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.泼出去的水

    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可会不会过太荒唐?

    她从不认为她的父亲是一个会始乱终弃的人,即使,他和母亲之间是商业联姻。

    但在她心里,父亲爱着她的母亲,同时爱屋及乌地爱着她,他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有担当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会轻易相信宋玉痕说的这些!

    “瑾年,我知道现在告诉你这件事是有些残忍。但国不能一日无君,家不能一日无主,你毕竟是女儿身,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了。哪怕你的丈夫再有能耐,你到底已经是泼出去的水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们现在也没有让你把整个家拱手相让,只是让多个人帮你分担。而且,你现在这样,为公司也做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玉痕虽然在耐心地和她讲着道理,但出口的都是些讽刺人的话。瑾年有些心冷,她不曾想过,在权利和金钱面前,原来亲情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地坐着,不知道此刻除了沉默还能说些什么,她好想问问早已在天堂的父亲,面对这些咄咄逼人的叔伯们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安律师,把大哥的遗嘱拿出来,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她听,看看我们刚才说的那些是不是大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宋家老三,宋玉飞。他的脾气不像宋玉痕,见瑾年不声不响的,早已耐不住性子。

    瑾年没想到安律师居然也在。

    他是父亲最信任的下属。父亲曾经告诉她,若是以后出了什么事,找不到他,就一定要她找安律师。

    而如今安律师有父亲生前立下的遗嘱,是不是证明了宋玉痕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?

    她的父亲,除了她母亲之外,真的还有别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大小姐,宋先生的遗属里,确实有提及卢芳华母子一事……”安律师虽是同情她,可手里拿着的遗属,不得不念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等他开口,便被瑾年出声打断,“等等,我要先去找爸爸问清楚!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站起身,即使处在黑暗世界里,没有什么方向感,可还是照着以前的记忆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哥都走了,你还怎么问,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固执……”身后,宋玉痕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,瑾年索性蒙住了耳朵,她不想听到任何关于父亲不好的话。

    而就在双手放空的瞬间,她失去了平衡,脚下打滑,整个人都滚下了阶梯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看不见,只感觉到浑身的疼。粗粝的大地在她身上划出的道道血痕就像撕心裂肺一样疼。

    她疼的快要不能呼吸,合上眸子的那一刻,她在想,自己是不是也要像爸爸妈妈那样,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上了……

    离开也好,最亲的家人都不在了,她活着哪有什么可恋的。

    可在意识模糊时候,不知怎么地,她的脑海里突然道映出一张脸。

    她看不清他的长相,只听到耳边有婉转的声音在回荡。

    他说,他叫孟君樾。

    他说,你相信命中注定吗?

    低磁动听的声音,很是真实,她好像再次听到了……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