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五十三章 遗憾

    盛信廷送走了雪兰,独自去了小书房。他想起很久不曾弹起古琴,唤过韩琢帮他拿了他的古琴。

    一曲缓慢而悠扬的古琴声从小书房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轻弹慢扣,盛信廷合上了眼睛,完全沉寂在乐曲中。

    流水,空林,远山,幽径,一点点的展现在琴曲中。盛信廷放下了所有心事,似乎整个人都徘徊于古琴的根根弦上。

    忽然“崩”的一声闷响,盛信廷指尖一疼,他睁开眼来看向古琴,只见一根琴弦已经断了斜躺在古琴板上。

    盛信廷的双眸猛然一缩,怎么会这样?这把古琴他用了很久了,一直好用。今日怎么琴弦忽然断开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盛信廷的心头一凛,起身往外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牡蓉殿前的侍卫们把个个手上提剑,剑锋直指雪兰。

    南月毫不犹豫的抽出腰间的软剑,洛璃也挡在了雪兰的面前。

    雪兰不由得冷笑道,“原来你们就是为了骗我来。”

    叶贵妃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侍卫们的身后,她冷冷的望着雪兰,“二妹妹,你的丫头敢在皇宫里拿剑,这就是谋逆造反!其罪该诛!你现在好好想想,到底你是随我进殿去,还是看着你的丫头们陪着你死在殿外?”

    雪兰望着叶贵妃刚刚还暖如夏阳的脸顷刻间就铺上了一层寒冰,她打定了主意,叶贵妃既然让她进殿里,那么就是说,殿里更危险。

    雪兰冷哼一声,“娘娘说的很有趣,娘娘把我骗至于此,不就是为了要了我们主仆的命么?”

    叶贵妃扬起头来,“我就是现在要了你们主仆的命,也是抬手之事,你一点反击能力都不曾有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雪兰望着下巴微扬的叶贵妃问道,而她心里却十分焦急,叶贵妃敢设这个局,就说明她有足够的能力把雪兰害死在牡蓉殿里,还不能让外面的人说出什么来。而敌众我寡,雪兰能做的,只有拖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因为,又什么都不因为!”叶贵妃扬了扬嘴角。手忽然一抬。两旁的侍卫直冲向雪兰。

    南月护着雪兰,和几个侍卫打在一处。

    可是令雪兰没想到的是,皇宫里的侍卫武技超群,几个回合下来就把南月逼得没了退路。雪兰眼见着南月不好,南月虚晃一招,手伸向怀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正殿内忽然出来几个侍卫,他们速度极快,在南月从怀里拿出一支烟筒的时候,一个侍卫的手掌直劈向南月的手臂。

    南月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雪兰只听得咔嚓一声,南月的手臂以一种极奇怪的姿势翻了过去,南月一下子跪在地上。多年习武虽然没叫南月叫出声来,但是雪兰却看得清楚,南月疼得额头上渗出汗来。

    “南月!”雪兰急了!

    洛璃咬紧了唇,狠然推雪兰,“**奶快走!”,自己冲向身边的侍卫。只是洛璃一个丫头,如何能和侍卫的力量抗衡,才冲过去,就被侍卫一掌击在后颈,洛璃软绵绵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洛璃!”雪兰才扶住了南月,又见洛璃倒了下去,她双眼一红。

    侍卫们一点时间也不给雪兰,上前来提把受伤的南月身后的穴道点了两下,随后提起雪兰就往正殿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放手!”雪兰大声吼着。可是,侍卫根本不听她的话,直接把雪兰提到正殿里。在雪兰不及挣扎时,侍卫把雪兰甩在正殿的榻子前。

    雪兰只觉得腿上一疼,大概是破了皮了。她挣扎着,却半天没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榻子上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来,那只手直接伸到雪兰面前。雪兰本能的身子向后一缩,抬起头来,她看到了扬贤帝的脸。

    扬贤帝穿着一件杭绸直缀,头发束着,发间别着一支木簪,和当年还是淳亲王时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只是,他身上有极淡的酒气,扬贤帝双目温柔,手又向雪兰的面前探了探,“怎么,不要我扶你起来么?”

    我……而非朕……

    雪兰没想到扬贤帝会在牡蓉殿里,她更没想到,叶贵妃为了讨扬贤帝的欢心,竟然设局把她带到这里来,而且就是为了献给扬贤帝!叶雪珊!竟然大方至此了,心机果然比当年强出许多!

    雪兰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腿,每一个动作都叫她脸上白了几分。扬贤帝伸手去扶雪兰的手臂,雪兰避了过去,叫扬贤帝手一僵,雪兰按礼跪倒在扬贤帝面前,“妾身给皇上请安!”

    扬贤帝缓缓收回手,直直的望着雪兰,“你就不能当今日是从前么?是我还是淳亲王时,你是叶二小姐时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雪兰斩钉截铁的答道,“时光不能复返,陛下如今是九五之尊,我已是盛信廷的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句话,忽然让扬贤帝从榻子上站了起来,他抬手扯住了雪兰的手臂,眉头拧成一团,“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么?你还要让我等你到几时?你别告诉我你没喜欢过我,当年你若未曾动心,怎么会和我一起弄皮影?又怎么会安然的收下了白雪?从前你若忘了,可我忘不掉,我不信你心里没有我!”

    扬贤帝说着,身上使出蛮力,把雪兰从地上扯了起来,直接甩在榻子上,随即整个人压在了雪兰的身上,“你是我的,你早就该是我的!”扬贤帝说着,手伸向了雪兰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雪兰死命的挣扎起来,扬贤帝却似乎铁了心,双手直扯向了雪兰的交领。双唇也压向了雪兰的粉颈。

    雪兰急了,她扯住了扬贤帝的头发,从他的发间抽出那支木簪,二话不说,直接刺向了扬贤帝的背上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扬贤帝吃疼,从雪兰身上滚下了榻子。雪兰从榻子上落起来,一只手按在衣领往处,另一只手上的木簪尖直指向扬贤帝。雪兰直双眼通红,声音也颤抖起来,“你今日再敢碰我一下,我就……”雪兰把木簪头一转,直抵向自己的咽喉,“死在这里!死在你面前!你不是想要我么?那就要我的尸体罢!”

    雪兰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,木簪尖已经刺入她的粉颈上的皮肤,簪尖渗出的血珠顺着木簪滑到雪兰洁白的手上,更显得那行鲜血刺人双目。

    扬贤帝忽然间就慌了,“不!不要!不要兰儿,不要!”

    雪兰的眼里涌出泪来,所有的恐惧都化成了眼中的水气,她强忍着不让那泪落下来。雪兰扬起头来,气息不再连贯,“我现在就告诉……你!我叶雪兰从前瞎了眼……喜欢过你……可是之后……我才知道什么是爱!那就是遇到了盛信廷!……他让我懂得爱与喜欢的区别!……那就是愿意……为对方所做一切!我若死了……”雪兰咬紧了牙,“我心中最大的遗憾也是没能见他最后一面!……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