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.同房

    瑾年确实是被一阵交谈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,周围弥漫着的刺鼻药水味,让她确定是在医院。

    她半起身子,却不小心压到擦破的伤口,疼的“嘶”叫了声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动静,让门口的交谈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然后,她听到了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越来越近,皮鞋的主人好像是往她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还未等她开口询问,带着磁性的声音,便先侵入她耳膜。

    即便她才刚醒来,但也确定自己不会听错。这声音就和梦中的一样,她知道是他,那个才刚领证一个月的娃娃亲丈夫。

    “你意外摔伤了,是宋二伯通知了我。现在感觉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瑾年听着他说的,感到有些难为情。她是一个慢热的人,不喜欢把自己的事拖上不相干的人。而孟君樾在她看来,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之间,有那么一张证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她礼貌地道谢,却惹得对方一声轻笑,“孟太太,你是不是对我有些太客气了?”

    孟君樾笑着在她床沿边缘坐下,瑾年能够感受到他离自己离的很近,温热的呼吸顺着空气漂浮在她的脸上,她甚至还闻到了那股熟悉又陌生的薄荷清香。

    瑾年脸红了,当然,更因为他的那声称呼——孟太太。

    说到底她还是二十出头的姑娘,感情的事懵懵懂懂,他这么一叫,她自然是羞怯。

    见她羞成这般,他没有再闹她,而是转移了话题,“从法国回来,为什么不通知我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瑾年微微一愣,想着有些事还是得和他坦白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,我的复明几率是一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再次因他的话愣怔,她以为,这种时候,他最好的选择是和她离婚,不然会永远带着她这么个累赘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胡乱七八想着的时候,身子却突然腾空,她一阵惊吓,连连抓住抱着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,你只是疲劳过度,外加擦伤,没有什么大碍,咱们就给睡在走廊的病友行个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要去哪?”她着急地问,许是因为看不见,所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她都特别敏感。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瑾年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个家?她的?还是……他的?

    直到孟君樾将她带回常住的公寓里,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陌生的环境,瑾年多多少少有些抗拒。虽然她和这个男人已经领证结婚,可他们到现在算起来才是第二次见面。

    他若是要对她做些非礼的事,她自然是……板上鱼肉。

    瑾年的思绪不知不觉走远,而孟君樾已经将她带进了主卧。当她坐在床上的时候,心里又是一阵急打鼓。

    “今晚,我们就先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孟君樾边说着边脱下外套,瑾年敏觉地听到衣服窸窣声,当然她也没错过他话里的那个词——我们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他们要同房?

    那床呢?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