过啊,我的心可没老。”

    “谁干了坏事,谁受了委屈,我这心里可都一清二楚着呢。”

    瑾年垂着眸,微微点头。她知道在这孟宅里,能够将一切事物都看清的人,只有他。即使有时谁做了些小坏事,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作为这个家的主人,就得这样,大气,顾全大局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家里,爷爷对她是最照顾的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清者自清,我不会去介意那些事的,您愿意相信我,我很感激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宅子里,除了绘景,孟老是第二个愿意相信她的人,可她的丈夫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某人,莫名地,她的心一疼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因为他不相信自己而难过,还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好像连自己都没有弄清楚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