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三十五章 秀阳公主

    这几日,盛信廷很早就出去了,到了很晚才会回来。雪兰通常等着他回来,待他进房的那一刻,雪兰几乎是提着心观察着盛信廷的脸色。

    三日来,雪兰等来的都是盛信廷蹙眉进来,眼神里满是忧愁。每每欢喜,又每每失落,随着失落,雪兰就更加惶恐起来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幕后之人是谁,只有邵佑常那里知道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雪兰的手臂支着下巴,邵佑常……只有邵佑常那里一条线索。邵佑常当了面首……雪兰忽然坐直了起来,邵佑常当了面首,他服侍的定然是个女人!

    昭华公主成了亲,而且明目张胆着劫回去一个大活人,驸马自然会知晓。雨阳公主嫁与盛信炎,自然不可能劫了叶建彰去。公主中虽还有几位,但是雪兰几乎记不清她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余秀阳公主了,她因雪兰不能嫁与盛信廷,又因想陷害雪兰,连婚事都被搁浅下来了。心里若说没有恨,那就不大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**奶,”喜鹊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,“门口有圣旨到了”

    圣旨?

    雪兰皱起了眉来,“大爷并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喜鹊的眼神有些发怯,“**奶,圣旨是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一听这话,急忙换了衣服,就要摆香案。喜鹊在一旁说,“宣旨的公公说圣上说了,事情紧急,是圣上的口谕。”

    会不会是有什么建彰的消息了?

    雪兰想到这里急匆匆的去前院迎宫里的公公。

    来人雪兰并不认识,雪兰只得跪下接旨,那位公公清着嗓子把圣意说给雪兰听。原来是皇上找到了叶建彰曾被关的地方,叫雪兰一个人去看看。

    雪兰皱紧了眉头,“公公,为什么陛下叫妾身一个人去?”

    宣旨的公公解释道,“陛下说了,找到这个地方有几件衣服,极像叶三爷的,皇上叫不准,请夫人去看看。再者,上一次盛大人对圣上不敬,圣上因怀着仁慈之心,并未处罚盛大人,已是极给他面子了,所以不必叫他去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想到上次进宫,盛信廷确实软硬兼施,叫扬贤帝极气恼。

    “去北郊集市么?”雪兰问向公公。

    那公公点头,“圣上还叫了马车来,接夫人去北郊集市。皇上说了,夫人一向谨慎,若是不想坐宫里的马车,坐自家的去也行,北郊集市那边已经有人候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想了想,还是又问道,“皇上派的哪位大人去的?”

    “京城府尹于大人就在那边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点头,谢过了宣旨公公,急忙回到正房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北郊……”南月有些吃惊,“北郊集市可是京城里最大的集市了,难道有人把三爷带到那边去了?!不可能啊,人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雪兰双眸闪过寒光,“人多也可以障目……”雪兰转身去柜子中翻找起来,又吩咐着洛璃,“你快去遣人告诉给大爷。再到前院看看哪几个护卫在。”

    洛璃有些不放心,“**奶,皇上不是不让大爷去么?”

    雪兰冷冷一笑,“难道大爷偶然遇到了还算抗旨么?”

    洛璃倒吸口凉气,自家主子胆子可真大,还敢这么圆滑的抗旨!

    雪兰终于在柜子底下找到从前的一套旧衣,那是在沐恩侯府偷跑出去时穿着的。南月着换着衣服的雪兰,眉头皱得更紧了,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,“**奶,我有些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心就快去打听下,刚刚的公公是什么来头?还有,再去秀阳公主那边打听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南月虽不知晓为什么家主子让她打听秀阳公主,但是她还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雪兰拿着布带缠在小腿上,长发绾成一个髻,打扮如同短衣男子一般。

    王嬷嬷在一旁打量着雪兰这身打扮,“**奶,您就这样去北郊集市?”

    “对,即是集市就不必穿得太过华丽了,而且看建彰的东西,穿得拖拖拉拉的也不容易行事。”雪兰把衣领抚平整了,对王嬷嬷勉强一笑,“嬷嬷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只轻轻叹口气,帮着雪兰添了杯茶,立在一旁向正房门口张望。

    没多久,洛璃先回了来,“**奶,外院有十来个护卫还在,奴婢已经吩咐了他们,一会儿跟着**奶一道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南月小跑着回了来,她一进房就对雪兰说,“**奶,奴婢打听过了,护卫里有认识那位公公的,说他是内侍省的太监。还有,今日秀阳公主的马车刚刚离开了,至于去哪里就没人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默默的点点头,招手叫过南月,“你和我一道去北郊。”

    南月答应下来,洛璃拉住了雪兰的手,“**奶,奴婢也想和您一道去!”

    雪兰按了按洛璃的手,“你就在府里罢,许是去一会儿就回来了,再者有南月。”

    洛璃只得点头。

    雪兰带着南月离开了将军府,主仆二人带着十多个护卫去了北郊。

    北郊集市从白日到黑夜都热闹非凡,马车只能停在集市门口。雪兰挑帘子下了马车,一个差役模样的人上前来问话,“请问是盛夫人么?”

    雪兰挑眉看了他一眼,“是,你是?”

    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眼雪兰,才一躬身,“小人是京城府尹于大人手下差役,于大人已经到了,叫小人在此候着盛夫人。”

    雪兰知道自己这身打扮让这差役一时有些奇怪,她也不多谢,只叫差役带着自己去里面。差役一指前方,“要穿过集市在后面的茅屋里,原本大人想让夫人的马车绕到后面,可是刚刚看到后面是一条河,绕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雪兰点头,“那就请你带路罢。”

    差役带着雪兰及几个护卫向集市里走去。

    北郊集市人果然多得很,买东西卖东西的,吆喝搬货的,还有许多闲来无事逛集市的,一个个接踵磨肩。

    雪兰勉强跟上了前面的差役,南月在雪兰身后紧紧的扯住了她的手臂,一行人穿过人流,终于到了集市后面。

    眼前有一排差役守在一处茅屋,前面的差役转头看了一眼雪兰,殷勤的笑笑,“盛夫人,您请,这就是我家大人发现的茅屋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只站在小巷子前,并不往里走,她笑着问差役,“秀阳公主可愿意出来见我么?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