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三十一章 失踪

    “你不可以怀疑我,我了解你,我知晓你的为人,你定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,你更不该置疑我对你的信任。所以,就是你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的喃喃细语,让盛信廷的眉眼温柔下来,“是我的错,兰儿……”他吻了吻雪兰的掌心,顺势把她重新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隔了半日,韩琢就来向盛信廷禀报,雪兰坐在一旁听着韩琢的话。

    “都是奴才的错,就是在白雪出事不久,有人发现新买回的一个粗使丫头死在了后面的柴房里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端着茶盏的手一顿,他抬头看着韩琢,“人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服毒。奴才并未在其身上发现什么被人勒过或打过的痕迹,就是她的衣服,也是穿得工整,整个人躺在那里,就像睡了一样,除了嘴角流出的黑血之外。奴才还在她平日里住着的房里找到了未换洗的衣服,上面有白色的狗毛。奴才去找了当时买这丫头的人牙子,审了许久,那人牙子一直哭着说是挑来的丫头,丫头说是无家的孤女,人牙子只想着占个便宜。还有就是,那个粗使丫头手上的茧子并非劳做所形成的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放下茶盏,雪兰也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不是劳做形成的,那就是习武形成的。家里果然有内贼!可是这个内贼的背后又是谁呢?

    “新买回来的下人,你都再好好查查罢。”盛信廷吩咐了韩琢,韩琢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,”雪兰走至盛信廷的身边,轻轻问道,“这个丫头背后之人,会不会就是邵佑常背后之人呢?”

    盛信廷抬起眼来,眉头微皱,“你的意思是,若是两个人背后之人是同一个,那么就是说此人心机很深,早就谋划着对付我们了?”

    雪兰点头,“而且此人心思十分歹毒,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半眯着眼睛,双眼看向微动的帘子,“也许……此人会有更阴险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更阴谋的?

    雪兰的双眸一闪,难道背后之人还有下一步更可怕的作为么?

    “别去想了,”盛信廷站起身来,“这几日的事很多,我出去一趟,你好好在家里睡上一觉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点头,心里却泛着苦涩。白雪死了,六小姐和叶建彰走了,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头重脚轻的。

    雪兰靠在榻子上,缓缓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洛璃帮着雪兰盖了上条毯子,立在一旁试探的问道,“刚刚您就没吃过什么,要不我让厨房给您蒸些枣泥糕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合着眼睛摇了摇头,洛璃只得立在一旁。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确实不少,从刺杀到郭福的死,好不容易诱出一个邵佑常,可是邵佑常又死了。主子的命随时悬在一线之间,要说不往心里去,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帘子轻轻被人挑了起来,李妈妈探着头向里看来。她看到洛璃,便朝她招手。洛璃向南月摆摆手,南月守在雪兰身边,洛璃走了出来,低声对李妈妈说,“您老身子才刚好些,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李妈妈笑了笑,“我一个粗人不怕什么,我是来问问你,**奶是不是上火了?”

    洛璃想到雪兰的憔悴模样,先叹口气,“您老也知道,最近的事多,**奶不可能不上火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抬头望了一眼黄透了的树叶,“不只是这样,每到秋季人也愿意上火,**奶小时候到了秋天也是有秋躁的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洛璃马上拉住了李妈妈的手,“您老是不是有什么法子治了**奶的内火?”

    李妈妈点头,“我这就去给**奶去去火罢。”

    洛璃上下看着李妈妈,李妈妈空着两手,挑开帘子就走了进去。洛璃讷讷的跟在李妈妈身后,只看着李妈妈来到雪兰身边。

    “**奶,”李妈妈的声音依旧苍老着,雪兰合着眼睛一听便知是谁。她睁开眼来,露出些许笑意,“妈妈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南月搬了个锦杌来,李妈妈坐了下来,望着雪兰的脸,“我是听说你没休息好,想来是秋躁你又上火了,我来给你去去火。”

    雪兰一笑,躺平在榻子上。李妈妈在一旁的铜盆里净了手,抬手打发走丫头们,来到榻子的后面,按着雪兰的额头,轻轻揉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心思重,我是知晓的,但是你也别想太多了。你且想想,大爷现在就已经思虑很多了,你再多思,他岂会感觉不出来?你要他的思虑不是更多了嘛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按过了头,又按雪兰的脚,“大爷这人多好,不说说别的,就说你这一双大脚,换个男人早把你体出二门之外了,大爷还不嫌弃,真真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雪兰撑不住,笑了起来,她嗔道,“妈妈!”

    李妈妈也笑得一脸皱纹都堆在一处,笑过后,她认真的按着雪兰的脚心,“你就睡着,听我叨咕着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听着李妈妈的话,又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三爷那边的事,我也听说了,咱就甭理他就得了。沐恩侯府那边,你想回就回,不想回,谁也不能拉你硬回,再有,你就是想回,谁也挡不住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妈妈絮絮叨叨的,还真就把雪兰给说睡着了。雪兰再醒时,已经是晡食时分了。雪兰问一旁的洛璃,“大爷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起身换了衣服,刚喝了一口茶,喜鹊就进了来,“**奶,舅***人急着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雪兰放下茶杯,叫人把沐恩侯府的人带了来。那人是常行走在楚氏身边的一个丫头,丫头进来施了礼便道,“**奶叫奴婢来问问姑奶奶三爷可来这里了么?”

    雪兰听了这话,手上的茶杯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,雪兰不顾被溅上茶水的湘裙,直盯盯的望着面前的丫头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丫头被唬了一跳,“三爷昨日下午进宫之后再也没回来过,**奶起先以为皇上留了三爷,可是遣人去打听,说皇上一直在御书房,根本没有三爷。**奶以为三爷来您这里了,叫奴婢来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谢谢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