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零三章 承欢

    昭华公主去了花园的阁楼,扬贤帝已经坐在暖阁里的太师椅上。昭华公主偷眼看去扬贤帝,只见他脸上已经没了刚刚的潮红,倒比往常苍白了许多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心头乱跳,只怕龙颜这一怒,殃及了整个公主府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正要小心翼翼的发问,扬贤帝似乎比她更急,直接吩咐她,“叶雪兰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倒吸口冷气,叶雪兰……那不是盛信廷的夫人,沐恩侯府的二姑奶奶么?她怎么可能来到公主府里?

    扬贤帝酒意已全然醒转来,他皱紧了眉,“可是……那分明就是她……”话语中道着意犹未尽的不甘。

    刚刚的缠绵,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其中的美妙,他是要见到给她前所未有的快乐的女子。可是他也心知肚明,他中了别人的圈套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马上想到了秀阳公主,她此时再也顾不得太多,把秀阳公主刚刚的话学给了扬贤帝。扬贤帝脸色微沉,“把秀阳给我叫来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太监忙叫人去请秀阳公主。

    秀阳公主早猜到扬贤帝会叫她,很快,她就来到了阁楼里。秀阳公主面对扬贤帝跪了下来,她借着施礼的机会,微扬头偷眼看向扬贤帝。正见扬贤帝盯着她看,那道目光没有一丝的温度,似乎能看出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这道目光秀阳公主从前也见过,是她父皇曾有一次这样看过一个犯错将死的嫔妃。当时她就吓坏了,只觉得父皇的目光是一把利刃,顷刻间就能把人斩杀掉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,父皇的那道厉目又重现在她皇兄的眼里,秀阳公主再不敢动一下,她的头俯在地上,连身子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罢,那人是谁?”扬贤帝说这话时,两根手指漫不经心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佩韘。

    秀阳公主俯在地上,声音哆嗦起来,“皇兄……我该死……我也是被人利用了……她……她只说让我带她来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!”

    扬贤帝的声音忽然就大了起来,如一声惊雷,震得秀阳公主和昭华公主身子皆是一抖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是……苏茂谨从前的妻……叶府的三姑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的话不只让扬贤帝大为震惊,就连昭华公主都惊得呆了住。

    苏茂谨的妻,叶雪兰的庶妹,叶贵妃的庶三妹,被苏茂谨打得跑到宫里和叶贵妃哭着要和离的女子!

    怎么会是她?!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扬贤帝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秀阳公主只觉得指尖都发木,她小声的回道,“大概……在我的轿辇里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带了来!”扬贤帝脸沉得能滴下水来,雪兰的妹妹……他竟然醉里把她当成了雪兰!若是她知晓了,会怎么看他?!一个她的姐姐,她都对他不理不睬了,若是再有个她的妹妹……

    扬贤帝冷眼扫过面前的昭华公主和秀阳公主,“你们出去候着,待朕一会儿再发落了你们!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和昭华公主诺诺着退出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叶雪宁被人带到了阁楼里。与扬贤帝所想不同,叶雪宁不哭不闹,仪态无一处失礼,似乎任何事都没发生过一般。可是扬贤帝却在她露着的粉颈上,看到了他留下的痕迹。那道痕迹是那般刺目,提醒着扬贤帝刚刚他有多么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你!”扬贤帝想到了刚刚还和自己在榻子上巫山**的女子,是设计了他,爬上了他的龙床,他胸口发闷,心里如同堵上了一块石头。“该当何罪!”

    叶雪宁动也不动,只木木的站在扬贤帝面前,眸光落在扬贤帝的龙鞋上,瞧着瞧着,她就忽然笑了起来。只是那笑声中凄凄切切,犹如寒夜里失掉幼崽的母猫,听得扬贤帝眉头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妾身早就该死,从出生便是个错。即不如大姐国色天香,又不如二姐大方活泼,我只是家里最寻常的姑娘。嫁与一个每日都在算计我身边丫头的男人,整日里听着他发出的淫笑之声,我活与死,又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叶雪宁说着,缓缓抬起头来,从扬贤帝的鞋,一直向上看,看到了他的脸,“我死亦足矣,接近了我一直只能悄悄的看他,却不敢让他看我的男人。我知晓陛下恼我,我是顶着二姐姐承了皇宠。可是,陛下不只是在我这里,才能享受到二姐姐不能带给陛下的浓情么?这亦是一场梦,梦醒后,难道陛下还能见到二姐姐的温柔相待么?再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扬贤帝双眼不动,死死的瞪着叶雪宁。叶雪宁也迎上了扬贤帝的目光,两个人对视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走罢,”扬贤帝忽然说,“朕不要你的命,却也不想再见你!”

    叶雪宁粉红的唇瓣微微上翘,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来,“多谢陛下,只是,陛下必然会再来见我……”

    扬贤帝微怔,叶雪宁已经转身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秀阳公主和昭华公主一直候在外面,不敢离开半步。昭华公主的脸色极难看,心里怨着秀阳公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叶雪宁从阁楼里走了出来,秀阳公主和昭华公主皆是一愣,叶雪宁并未理会二人,径直离开了阁楼去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蹙着眉头望着叶雪宁的背影,唤过一旁的丫头,低声吩咐着,“今日之事敢有一个人泄漏了出去,就拿了他全家的人头!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听到了昭华公主的话,她也是第一次见这位皇姐这般厉害,心里盘算着房里皇兄的态度。秀阳公主猜想,皇上能放过了叶雪宁,想来也不会太过为难于她罢。

    正想着,房里传来了扬贤帝的声音,“把秀阳公主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不等小太监发话,急急的进了房里,跪倒在扬贤帝面前,“皇兄!”

    扬贤帝寒声道,“从今日开始,你不许出自己宫一步,好好在宫里禁足。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正值青春,连亲事还未被定下来。若是被禁了足,就等于说她不被皇上看好,谁还愿意娶她?到时候她不过是个名声好的空架子罢了。

    秀阳公主抬起头来哀唤道,“皇兄!……”

    扬贤帝把手一摆,宽大的袖子挡住了他的脸,只露出他冰冷的双眼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