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四百零一章 皮影

    太后那里也很快收到了雨阳公主和卫国公夫人递上来的折子。

    当今太后,即从前的贤妃,扬贤帝的生母。启正帝无后,扬贤帝继位,其生母贤妃成为唯一一位太后。还是贤妃时,太后的性子就平和,现在为了稳固扬贤帝的江山,她更加平和,帮着扬贤帝稳住了后宫。

    太后看了雨阳公主的折子,不过是叹了一口气,差人给雨阳公主送去些滋补之品,并未责问过卫国公夫人。只教宫人去传了太后的口谕,让雨阳公主好好养身子。

    叶贵妃来时,就见太后遣出的宫人刚出去。

    太后见叶贵妃来了,忙叫宫人去扶住叶贵妃,忍不住笑着说上了叶贵妃,“胎刚刚安稳些,你又出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叶贵妃一笑,从身边的佩雯手上接过一条比抹额短了许多的锦布,送到太后面前,“母后,听闻陛下说母后到了夏季即是怕热,又担心膝前凉,所以臣妾做了两条护膝,特给母后送了来。”

    太后身边的宫人接过了叶贵妃手上的护膝,送到太后手上。太后拿过来仔细看去,只见针脚细密,花纹也做得极用心,太后不住的点头,“倒是有劳你了,只是你已身孕,下次可不许再做这些费眼力的活计了。”

    叶贵妃笑着说好。

    太后叫人在自己膝前比了比,大小做得都极好,太后很是感慨,“我这膝盖,也是当年生皇上所伤。也是年轻,不知晓坐褥的厉害,还一味要强,未出整月就开始忙着先帝查史书,结果这膝盖跪得就伤了。所以你才要小心,不能仗着年纪轻,什么都不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叶贵妃顺从的点着头,“母后教导的是。臣妾自当听从母后的话。”

    太后又问起叶贵妃这几日的饮食,还把自己当年怀扬贤帝的旧话说给叶贵妃听。叶贵妃聆听着极恭顺,讨了太后的欢心,太后赏了叶贵妃许多补品和小玩意。

    叶贵妃从太后那边出来,就向自己的牡蓉殿而去。行至一半,叶贵妃就听说了雨阳公主小产的消息。

    叶贵妃修眉微挑,手指摩挲过自己皓腕间的玉镯,一旁的佩雯的声音低着问道,“娘娘,您看用不用给公主送去些滋补品去?”

    “不必,”叶贵妃脚步不曾乱,“送去了就表示我们知晓了许多不该知晓的事。”

    佩雯忙应是,扶着叶贵妃的手回了宫。

    皇宫里的喜事亦是不少,扬贤帝的亲妹妹昭华公主嫁于李将军的嫡次子。扬贤帝为显君恩,特赐给昭华公主公主府邸,叫李将军次子李源和昭华公主风风光光住到了公主府去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成亲之后,李源和昭华公主亲自进宫相请扬贤帝去。扬贤帝很是高兴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见扬贤帝欢喜,告诉他再请宫里几位未出阁的公主一道去。扬贤帝点了头。

    在夏日的黄昏里,扬贤帝驾临了公主府。

    扬贤帝待到了公主府才知晓,同去的竟然还有凌康。

    凌康现已被封为睿王,他和母亲礼亲王妃一道住在礼亲王府。

    凌康许久没见到扬贤帝了,一见面还如小时候一般无二,先上前来攀住了扬贤帝的大腿,直唤三叔。

    李源已经吓出了一头冷汗来,扬贤帝已非从前的淳亲王,凌康怎么还敢放肆?他只得一个劲的朝着昭华公主使眼色,倒是昭华公主,她知晓扬贤帝和凌康亲厚,只笑盈盈的望着他们叔侄俩,并不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穿着龙纹黄袍的扬贤帝低头抱起了凌康,笑道,“康儿个子长高了许多,就连这身子,也比从前重了。”

    凌康哈哈的笑着,吊着扬贤帝的脖子不松手。扬贤帝笑着,一旁的乳母脸色都吓白了,她悄悄看向扬贤帝,扬贤帝并没有松开凌康的意思,乳母只得退到一旁去。

    抱着凌康的扬贤帝转身看向昭华公主,“今日你可是准备了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,”昭华公主笑道,“只请皇兄先用了晚膳,我再陪着皇兄看看最好玩的一些玩意。”

    扬贤帝看着望着怀里的凌康,“看看,你姑姑准备了好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凌康在扬贤帝的怀里一个劲的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李源引着扬贤帝去了正厅。

    酒席并不是很奢华,都是按照扬贤帝的口味做出来的。席间还上了扬贤帝最喜欢喝的梨槽酒。扬贤帝更为满意,多喝了几杯。

    酒正酣热,昭华公主笑着讨趣道,“皇兄猜我准备了什么?”

    扬贤帝早已有些耳热,他半眯着眼睛,笑道,“还会有什么好东西是朕没见过的?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也不答话,只拍了拍手掌,下人把一个米白色的木架子从一旁搬了过来放在正厅中央。

    只这一个米白色的木架子,就叫扬贤帝微眯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光芒。这种木架子,他是再熟悉不过了。只是许久他都不曾再碰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并不知晓扬贤帝的心思,她只笑道,“皇兄可知晓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扬贤帝垂眼端起面前的酒杯,眸子里的暗光被遮了过去,他似在讨昭华公主的主意,只问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笑道,“这是皮影。”

    昭华公主言毕,正厅的烛火一暗,只余木架子那里的蜡烛还摇曳着。而木架子后已经出现了两个被手脚皆舞动的影人,一出西游记就在米白色的幕布上上演了。

    扬贤帝定定的望着幕布,酒醒了一半。幕布上的孙悟空就如当年雪兰所持的孙悟空一般无二,一样的动作,一样的灵态。

    是她,是她,叶雪兰!

    扬贤帝忽然就从座位上坐起来,眼中的急切、渴望已经燃遍了他整双眸子,他绕过面前的席就朝幕布后面而去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怎么了?!”昭华公主的声音唤醒了走至一半的扬贤帝。

    扬贤帝的脚步一顿,朝着幕布看去,那个孙悟空似乎害了怕,僵在了幕布后面。扬贤帝这才似醒转过来,他不由得暗嘲自己——雪兰已是盛夫人,又怎么会出现在幕布后面呢?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扬贤帝的眼里不再有急切,他回首淡然一笑,“我只想看看……幕布和皮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扬贤帝说着,已经回到了座位上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