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五十九章 相问

    帘子一挑,一个小丫头进了来,雪兰不由得转过头去,小丫头看到落泪的雪兰先是一怔,马上低下头去禀道,“**奶,夫人身边的玉影来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忙拭去了泪,“让她进来罢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退了下去,挑起帘子让进了玉影。

    玉影进来也看到双眼通红的雪兰,她低头回道,“夫人叫奴婢过来给**奶传个话,夫人说她去打听了,叫**奶别担心,好生养胎,有夫人在呢。夫人还叫奴婢带来了几个鹌鹑,一会儿给**奶做了吃,还有些鹌鹑蛋。”

    雪兰没想到鲁氏还想到自己这里,她勉强笑着谢过了玉影,“回去替我多谢母亲,叫她老人家不必惦记着我。”

    洛璃上前赏了玉影,玉影就要走。

    雪兰忽然问玉影,“公主现在在家里么?”

    玉影躬身回道,“公主在家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哦了一声,玉影这才离开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雪兰哪里还有什么胃口,坐了好一会儿,脑中快速的想着对策。

    “洛璃,”雪兰忽然唤过洛璃,洛璃答应了一声,“拿我的白鼠皮袄来。”

    “**奶您要出去?可是这天还冷着呢,再者您的身子才刚好些,您……”

    洛璃还未说完,雪兰就打断了她的话,“叫你去,你就快去!我就是因为有了孩子,才更要想着大爷的事,难道我想叫我的孩子生下来见不到他的父亲么?!”

    雪兰的话极重,洛璃再不敢说,低着头去取雪兰的白鼠皮袄。雪兰叫王嬷嬷吩咐备了马车。王嬷嬷原还想劝,可是想到雪兰刚刚已经斥了洛璃,也不敢劝,只得叫人备马车去了。

    雪兰换过了衣服,带着南月和洛璃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南月不由得怯怯的问道,“**奶,您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雪兰抬脚握着南月的手上了马车,沉声道,“卫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南月不知晓雪兰此时去卫国公府做什么,只得吩咐了车夫,主仆几个人去了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雪兰先去了鲁氏的腾铃阁,鲁氏没想到自己的人刚回来,雪兰就回来了,以为雪兰年纪轻,没经过什么事心里害怕,于是安慰她道,“你且放心,有我在呢,岂会让他们父子三人真受了苦?我已经叫人打探去了,宫里有什么消息了,我就告诉给你。只是你还有着身子,实在不宜坐马车出来,要知晓前几个月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沉默的听着鲁氏说完,才道,“母亲,我回来一是没主意,听听母亲的话,二是出来想见公主一面。”

    鲁氏有些惊讶,她想了想又马上恍然大悟,“对对,是该见见公主,叫公主去皇宫里探探消息岂不更快。”鲁氏携住了雪兰的手,很是欣慰,“你瞧瞧我,到遇到了事,还不如你头脑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勉强笑了笑,“母亲快别这样说,我回来也是想和母亲说,去和公主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鲁氏一想也对,这几次雪兰都劝动了雨阳公主,许是这次也由雪兰出面更好些。于是鲁氏点头,叫人好生跟着雪兰去了墨轩。

    到了墨轩,丫头见是雪兰,急忙上前来,“**奶来得不巧,公主身子有恙,正歇着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蹙了蹙眉,心下分明。原本还不能确定是因为盛信炎欺瞒之事,现在听丫头这样说,雪兰觉得十有**是因为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雪兰微微一笑,“你也知晓我有了身子,有身子我还能来看望公主,你再去和公主说说,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丫头见雪兰大有不见到雨阳公主就不走的意思,忙转身回了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进去的丫头又出了来,她对雪兰施礼道,“**奶,公主请您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扶着洛璃的手往里走。

    丫头一直把雪兰引到了暖阁,雪兰这才见雨阳公主正靠美人榻上,双眼望着一处出着神。听到了脚步声,雨阳公主抬起眼来,雪兰发现雨阳公主的眼睛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雪兰心中不由得微微叹气,脸上却不露出什么来,上前就给雨阳公主施礼。

    雨阳公主连忙起了身来扶住了雪兰,“大嫂子,你是有身子的人,我岂会让你来给我施礼呢?”

    雪兰扶着雨阳公主的手,一道坐在了小炕上。

    雪兰深深的望着雨阳公主的双眼,雨阳公主也想到了自己刚刚哭过,过脸去,勉强笑了下,“这几日没睡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拙劣的谎话,雪兰也不戳穿,只道,“我今日来也是有事想和公主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父亲和大伯与二爷的事罢。”雨阳公主双眸微黯,连脸上的笑意都没有了,“我帮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谁知晓害得自己不能有孕的人竟然是自己同床共枕的丈夫时,谁都会伤心欲绝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”雪兰并不以此为怵,扫了一眼房里的人丫头们,“我还是想和公主好好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雨阳公主不语,雪兰只默默的望着她。过了好一会儿,雨阳公主才抬手摆了摆,遣出服侍的丫头们。

    “大嫂若是想说劝我的话,我看就不必了,大嫂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雨阳公主沉着脸,几分帝王家族不容冒犯的气势全然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雪兰轻轻抚着自己腰间所佩的缨络,“我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雨阳公主的脸上闪过吃惊,马上又恢复了原样,“大嫂子即是知晓了,更没什么必要劝我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也不提这事,只道,“大概是公主身边的人将此事告诉给皇上的罢?”

    雨阳公主猛然抬起眼来,一脸愤怒,“就算是我的人去告诉给皇兄的,也该说得!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能有孕,一直觉得对不住父母亲,对不住相公,结果是……”雨阳公主下面的话没说,她深深的吸了口气,才继续说,“我以为父亲不知晓此事,后来才知晓,原来一家子三个顶门立户的男人,竟然算计我一个!已是现在的结果,我只等着皇兄为我做主!”

    雪兰淡淡的抬起眼来,轻扫过雨阳公主,“结果呢?公主可想过?是要皇上处决了他们父子三人么?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