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五十八章 被押

    早起,盛信廷坐在一旁喝茶,看着铜镜中的雪兰缓缓梳着长发,把头发一绾,使束在脑后。

    雪兰低眸看着花钿里的钗花,一时拿不准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选一枝可好?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声音在雪兰身后传了来。雪兰望着铜镜里俊朗的容颜,微微一笑,“那就有劳盛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低着头,从花钿里拿出一支步摇来,斜插在雪兰如云的青丝间。随着步摇轻轻晃动,微闪的珠光熠熠生辉。铜镜中的女子嘴角扬起了个美丽的弧度,映在男人的笑靥下,如寻常的岁月,平静中透着美好。

    盛信廷的双手抚上了雪兰的肩头,双眼不曾离开过铜镜中的雪兰,“有了身子,你倒愈发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莞尔一笑,“你惯会哄我。”嘴上埋怨着他,纤细的手指还是伸向了盛信廷。盛信廷扶住雪兰的手,夫妻二人走向前厅。

    早膳早已摆好了,洛璃笑着帮着雪兰盛上了一碗汤,“**奶喝些罢,这是王嬷嬷今早早起特意煲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只吐了几日便胃口好得很,狠吃了几日的饭菜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盛信廷先接过了洛璃手上的汤,银勺轻搅,送至自己口中尝了才道,“果真不错,你喝些罢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王嬷嬷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她服侍了这么些个主子,听旁人讲主子夫妻间恩爱的也不少了。可是,她从没看过如盛信廷这般宠爱妻子的男人。汤饭亲尝,恐烫了或味道不合雪兰的口。就是这份细致和耐心,也叫她这个服侍人半辈子的嬷嬷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王嬷嬷暗想,能遇到盛信廷,真真是雪兰的福气。

    早膳才用到一半,喜鹊急急忙忙的进了来,“大爷**奶,大舅***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拿着竹箸的手就是一顿,楚氏才来看过自己,怎么又来了?是不是有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让人进来罢。”盛信廷放下筷子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喜鹊很快把沐恩侯府的媳妇叫了进来,那媳妇不是往日里在楚氏身边的人,她进了正房,先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嬷嬷极有眼色的带走了房里的人,还不等雪兰问,那媳妇就说了话,“二姑奶奶,三爷被皇上遣来的人带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心头一惊,脸上当即变了颜色。盛信廷急忙问,“是去当伴读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那媳妇并不敢抬头,“**奶知晓事关重大,急忙让奴婢告诉给二姑爷二姑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打发了沐恩侯府的人走,就站起身来,雪兰也跟着站了起来,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眉头微拧着,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猜皇上是有他的主意的,我出去打听一下,皇上还有什么事。”说完,盛信廷的手指抚过了雪兰额前的刘海,“你别急,乖乖在家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雪兰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盛信廷叫人拿来了大氅,还未等穿上,喜鹊又进了来,“大爷**奶,宫里来人了同,正在前院等着大爷去接旨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她再看盛信廷,盛信廷眉头微挑,脸色如同染了层冰霜。他回头看向雪兰,仍不忘安慰她,“你别出去了,我去看看皇上有什么旨意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去快回才是。”雪兰到底不放心,叮嘱着盛信廷。盛信廷翘着嘴角朝着雪兰微微一笑,那笑容明明是明媚湿润的,雪兰却没有由来的心头一紧,她抬手伸向盛信廷,要抓住盛信廷的手,盛信廷却已经转身走出房去。

    雪兰连坐都要坐不下了,她打发喜鹊去打听前院的消息,焦急的在正房里等着。

    连半柱香的时候还不到,喜鹊就回了来。“怎么样了?”雪兰看到喜鹊支支吾吾的模样,就知道出事了。她忽然站起身来,声音也颤抖了起来,“大爷呢?”

    喜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“**奶,大爷让宫里的人给带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完全呆了住,盛信廷出门前回眸的一笑重新浮现在雪兰的眼前,那高挺的鼻子,映照出人影的双眸,微挑着的唇角……

    子晏……子晏!……

    雪兰的视线开始模糊,模糊到了一片漆黑涌在她的面前……

    雪兰再醒时,她躺在床上洛璃和南月正守床榻旁。洛璃和南月的双眼都红着,见她醒了来,两个人都勉强笑了笑,“**奶醒了?”

    雪兰把被一掀,就要坐起来,一旁的南月连忙上前按住了她,“**奶,刚刚郎中来瞧过您了,您这是急血攻心,又是有孕身子虚,您想想大爷,想想腹中的孩子,您可不能再急出个好歹来啊!”

    雪兰闭了闭眼睛,手指抚上了自己的小腹,咬了咬牙,又躺了回去,“告诉我,大爷怎么了?皇上为什么要拿了大爷去?”

    南月和洛璃对视一眼,南月才迟疑着道,“韩琢刚刚回来说,不只是大爷,国公爷和二爷也被拿住了,不知晓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听了南月的话,还是坐了起来,吓得一旁的洛璃忙扶住她。“你说国公爷和二爷……?”

    南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雪兰的脸色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国公府里的事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,能让盛泽润、盛信廷和盛信炎都拿下来只有一件事——那就是雨阳公主不孕的事!

    定然是事情败露出来了!败露了便是期君之罪!

    雪兰哪里还能坐得住了,她急忙问南月,“韩琢呢?”

    “韩琢把前院的事告诉给奴婢,又出去打听消息去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深吸一口气,“让喜鹊叫前院的人盯着,韩琢回来就马上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**奶放心。”南月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雪兰合着眼,一旁的洛璃端着茶杯送到雪兰身边,声音也不如往日的欢快了,“**奶,您先喝口红枣茶罢,奴婢刚刚给您熬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盯着杯子,这套茶盏是盛信廷当年最喜欢的红瓷,杯口似乎还洋溢着盛信廷的气息。

    泪水瞬间湿了雪兰的眼眶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