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三十四章 赠物

    “好了!”扬贤帝到底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断喝住雪兰的话,雪兰不语。扬贤帝又有些后悔,从他认识雪兰以为,还是第一次对她高声说话。

    扬贤帝的声音忍不住放软下来,“建彰出了事,朕也急,可是急就该是来皇宫里兴师问罪么?你也该想想,朕凭白怎么会对建彰不利?朕再敢告诉你一句:在这宫里面,若是有人敢对建彰不利,朕知晓了也定然不会饶过此人,不管他是谁?!”

    扬贤帝的眉头蹙在了一起,他高扬唤进来跟着的太监,“去传朕的话,让京城府尹仔细查叶建彰的下落,若是敢落得一点,仔细了他的人头!”

    太监诺诺退下殿去,整个大殿,扬贤帝的眼里只剩下了雪兰,“你且放心。”

    扬贤帝连一声“盛夫人”也不唤,偏偏语气又十分郑重,似乎叶建彰失踪之事,是一件军国大事。

    叶贵妃的心里阵阵泛起酸来,皇上竟然因为叶雪兰而对叶建彰如此另眼相看,那么皇上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上了?!要知道,她现在可是唯一一个为皇上怀着龙胎的女人啊!

    雪兰连头也未曾抬起来,只是又叩了一个头,“妾身只能叩谢龙恩了。”

    只能……她似乎是再委屈不过了。

    扬贤帝的眉头皱紧了起来,扫了一眼一旁的叶贵妃,“要不……你在牡蓉殿里和叶贵妃说说话?”

    叶贵妃终于盼到了扬贤帝提及自己,她忙道,“是啊是啊,臣妾也想留着二妹妹一起说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扬贤帝眉目微舒,只盯着雪兰看。

    雪兰却把身子一俯,“妾身心中惦记着建彰,只想回府里等建彰的消息去。”

    扬贤帝忍不住开口道,“哪里有朕这里消息更快呢?你在牡蓉殿里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,妾身还是要快些回府去。”雪兰不为所动,又叩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眼见着雪兰就在自己面前失魂落魄的起了身,消失在殿门处,扬贤帝这才收回目光来。雪兰给扬贤帝的印象一直是活泼快乐的,很少见她如今日。

    扬贤帝的唇抿了抿,沉声又吩咐道,“告诉禁卫军,让他们也遣出人去给朕找叶建彰。”

    连禁卫军都要动用了。叶贵妃的牙紧紧的咬在一处,却不敢让扬贤帝看出半分。

    叶雪兰啊……皇上真是为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了!

    雪兰离开牡蓉殿,就去了宫门口。

    盛信廷早在那里等了她,“子晏,”雪兰疾走几步,来到盛信廷的面前,“可有三弟的消息了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眉头微凝,沉默着看着雪兰。雪兰缓缓低下头,“其实我也只是忍不住燃起了希望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盛信廷揽过雪兰的肩头,“放心罢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和雪兰坐着马车回将军府,才走到一半,马车就被人拦了住。盛信廷皱着眉挑着车帘向外看去,马车前有一匹马,马上坐着一个京城府衙装的男人。盛信廷看着那人也有几分眼熟,韩琢却已经认出来人来,“徐衙役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那个衙役只拱了拱手上拿着的一个木匣子,向马车里看来,“盛大人,小人奉了我家大人之命,特来见您。就是刚刚,有一个孩童往衙门里送去这个匣子,只说要转交给您的。我家大人以为是贵重的物件,不敢耽误,就收了下来。谁成想,这里的东西唬了我家大人一跳,我家大人急着叫小人给大人送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琢已经听出话中的不对来,他急忙跳下车来到了那衙役面前,拿过匣子转身递到马车前面。

    盛信廷抬手接过了木匣子,雪兰也凑了过来,两个人打开匣子,只见匣子里一缕系装在红绳的黑发。盛信廷拿出了那绺黑发,不及细看,神色就是一变。

    盛信廷啪的一声,把木匣子合了上来,他转头看向雪兰,“许是哪个顽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雪兰的眉头却皱紧了起来,她忽然拨开盛信廷的手,按住了那个木匣子,抬起双眼来看着盛信廷,“你到底发现了什么?为什么不告诉给我?是不是有建彰的消息了?!”

    盛信廷按着木匣,沉默了许久,才说,“这里面系着黑发的布条,不是普通的红布条。”

    雪兰望着盛信廷,见得他的眼神分外凝重。

    不是红布条,那是什么?

    “是……血染成的?”雪兰的话声有些发颤,她怔怔的望着盛信廷,盛信廷到底还是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雪兰劈手夺下来盛信廷怀里的木匣子,慌张着打着匣子盖,却打了两次,才打了开来。雪兰从木匣子里拿出那绺头发,直勾勾的盯了好一会儿。盛信廷却在头发下发现了一张字条,他展开来看:叶予川头发奉上。

    “是建彰的头发!”雪兰的手一垂,落在了膝盖上,她的手掌里死死的捏着那绺头发。

    盛信廷里面翻着面前的木匣,可是再也找不出什么与众不同之处。盛信廷把木匣子放在一旁,揽住了雪兰的身子,“你别慌,若是慌了就中了别人的计策了。暗中之人就是用这带血的布条来让你心神不宁,你可不能中了他的圈套啊。”

    雪兰深深的吸口气,“我……会坚强的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一路安慰着雪兰回到了将军府,可是到了家里并未安宁下来。隔一段时间,将军府就会收到各处送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让雪兰愤怒的是,送来的多半是叶建彰衣服的一角,还有叶建彰身上的玉佩。而这些东西并非送到将军府,而是送到别处去。有城门口,世家门口,多半是叫人看到之后就能马上给雪兰送来的。而且地点从无重复的。

    而最让雪兰恨得不得了的是,一个木匣里竟然装着男人的亵裤。雪兰气得浑身发抖,却连背后之人一点线索也没有,那些东西皆由别人转送了来,雪兰甚至不知晓会不会有人为了避风头,把那劫罪送来的东西藏匿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亵裤送来,多半是叶建彰被人折磨着!

    雪兰觉得自己要疯了!

    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