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四十三章 口谕

    盛兰溪笑着对鲁氏继续说,“我让相公去打听了这个娄鹏宇的人品,都说不错。我想二妹妹的事不比别人的事,还是叫大哥哥去打听打听才好。”

    鲁氏不住的点头,回身看向雪兰。雪兰不及鲁氏说话,便已经答应了下来,“母亲放心,我定然会告诉给相公,叫他打听清楚这个人,断不会让二妹妹吃了亏。”

    鲁氏欣慰的拉住了雪兰和盛兰溪两个人的手,“你们都是好孩子,母亲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说过了盛惠溪的身子,鲁氏又想起一件事来,她笑着对雨阳公主说,“公主帮我去看看年夜的饭备得如何了,可好?”

    雨阳公主点头笑着离开了正房。

    待雨阳公主出了正房,鲁氏才轻轻的叹口气。雪兰早觉得雨阳公主神色不对,听了鲁氏这一声叹更觉得有事,倒是盛兰溪心直口快问向鲁氏,“母亲,您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鲁氏缓缓开了口,“公主从小产之后,再没有身孕,太医明里暗里不知来了多少,我只当看不见,不想她再落了面子。现在兰丫头也有身孕了,公主嫁进来比你还早,不知道心里会多难受呢,所以我把她支了出去了。”鲁氏说着,抬起头来,“你们也打听打听,看看有没有好的郎中来给公主瞧瞧病。”

    雪兰浅浅一笑,“母亲也别急,儿孙之事也强求不来,我嫁进来比公主还早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和你比不得,”鲁氏轻轻的摇着头,“你们便是没有,夫妻照样恩爱,也不曾你急成什么样子。我猜着是你们不急,我倒也放心。可是公主我瞧着是真急。我原也不想管这事,看她急成那个样子,我也跟着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公主出生帝王家,到底和寻常人不同,她的一举一动都叫鲁氏格外关注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是劝的。”雪兰对鲁氏说,“许是公主害怕公子亏了,不容易有孕罢。”

    丫头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,“公主您留意脚下,天冷石阶上滑。”

    房里的几个人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一直闹到黄昏时分,鲁氏才催了盛兰溪和陶骏回家。雪兰和盛信廷也回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大年初五时,太皇太后忽然下了道懿旨给将军府。

    雪兰和盛信廷忙着迎了出来,传旨的太监进门就向盛信廷道贺,“恭喜盛大人,咱家这里只有太皇太后的口谕,不必摆香案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眉头忽的一皱,到底没说什么,只跪了下来。太监便朗声道,“太皇太后念盛大人剿灭叛军有功,又逢佳节,特赐盛大人两名佳丽,以示天恩。”太监把手负在身后,嘿嘿的笑了两声,向一旁一摆手,走出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,走至盛信廷面前,微笑着躬身施礼,口称“盛大人”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姑娘虽不是系出名门,却也是出身书香门第,称不得大家闺秀,却也是小家碧玉,太皇太后的意思是从此后她们就跟着盛大人红袖添香,服侍着盛大人了。”太监说着,又望了一旁的雪兰一眼,“也请盛夫人多多教导两位姑娘规矩,两位姑娘没学过什么规矩,太皇太后也是担心她们照顾不好贵人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一怔,转头看向跪着的盛信廷,盛信廷剑眉紧皱着。

    “盛大人,还不谢恩么?”太监斜着眼睛提醒了盛信廷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公,这人我不能收。”盛信廷慢慢抬起头来,看向传口谕的太监。

    “哟,盛大人,您若是不收,可就是抗旨啊,这个罪名,您担得起么?”太监撇了下嘴,晃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雪兰没想到盛信廷会不收,更没想到太监会如此说。盛信廷不收下太皇太后赐下的两位女子固然不对,可是眼前的太监竟然以抗旨压盛信廷,这说明太监是受了主子的指使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咬紧了牙,刚要站起身和这太监理论,却不料雪兰身子微弯着道,“那就……谢过太皇太后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呆了住,不只是盛信廷,连宣旨太监也没想到盛信廷会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,他怔了怔,才哈哈大笑着道,“到底是盛夫人识大体啊,即是收下了,那咱家就回去向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交差去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淡淡一笑,“多谢公公。”

    宣旨太监离开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盛信廷皱了下眉头,雪兰却转身向身后的两位美人一笑,“即是来了将军府上了,那么从此就和我学些规矩罢。”

    两位美人听了雪兰的话,忙应着是。

    她们还未来到将军府上时,就听闻盛信廷是京城最英俊的男子,他若称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。两个人开始还有些不信,可是刚刚看到盛信廷时,她们相信了。盛信廷是她们见过最俊朗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两个姑娘家心里清楚太皇太后要她们来做侍妾,所以脸上先红了起来,答起雪兰的话不由得带出几分娇羞来。

    “兰儿……”盛信廷皱着眉,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雪兰转过头来,对盛信廷嫣然一笑,转头对两位美人道,“从此后你们就和李妈妈住在后院罢,每日里卯初时分起床,我会叫王嬷嬷交待给你们些规矩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听说住在后院,心上虽也不喜,却也明白,后院到底是跟着内院相连,见盛信廷一面也是容易,两位美人施礼答了声是。

    打发走两位美人,雪兰转身挽住了盛信廷的手臂,“从此有美人服侍你,你难道不该高兴?皱着眉头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兰儿!”盛信廷的语气一重。雪兰笑了起来,“好了好了,你不收下她们,就是抗旨,何苦呢?不如把人给了我,我也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望着把帕子绕在手指上的雪兰,皱了下眉,“有什么用处怎么不说给我听?”

    “保密,”雪兰歪了歪头,“反正你就放心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一直很相信雪兰,也知晓她见机行变的本事了得,所以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雪兰的眸光却深邃了几分,太皇太后病着,自己都顾不好,又怎么会赐人给盛信廷呢?这个道理盛信廷自然也懂,所以就是皇上授意的。皇上就是让他们夫妻生了嫌隙,起了离间之用。<b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