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零二章 替身

    昭华公主虽有些狐疑,却并不敢说什么,只笑问扬贤帝是不是喝多了些酒,她叫人去取醒酒茶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扬贤帝手支在案上,眼望着幕布,“让他们继续演罢。”

    影戏西游记又重新上演了,只是扬贤帝再看不进去一点情节,满脑子里全是当年和雪兰在演影戏的情节。雪兰的青丝浅笑,如同滴到布匹上的水滴,渗到了扬贤帝的心里。

    直到影戏结束了,扬贤帝依然在盯着幕布,唇边扬着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转头去看扬贤帝,微微发怔,不知晓皇上是太过喜欢了影戏,还是不喜欢,只盯着幕布,却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皇兄觉得可好?”昭华公主试探的问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扬贤帝这才缓缓收回目光来,笑着说道,“影戏着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觉得今日的扬贤帝着实有些反常,扬贤帝却开了口,“叫人备一间房子,我有些醉了,歇歇再回宫去。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连忙答应下来,没一会儿,公主府园子里的阁楼里就已经布置好了。扬贤帝扶着随行太监的手,走进了阁楼里。

    有些微醺的扬贤帝躺在窗口旁的榻子上,半眯着双眼,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夏夜格外热闹,虫鸣声、微风拍打树叶的声音、还有一丝微乎其微人语响,一并从窗口传到了扬贤帝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蹙起了眉来,那一声声人语,再相似不过了,是西游记里的台词。

    难道又是一个因她的梦么?

    扬贤帝却顾不得是不是在梦里,他站起身来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不远处假山上微微有什么在动,似萤火,又似灯笼,忽明忽暗的,亮在了郁郁树丛中。只是那跳脱的欢笑,正是当年孙悟空嘴上的戏词,扬贤帝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儿在这五行山下等了您五百年呢……”

    扬贤帝闭上了眼睛,他似乎也在这里等了雪兰整整五百年……而她,却已嫁为人妇,再不是可以和他细细说着戏词的叶雪兰了。

    梨槽酒的后劲一阵阵的涌上了扬贤帝的头脑中,扬贤帝伸手指向假山,“把那演影戏的人给朕带来。”

    太监应声下了去,房屋里全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扬贤帝靠在榻子上,往事冲洗着他的脑海。他以为从前的旧事已经退了下去,却不曾想,在下一轮记忆的冲击中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心间。

    叶雪兰,这个叫他欲罢不能的女子,她从嫁于盛信廷之后,竟然会比从前更加美丽动人。常听人说,女子只有幸福着,才会容颜倩丽。可是没有他给予她的许多,她又怎么会幸福?

    心头上的倩影在扬贤帝的心里慢慢裂了开来,露出的不是他的新肉,而是汩汩涌出的血。

    扬贤帝微叹:她永远不懂他的心……

    随着一声门响,扬贤帝半合着的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,妃红色的衣裙,最为撩人的颜色。

    扬贤帝并未动,只淡淡着道,“你会影戏?”

    影子未动,却舞动起手上的孙悟空,说起了戏词来,“苦等五百载,为君两哀哀。风雨寒暑道不尽,心花开又败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戏词,哪里还能看得出来是在写孙大圣,倒是一半像是在唱他……

    扬贤帝睁开了眼睛,眼前之人被影戏挡住了容颜,却独独露出一双眼睛来。那双眼睛,丹凤微扬,顾盼生姿。只是一眼,就叫扬贤帝心中大悸。

    “雪兰!”

    扬贤帝从榻子上跳了起来,劈手夺下了面前的戏影,把它掷到一旁,而面前的女子已被他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娇唤一声,语调语气和她极似,只是话语中比往日的她多了几分柔媚。

    扬贤帝拥紧了怀中的人儿,似乎担心她逃开,几乎要把她揉到自己的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放开我……”怀中的人儿嗔着道,似被扬贤帝的力道惊了住。

    放开?

    他再也不想放她走了,她,叶雪兰,永远是他的!

    扬贤帝拥紧了怀里的人,倒在了榻子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昭华公主许久不见扬贤帝从阁楼里出来,只当他是醉了。她笑着和一旁的秀阳公主说起影戏来,秀阳公主抿着唇在一旁听着昭华公主的话,时不时还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本以为有个半个时辰,扬贤帝就该遣人回宫去了,可是昭华公主一直等了近一个时辰,依然不见扬贤帝从阁楼里出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睡得沉了?

    昭华公主有些不放心,叫贴身宫人去阁楼那边看看。没一会儿,宫女慌慌张张的走至昭华公主身边,俯在她的耳畔悄悄的说了一席话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席话,惊得昭华公主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猛然转头去看秀阳公主,厉声问道,“你带来的演戏影之人到底是何人?!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,正好被昭华公主捕捉了到,昭华公主心中更惊,脸上却不敢露出来,只逼着秀阳公主看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只是个普通的弄杂耍的罢了。”秀阳公主躲闪着昭华公主的目光,转头去看一旁的娇花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急了,顾不得太多,上前来一把拉住了秀阳公主的手腕,“你还不说么?平日里你并不很是喜欢和这些艺人打交道,怎么就会忽然和我提议给皇兄看影戏了?!你到底计划了什么?又计划了多久?”

    秀阳公主被昭华公主吓到了,她不得不扭着脸看向昭华公主,“我……我也只是受她所托罢了,并不干我的事!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气得脸色涨红着,第一次当着许多人面前失了态,“你还不说?!”

    不等秀阳公主说话,一个宫人急急的跑了来,“公主,圣上醒了,这就要启驾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昭华公主大吃一惊,她急忙抛开了秀阳公主的手腕,“那……那个人呢?圣上有没有说要怎么发落她?”

    宫人只摇着头,“公主,圣上叫您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的脸色苍白下来,额头上也渗出细汗。

    这么一次,只怕是她再难全身而退了。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抱歉抱歉,宝贝们,今天的文有些卡,不过我码完了,一共是三章。可怜我在深夜两点还没睡觉,求心疼。。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