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谁

    周云不再刁难,瑾年在心里默默感激凌溶月。她倒是理解这婆婆之前对自己的态度,一切将心比心吧,若是换做了她,这么优秀的儿子却娶了一个有缺陷的老婆,心里自然是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绘景,瑾年刚来我们家,有空你就多陪她逛逛。”

    一场属于女人的争斗风波过后,瑾年才听到来自孟家最大长辈的声音——孟君樾的爷爷,外界都称他一声孟老。她能从声音里多多少少听出岁月的痕迹,不过孟老说话却很干练,正如外界传的那样,不管孟老有多大的年纪,有他在,永远是业界的王。

    孟家的一家之主自然也是他,可能是因为长辈的关系,也可能是孟老本就存在的威信,孟家几乎没有人会对他反抗,要真说有,那定是不服管束的孟君樾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就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瑾年的。”孟绘景的声音很甜,若不是知道她的真实年纪,瑾年会以为她和自己一般大。

    “瑾年,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,需要什么就和下人们说,要是他们弄不好了,你就尽管来找我。现在你已经是咱们孟家的长孙媳,谁要敢对你不敬,还得先过过我这老头的关。”孟老的话,一会儿轻,一会儿重,但每一个字都能体现出他对瑾年的重视,刚刚周云对瑾年刁难,他未发话,其实是有点私心的,就是想看看这孙媳的反应。

    但瞧着瑾年那平静如水的表情及临危不乱的作风,让他甚是欣赏,果真,他没给这宝贝孙挑错媳妇,他们孟家以后的女主人必须得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孟老的这一番话,也是刺激到了周云,她在孟家无子嗣,地位可想而知。现在连孟君樾都娶妻了,要是宋瑾年再给孟家添个孩子,那她以后在孟家就更难呆了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想,看向瑾年的眼神越是恶毒起来。

    瑾年看不见,自然无法感受,只是静静地听着孟老回忆他和爸爸之间的往事,想到爸爸,她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晚餐结束后,孟老叫着孟君樾上了书房,孟绘景便带着瑾年去了卧室休息。

    孟绘景不像凌溶月,对待瑾年还是挺热心,一会儿和她介绍这,一会儿和她介绍那儿,很快瑾年在脑海里就对孟家的了解有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阿樾的房间了。”绘景带着人儿安坐在床上,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孟姐姐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客气啥,你以后就别叫我姐姐了,直接喊我绘景吧。阿樾也是这样叫我的。你喊着姐姐反而让我觉得老了。”绘景说的真诚,完了又对她呵呵笑上几句。

    孟绘景虽为孟家大小姐却没有豪门小姐家的娇脾气,说话语气直爽又亲切,就如邻家大姐姐那般,瑾年对她的心防瞬间消除了一半。

    孟老专门给瑾年安排了佣人,照顾她的饮食起居,所以在绘景走后,莉姐就进来准备帮她洗澡。

    可她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袒&露自己,婉拒了莉姐的帮忙。只是让她带着自己进浴室熟悉了下环境,便打发了人出去。

    洗澡这事倒是没有难住她,她已经开始习惯黑暗下的生活,只是当她洗好,关掉淋浴的门阀时,突然听到房间里有脚步声的动静,而且离她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她一阵慌张,扯下一旁的浴巾胡乱包裹住自己,然后警觉地问,“谁?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