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六十四章 割舍

    雪兰一夜都是抱着盛信廷的衣衫躺在床上,她是哭着睡去的。

    翌日,天刚蒙蒙亮起,雪兰就起了床。洛璃忙上前来拦了她,“**奶,您的精神头一点也不好,不如再躺躺罢,有什么事您交于奴婢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雪兰已经起身趿起了鞋来,“去叫韩琢来,让他想法子一定让我再见大爷一面!”

    洛璃心里发酸,自家主子才刚有身孕,大爷就要离开了,怎么想她都替**奶伤心。可是,她却不敢再劝雪兰,只诺诺的向外移着步子。

    “磨磨蹭蹭做什么?”雪兰催起洛璃来,“还不快些去?!”

    洛璃只得转身向房门走去,不等她走出去,喜鹊就进了来,“**奶,韩琢来求见您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早韩琢就进了内院,可见是真十分紧急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快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雪兰匆匆忙忙的穿上了衣服,几步到了前厅。韩琢早已候在前厅,见雪兰出了来,他忙迎上前来,“**奶,大爷已经带兵离开京城了!”

    雪兰扶着洛璃的手就是一紧,“什么……时候的事?!”

    “就是四更天的时候,奴才也是之后得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雪兰觉得似乎在一瞬间便失去了支柱般,身体要软倒在地上。好半晌,雪兰才深深的吸口气,“我知晓了,你下去罢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扶着洛璃的手,坐在了榻子上,呆呆的坐了好一会儿没说话,直到喜鹊又从外面进了来,“**奶,大舅奶奶叫人来告诉给**奶,三舅爷回沐恩侯府了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……

    雪兰咬了咬牙,站起身来,“叫人备车,去沐恩侯府去!”

    洛璃忙上前来拦,“**奶,您还没用早膳呢,您不为自己想想,也要为肚子里的小公子想想啊!”

    孩子……盛信廷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雪兰又坐了下去,合着眼,沉默了好一阵子,方招手叫过来洛璃,声音压得极低,“你一会儿悄悄留在府里,如此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洛璃张嘴要说话,被雪兰狠狠的盯着,她不敢再多言,雪兰俯在洛璃耳朵低语了一番,才又道,“你按我说的去做,不许多说一句话!”

    洛璃到底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雪兰放心的站起身来,招手唤过南月,“你先摆了饭,我只想吃些粥,用摆早膳,你随我回沐恩侯府去。”

    南月低头称是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雪兰合上眼睛,手揉着眉心等着早膳。

    很快,南月等几个丫头把一碗粥和小菜端了上来,雪兰睁开眼睛,接过南月递上来的粥,极快的吃完了,用帕子拭下唇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南月和洛璃帮着雪兰换好了衣服,雪兰扶着南月的手走出将军府。

    坐到了马车里,雪兰不由得轻挑起车帘向外看去。将军府不远处多了一个货郎,他正担着挑子四处吆喝着。

    雪兰心头冷笑,果然如盛信廷所料,这明面上的人已经开始监视起将军府了。

    “去沐恩侯府!”雪兰高声吩咐一声,马车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便到了沐恩侯府,南月扶着雪兰下了马车,就往内院去。

    楚氏听人禀报说雪兰来了,着实吃了一惊。她只以为雪兰是惦记着叶建彰,急忙迎了出来。还未曾说话,楚氏就见雪兰面色不善,“二妹妹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雪兰直接问向楚氏,“大嫂子,三弟在哪里?”

    楚氏不知道雪兰这是怎么了,担心着姐弟二人再争吵起来,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雪兰迈步就往竹园方向去,楚氏急忙跟在身后,苦劝雪兰,“二妹妹,有什么事好好说,别真动了气了,你现在也是有身子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子放心,”雪兰微微一笑,楚氏却没要雪兰眼里看出一丝笑意来,雪兰继续道,“我只是和三弟把话说明白,我到底怀着孩子呢,自然是再小心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楚氏见雪兰执意如此,也不好再劝,陪着雪兰去了竹园。

    叶建彰才回到竹园不久,就有小厮来报说二姑奶奶和**奶来了。

    叶建彰皱了下眉头,自己这个二姐从来见自己就要教训几句,还不如皇上待他亲呢。碍于情面,叶建彰只得起身来迎,才打开房门,雪兰和楚氏就已经到了门前。

    叶建彰躬了躬身,“大嫂子,二姐姐。”

    雪兰也不答话,只是看着叶建彰,直直的看着他。叶建彰被雪兰看得直发毛,他皱起眉来,“二姐姐有什么话就说,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日教训我。”

    楚氏听了这话急忙悄悄的向叶建彰摇手,叶建彰却如同没看到一样,把头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雪兰开口说了话,“叶建彰,你听好了,从今日开始,我不是你姐姐,你也不是我弟弟,我和你姐夫对你已经仁之义尽了,你姐夫为了你已经被派到东塞去了!从今日起,你不许再叫我一声姐姐,我更不想再见你一面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!”楚氏完全怔了住,从她认识雪兰以来,第一次听到雪兰这样轻飘飘的说出绝情的话,叫她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。待楚氏想起雪兰的话时,她马上想到了盛信廷。盛信廷怎么会被派到东塞去了?!看雪兰和叶建彰如此决绝,恐怕此事和叶建彰有关。但是,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?!

    叶建彰也被雪兰的话震了住,他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马上想着可能是和自己执意要去庶吉士馆有关……可是就算如此,盛信廷去东塞镇守,也怨不到他的身上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建彰挺了挺腰背,声音故意冷了起来,“既然这样说,就这样做罢,我没什么不舍的,我也最后叫你一声二姐姐。二姐姐,盛信廷去镇守,是他报效国家!他不该只拿朝廷的俸禄而不做为啊,我倒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叶建彰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雪兰喝止住了。雪兰的脸色雪白,她没想到,自己的弟弟到了这一刻依然想不清楚事态的严峻!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被皇上拿在皇宫里,你以为盛信廷会去东塞么?你活生生的给人家当了人质,竟然还不自知呢!你以为你的才学真的好到如此么?那我倒想问问你了,你是好过大哥没有?!若是没有,大哥和你一样丁忧,凭什么你去了皇宫里而大哥只闲在家里?!你难道还没想明白么?你头脑里全是浆糊么?!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宝贝们,你们的留言我都看到了,我在写前两章时,也是写哭了……(好没出息的说,不知道你们哭没哭,我倒哭得厉害)。

    虽然晚了些,但是我还是努力的来更一章。我在努力呢,宝贝们!

    锦色盈门已经接近尾声了,我爱你们!我继续码字去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