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这男人怎么就这么坏

    他的话如此lu骨,愣是瑾年再淡然,还是忍不住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是在寻她开心,却用如此……流*氓的方式。

    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,想到刚认识他的时候,她可从未想过他是这样的,还误以为是翩翩公子来着呢。

    可现实,总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摸索,孟君樾却将她带到了升降机内。

    工地上的升降机是简易的,几块木板,几条铁丝,踩上去的时候,还能感受木板缝隙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上去吗?”她问,声音里却带着遮掩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因为——她恐高……

    现在再又加上看不见,心里对无知的高度更是畏惧。

    当然,让她更觉得恐怖的还是工地上作业中的叮叮当当声,生怕砖块或者什么的东西砸下来,砸死了倒不碍事,万一砸个半死不活的,她还有什么后半生可言,本就因为一场车祸弄的如此磕惨了……

    瑾年心里紧张的要命,可旁边的男人却是怡然自得,“不上去怎么查工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就你自己上去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助理,还想偷懒?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会给你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等待会儿上去了,你只管在我旁边做根木头就行了,恩……就像那天你在床上表现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着他将话说的如此暧&昧,又这般明着嘲讽她,简直是够了!

    “爷爷说,我可以不用来工地。”她迫不得已拿孟老来压他,可他却带起逼迫性的笑意,“现在,我是你的上司,你听谁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瑾年恨得咬牙,心想道,这男人怎么就这么坏!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工地有多高,待升降机到达的时候,她的双腿差不多已经软瘫,手心里也出了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还恐高。”他像是刚发现似的,可语气里没有一点点的歉意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们现在在第几层吗?”他凑近她说,邪魅的声音却让人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三、十、九层。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地说,睨着她那张发白的小脸,脸上的表情不禁更欢。耍着她玩,好像还真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再告诉你个事,我们此刻呢,正站在离高台边缘不到十公分的地方,只要你稍稍往前跨一小半步,就能飞下去了~”

    他忽视她紧绷的脸蛋,话里有着满腔的愉悦,语毕还真伸手推了把她的肩膀。瑾年吓得没差瘫软在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怕,一想到自己站在百米高的地方,而且还是边缘!根本就做不到任何的淡定!!

    刹那间转身,一手扯住他的衣服,然后整个人都熊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很简单,就算真不慎摔下去了,两个人一起摔呗。要死一起死,路上还有个作伴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惊魂还未定,耳旁便传来他的低笑声,那捉弄人得逞后的笑意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瑾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似乎又着了他的道儿了。

    好吧,她不得不承认,这男人的坏,已经到达了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