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四十四章 美人

    翌日一早,两个美人很早就起了来,结果王嬷嬷比她们起得还早,不等二人穿好衣服,王嬷嬷已经来到了后院,直接交给两个人一人一本医书。二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何意。

    王嬷嬷笑着说,“两位姑娘与众不同,自然要先学学医术,日后也定然能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两位美人虽然心里疑惑,但嘴上也不敢说什么,只悄悄问小丫头王嬷嬷和李妈妈到底是什么身份。小丫头当着喜鹊等人的面不敢说,两位美人又偷偷给了小丫头半吊钱,小丫头待背了几个大丫头,才告诉给她们,“王嬷嬷是院子里的教养嬷嬷,是当年**奶父亲亲给**奶选的,内院的事,她能替夫人做一半的主。李妈妈更是了不得,她从**奶小时候就跟着**奶,**奶父母双亡,她就等于**奶的长辈,上一次李妈妈病了,**奶郎中就请了不下五位呢,姑娘们细想,哪位奴才有这样的体面?”

    两位美人吓了一跳,再看到李妈妈和王嬷嬷都有意奉迎上几句。

    李妈妈每日里自己打扫后院,两位美人要帮着,李妈妈根本不让她们来帮。王嬷嬷瞧着倒比李妈妈更和蔼些,可是却对她们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**奶那里更不用提,**奶对她们好得不得了,今日赏赐一个这个,明日赏赐一个那个,没几日就赏一次。开始她们两个还以为是**奶高看了她们,心上不免欢喜,去正房谢恩。她们的主意打得好,顺便看看盛将军。

    可哪成想,房都没进去,守在门口的丫头说**奶写字不喜欢人打扰。她们就下午又去,结果说**奶歇中觉了。两个人想着黄昏时去总可以了罢,没想到丫头笑嘻嘻的对她们说,“大爷和**奶冰戏去了,没在。”

    两个美人一咬牙,去了花园里池塘那边找两个人,盛信廷正拉着雪兰的手在冰戏。两位美人站在池塘边,只盼着盛信廷在冰戏中能看看她们,哪怕只是一眼。

    可是,从头到尾,盛信廷如同没看到她们一般。两位美人却早已冻得脸色苍白,花容失色了。好不容易熬到两个人不滑冰了,坐下来换鞋子时,其中的一个美人咬了咬唇,上前来给盛信廷和雪兰施礼,“大爷**奶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这才抬起头来,只瞥了那个美人一眼,嗯了一声,蹲下来帮着雪兰穿好了鞋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美人备受冷落,目光不由得落在雪兰的脚上。

    两位美人都呆了住。我的天啊,盛**奶的脚快比她们的两个那么大了!一个女人怎么会任由自己长这么大的脚呢?!

    两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在盛信廷的脸上。令她们没想到的是,盛信廷并没有半点嫌弃,当着两个人的面,慢着雪兰把小马靴套上脚上,并细心的把靴带系好了才拍拍雪兰的脚背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低眸,盛信廷抬首,夫妻二人相视一笑,连呼啸的北风似乎都刮来了一股甜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雪兰回望着目瞪口呆的两位美人,笑道,“你们回去罢,天这么冷,不必服侍在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轻飘飘的把两个人给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心有不甘,却怎奈整个人从心里寒到了全身,没一处是暖和着的。

    翌日,两位美人就有了变化,在看医书之余,开始做起女红来。拿着针线的两个人都看到对方也准备出了针线,先是一怔,随后凑在一起便笑道,“姐姐昨日可看到**奶的脚了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看不到的?只是大爷似乎还很钟情呢。”

    一阵沉默,两个人低头做起鞋子来。

    雪兰还很纳闷,开始两个人常往正房这边凑来,可是忽然就不来了,雪兰叫过王嬷嬷来,细细相问,“她们在后院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做鞋。”王嬷嬷也不知道她们到底为什么做鞋来,只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“做鞋?”雪兰蹙了蹙眉,沉默片刻才道,“那嬷嬷就好好看着她们便是了,等医书叫她们背完了,你亲自考考她们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不出几日,雪兰正在房中写大字,忽然听到门外啊的一声尖叫,紧接着肆无忌惮的笑声便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雪兰放下了笔,看向洛璃,洛璃急忙挑起帘子走了出去,没一会儿她又回了来,俯在雪兰耳边,强压着笑意道,“**奶,太皇太后赐来的两位姑娘新做了两双鞋子,才刚刚穿着鞋子过来了,可是鞋子做得忒大,一不小心人就被鞋绊倒了,惹得院子里的小丫头们都笑呢。喜鹊刚刚告诉给奴婢,其中一位姑娘的鞋都甩飞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一挑眉,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两位美人不再过来了,原来是做鞋子,还是做了双大鞋子。雪兰唇角也扬了起来。她们定然是看到了自己脚大,只当盛信廷喜欢这样的人,所以今日才会出了丑。

    “你去当着两个人的面骂小丫头几句去,再叫人看看伤没伤到哪里,用不用请郎中来。”雪兰敛住了笑意,抿唇对洛璃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洛璃答应着时,还在忍不住笑着。

    雪兰瞪了她一眼,洛璃才走出房去。

    两位美人再不好意思没事往正房跑了,想想小丫头见到她们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她们就想到了那日丢脸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去正房,两个人更加烦恼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将军府这么久了,盛信廷只见过她们几面,连话也没和她们说过。她们是宫里赐下来的,自然是要给盛信廷做侍妾。可是盛信廷她们还没沾到边上,这就意味着,她们无法融入将军府。未来好不好的就会被送人,或是打发得掉。她们并不想这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信廷坐在小书房里,韩琢躬着身子和他说话,“奴才已经查了,太医说太皇太后大概撑不了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在书案上,“那么就更可以肯定,不是太皇太后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韩琢答了声是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不难想到,”盛信廷抬起头来,“我早猜是皇上的意思。只是兰儿不叫我插手此事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