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.生了一个儿子

    孟君樾早就给她安排好了医院,她一到了那边,便由最权威的眼科专家经手。在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后,医生告诉她有适合的眼角膜,建议她尽早动手术。

    能恢复光明,瑾年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她不能一辈子都当瞎子,爸妈走了,家里还有很多未知的事等着她去做。

    在同意手术协议的隔天,医生给她进行了手术。

    新的眼角膜,很快在她身上安家,并没有产生排斥。而医生也告诉她,手术很成功,一个月后便能拆布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个月的时间,对她来说是一种煎熬,当度日如年的日子,终于结束的时候,她欣喜地等待着光明的到来。

    医生利索地给她拆布,她以为睁眼的刹那,她会看到熟悉的光……

    可是——好黑!

    瑾年的第一感觉,就是黑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看不到,除了满目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看不见,我还是看不见……”她慌张地从位置上站起来,四处寻望,可眼里什么都没有,就连一丝微弱的光都没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您全面检查过了,您的眼睛并没有问题。”主治医生皱起眉头,像她这样的情况很是罕见。

    “可、为什么看不见……还是看不见!”

    瑾年崩溃地喊,她快连哭的力气都没有,一颗心如同掉进了无尽的深渊。

    难道,她这辈子就注定要当一个瞎子吗?!

    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你先别着急。像你这样的情况,曾经也不是没有过案例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对过去的那场车祸,心里存在很大的阴影。这个阴影一直在排斥你想要的光明,严重加深了心理负担,我建议你去找心理医生。等你真正放下的时候,或许就能看见了。你现在已经换上了健康的眼角膜,本身已不存在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医生给她最好的意见,可那一字一句却在瑾年的心上沉重敲击,她恨,她怨,不知道这该死的黑暗何时才是尽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瑾年没有选择继续呆在法国,因为拆布的那晚,家里来了一通紧急电话,似乎有什么大事,让她赶紧回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爸妈都走了,家里还会有什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的及通知那位名义上的丈夫,陈管家便来机场将她接回了家。

    才踏进家门,她便警觉到家里好像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一旁扶着她的陈管家暗暗地告诉她,客厅里正坐着二伯三伯还有几位公司里的高层。

    这仗势像是要开什么大会。

    “瑾年啊,事到如今,我也不得不和你明说了。”

    瑾年才刚在沙发上坐下,便听到二伯宋玉痕的声音,宋玉痕在父亲的三个兄弟里,是和她最亲的,她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事,这么重要?”她不明白地问,却听宋玉痕这般缓缓道来——

    “你爸爸在和你妈妈结婚前,曾经有个相处得很好的青梅。即使她没有和你爸爸在一起,她还是给你爸爸生了一个儿子。说起来,这孩子比你还大了几岁。这件事,我们哥几个一直都知道,如今你爸妈都离世了,你又看不见,我们打算让那个孩子回来认祖归宗,和你一起接管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“二伯,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我好像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瑾年听着他说的这些,好一阵心神不宁。她甚至想,是不是自己的耳朵也出了问题,还是她真的理解对了什么?

    他是说,她的父亲在和母亲结婚前就已经有了别的女人,那个女人还给她父亲生了孩子,然后,现在是要来和她争家产?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