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给她换袜子

    瑾年并未深究他的询问,只感觉到他那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深邃,不同于孟君樾的婉转,却也好听。

    她想,眼前的人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我是宋瑾年,我今天是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,和其他病人一样排队预约。”

    瑾年话还未完,就被他这样打算。确实是有些尴尬的,而一旁的莉姐已经按耐不住出声,“嘿哟,我说这人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莉姐是东北人,说话时候喜欢抄着一口东北大碴子,语气里带着强硬,瑾年伸手制止了她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些着急,但想想这卢医生说的也没错。排队就排队吧,反正她也不期待催眠术能治好自己的眼睛,一切都是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他不给我们看,那我们还不在这里看了!好的医生那么多,干嘛要耗在这里等。”

    莉姐最是看不惯自己的主子被人欺负的,说完便拉着瑾年走。瑾年还未转身,便听到对方一句回复,——“那就请便。”

    即使语气平淡,她却听到了一些轻蔑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想,这位卢医生应该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。接着,她听到远去的脚步声,似乎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莉姐也拉着她走,想着今天是无法进行了,便准备返回。一旁久未发言的田婉,突然拉住她的手,“宋小姐,你放心好了,我是这里心理科的治疗护士,我一定会帮你和卢医生预约到的。”

    瑾年微愣,笑着点头,“以后,你直接叫我瑾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莉姐带着瑾年回了孟家大宅,才上楼,便听到房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莉姐打了声招呼,瑾年才知道是孟君樾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,我来就行。”孟君樾接过莉姐手中的活,直接将瑾年抱向了大床,还亲自弯身给她换掉了因为雨水沾湿的袜子。

    瑾年能感受到他指尖触及到她脚背上的温度,温温热热的。

    他对她这般,她自是惊讶,因为那晚过后,他就没怎么和她说过话,或者说,不怎么理她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突然转变,她心里不安。再有他堂堂孟家大少为她做这事,她能心安理得吗?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瑾年先打破了沉默,一般来说,他都是要吃过了晚饭才回家。这里,相较他而言,只是晚上睡个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给你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什么课?”

    “建筑上的一些技术性常识。”

    瑾年愣怔,孟老说让她当他的小学徒,她倒是没想过他真的会这样正儿八经地给她讲解工地上的事。

    她听的一知半解,只知道他的声音很好听,哪怕是在讲一些枯燥的东西,却总让人有一种沐浴春风之感。

    她想,这样的声音,要是会唱歌,那一定比大牌明星唱的还要入耳。

    “明天公司要投一个项目的表决票,你得参加。”

    在讲完了那些枯燥的东西后,孟君樾才告诉她这个重点。

    “必须要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股东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投什么票,我听你的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她如此轻松的话,惹得他一声轻笑,“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股份什么的,说到底都是你们家的,难不成你还想把自己的东西拿去卖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他们到时候可能会拿专业上的问题刁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想见死不救?”瑾年不遗余力地反驳,即使她的眼睛空洞无神,可足以吸引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孟太太,什么时候你这张小嘴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?”他说着,便将食指放在了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这动作,危险而又轻~佻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