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二十四章 同在

    楚氏哪里会不明白雪兰是要帮自己分担,家里最近日子过得着实艰难,虽说三弟叶建彰去了庶吉士馆,但是叶建忠、叶建开兄弟和六小姐还养在他们这边。两个弟弟正是长身子的时候,楚氏不敢薄待了一分,恐让人说出闲话来。自己的儿子又还小,哪里都是使银子的地方。家里偏偏又是这么个现状,叶建舒已经悄悄的卖掉了一座庄子了。叶贵妃现在自己都顾不得,又岂会帮上他们一分,这叫楚氏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多亏三位出嫁的小姑真是懂事,帮了她的大忙,平日回来都会送些银子贴补给她。但是到底是家大人口多,楚氏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现在听了雪兰这近似调侃的话,楚氏轻唤了一声“二妹妹”,话都有些哽咽难言起来。

    楚氏到底还是请过了叶建舒来,叶建舒心里清楚二妹妹在帮他,他倒大方,只是深深的向雪兰揖了一礼。雪兰急忙避过,笑着道,“大哥哥若是如此生分,我都不敢来了。我们到底是一家人啊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感慨万千,自己因叶贵妃落得没了正经的差事,老太太过世丁忧,俸禄更是少得可怜。他不是没向叶贵妃开过口,也曾悄悄的让人给叶贵妃送去过信。可是叶贵妃并未回过一个口信,叶建舒送过去的信,都如石沉大海一般。

    而曾经让他有些不屑一顾的庶妹,现在却向他伸出了援手,这让叶建舒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六小姐那里欢欢喜喜的收拾了东西,跟着雪兰去了将军府。叶建舒夫妻一直把姐妹俩送上了马车,楚氏叮嘱着,“六妹妹若是顽皮了,或身子不好了,二妹妹便把她送回来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只笑着点头,马车便离开了沐恩侯府。

    六小姐住到了将军府的另一边院子里。

    早上,雪兰和盛信廷用过了早膳,雪兰便和盛信廷笑道,“六妹妹得以搬了来,我还要多谢大爷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把娇妻拥入怀中,“那你怎么谢我?要么……以身相谢……如何?”

    雪兰啐了盛信廷,就在这时,白雪白胖胖的小身子窜了进来,它抬着小脑袋正见盛信廷拥着雪兰,白雪只以为盛信廷欺负了雪兰,张着小嘴朝着盛信廷汪汪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没想到自己家里竟然忽然跑出来一个管他的小东西。只见白雪瞪着黑眼睛,咧着嘴,大有盛信廷再碰雪兰一次,它就冲上来的架式。

    雪兰笑着推开了盛信廷,上前来蹲下身来抱住了白雪。白雪在雪兰怀里依然朝着盛信廷直哼哼,雪兰拍了拍白雪的头,白雪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六小姐就是在这时进了来的,“二姐姐,白雪怎么了?刚刚我听着它叫得厉害。可是出了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雪兰回眸瞪了一旁坐着的貌似道貌岸然的盛信廷一眼,才对六小姐说,“没什么事,许是白雪不认识你二姐夫,所以认生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从雪兰怀里接过了白雪,紧张的看向盛信廷,“二姐夫,白雪小不懂事,你可别和它一般见识啊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正在饮茶,听了这话,他被茶水呛了一口,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雪兰笑得肩膀直抖,她对六小姐说,“六妹妹放心,你二姐夫定然不会和狗一般见识的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这才扬起了笑来,“那就好,那我就放心了,我的丫头昨晚还和我说呢,住到二姐姐家里,千万不能惹二姐夫不高兴,不然二姐夫会赶我走的!”

    雪兰刚刚收住笑,听了六小姐那天真无邪的话,雪兰复又笑了起来。这一次比刚刚笑得还厉害。

    盛信廷英俊的脸已经辩不清是什么颜色了。

    六小姐只当雪兰是高兴了,抱着白雪走到盛信廷面前,“二姐夫,白雪其实很乖的,你瞧。”六小姐说着,抚着白雪的小白脑袋,耐心的教它道,“白雪,你看看清楚啊,这是你的二爹爹,二娘的相公,你以后可不许朝他那么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忍不住笑出了声的是立在门口的喜鹊。王嬷嬷听了喜鹊的笑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喜鹊憋着笑,脸色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盛信廷站起身来,“六妹妹和你二姐姐正好一处作伴,我有事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抱着白雪,扬着白雪的小爪子,“白雪送二爹爹了!”白雪却极不配合的哼着。

    盛信廷望了一眼笑得直不起腰的雪兰,走出了正房。

    六小姐抱着白雪,凑到雪兰身边,低声道,“二姐姐,我瞧着二姐夫似乎不大高兴了,是不是他真生白雪的气了?”

    雪兰收回了笑,拉着六小姐坐在小炕上,“你放心罢,你二姐夫岂会和狗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姐,”六小姐的声音忽然一高,“白雪可不是狗,它是我妹妹。也是你妹妹!我都想好了,我是家里的老六,它就是老七,我们家正好是七仙女!”

    七仙女……还和狗一起论……

    这次雪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你是怎么了?生病了么?”六小姐关切的问雪兰,雪兰扯了扯嘴角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拉着雪兰,“难得今日秋高气爽,二姐姐,我们去花园子里转转好不好?”

    雪兰自然不会驳回了六小姐,带着白雪和几个丫头一起去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陪着六小姐一玩就是一整天,待到了晚膳时间,盛信廷也回了来,三个人一处用了晚膳,六小姐才回了自己的院子去。

    到了掌灯时分,雪兰沐浴过,坐在锦杌上擦着头发。盛信廷从一旁拿起干帕子来,帮着雪兰一起擦着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想好了?”盛信廷的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雪兰从铜镜里看向身侧的盛信廷。烛光摇曳,镜中人的脸有几分黯然,只有他手上的动作一直轻柔认真着,一下又一下,似抚着世间最好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要放心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抬起头来,回望着镜里的娇妻。她笑容嫣然动人,眉眼皆有神采,在那眸光流动中,似向他传递着一种信心,两份安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盛信廷捧着雪兰的青丝,吻了吻,“我定然与你同在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