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八十九章 楚馆

    苏茂谨说完,又开始一遍遍的折磨着叶雪宁。而叶雪宁瞪着无神的双眼,连泪水都没有了。苏茂谨便更加放肆,直逼得叶雪宁痛叫出声,他这才似满意了一般。

    白日宣淫的事,在苏五爷这个房头早已见怪不怪。可是这一次苏五爷闹的却是正头的五奶奶,这多少让丫头们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难道是风向变了?

    丫头们不敢说什么,只能避到门口去,好像没听到房里的响声一般。

    才走出没多久的苏夫人很快得了信儿,说五爷又白日宣淫,折磨起五奶奶来。苏夫人嘴角抿得往下垂着,好一会儿,她才低声骂道,“不知羞耻的东西!”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的几个儿子不如苏茂谨的官职高,苏夫人早把他们赶出苏府去了。现在倒好,苏茂谨似乎捏准了苏夫人不敢赶着他们,还要帮着他们遮挡一二,更加变本加厉起来了。而自己刚刚前脚走,后脚他们夫妻就……

    苏夫人气得直咬牙,他们这是闹给她这个嫡母瞧呢!

    苏夫人脸色铁青着回了自己的院,她打定了主意:庶子她说不了,儿媳妇她可以随便搓遍揉圆!

    苏茂谨在床上睡了一觉,待从床上下来之后,看身边的女人也睡着了。苏茂谨穿起衣服走出内室,唤人端来碗血燕羹吃了,便去了小书房。他不会留给床上的女人丝毫温存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二更的更鼓响过之后,苏茂谨换了出去的衣服,叫人备了马车,从小书房直接去了和楚云开约好的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是京城里不大起眼的一处,迎来送往的人多又杂乱,没人会注意这里。

    苏茂谨去了客栈就往定好的房里而去,敲了几下门,小徒弟打开了门,苏茂谨皱着眉走了进来,楚云开急忙迎上来,“大人,出事了!”

    苏茂谨朝着楚云开使了个眼角,楚云开闭上了嘴,苏茂谨转头让随从和小徒弟等在门外,自己坐下来才道,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盛……信廷他好像怀疑到您了!”楚云开一提到盛信廷有些结巴起来。

    苏茂谨笑了起来,“他就算怀疑到我这里,又能如何?他不过是个闲职,我却是兵部侍郎了。而且,这种事传出去,不说有人疑不疑到我,他的妹妹盛惠溪先要清誉被毁了,他们卫国公府还能风光几时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害怕……”楚云开的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苏茂谨的眉头拧了起来,心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!嘴上安慰起楚云开,“你放心,待你做完此事,我就给你两千两银子,你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楚云开扑通一声跪在苏茂谨的面前,“大人,您别哄我,从前您就是哄我,我就相信了,可是现在我听说这个盛信廷厉害得很,我不想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茂谨的双眼一冷,恨不能抬脚踹上面前之人一下子,“现在知晓害怕了?知晓银子不好拿了?当初你想什么了?!我告诉你,现在我就是放了你,盛信廷也不会放了你去!”

    楚云开的头低着,不辩一句。

    骂了两句,苏茂谨的语气又软了下来,他拉起楚云开的袖子,把楚云开从地上扯了起来,轻叹一声才道,“我也知晓你不容易,这样罢,我再给你加一千两银子。三千两银子。我再说一遍,你只待盛惠溪扰得卫国公府不得安宁,便引着她把她大嫂子叶雪兰带出来,随后你只管带着盛惠溪逃离京城,把盛惠溪卖了也好,你留着当丫头也好,都是你的事了。反正一个奔者女,谁也不会拿她当回事。我在广东有个朋友,你去他那里也好。”

    楚云开扶着苏茂谨的手站起了身来,低着头,紧紧的握住了苏茂谨的手腕,“大人,您可不能不管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。”苏茂谨只觉得楚云开令人厌烦至极,就是他那两手扣着自己手腕的手,都让苏茂谨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双手摸过了多少男人和女人,他现在竟然还来摸自己?!苏茂谨强忍着心头的腻烦,安慰了楚云开几句,心里暗想着,只等着他带出叶雪兰之后,苏茂谨就不会留下楚云开和盛惠溪的活口。

    楚云开点点头,从怀里掏出帕子来。就在那一瞬间,楚云开忽然把帕子抖向了离他极近的苏茂谨,待苏茂谨发现事情不对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苏茂谨只觉得视线糊涂,他死死的抓住了楚云开,似乎要把他捏死过去才好。

    可是,不待苏茂谨去捏死楚云开,他的眼前就是一黑,苏茂谨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苏茂谨不知道过了多久,昏迷不醒的他被冷水淋了醒转过来。苏茂谨头疼欲裂,却觉得周围声音不断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苏大人?!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!他怎么在这?!”

    苏茂谨费力的睁开了眼睛,只见周围立着几个穿着官服的差役,几个人正看着他,眼神里闪着暧昧不明的光。

    苏茂谨缩了下肩膀,身上的冷意更重了许多,他低头一看,自己浑身上下不着寸缕,连一块遮羞布都不曾有,白花花的身体都暴露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难怪差役的眼神不对!苏茂谨脸色当即变了。

    他转头再看,这里已经不是他来时的小客栈,而是雕栏纱帐的一间暖房。苏茂谨再没有往日的镇定,眼神里全是慌乱,他的声音也变得暗哑起来,“这是……哪里?!”

    领头的差役皮笑肉不笑着道,“这是秦淮馆啊,苏大人。玩过了不给银子就不好了,也难免人家会报了官。”

    秦淮馆是京城里最大的一间楚馆,里面豢养着许多眉眼清秀的面首。

    苏茂谨忙着把腿蜷缩起来,他头脑马上冷静了下来,把事情前番后续的想了一遍,苏茂谨猛然抬起头来,“你们……你们是盛信廷的人?!”

    几个差役都没说话,有人却替他们答了,“小苏大人请慎言,差官办案,他们可都是皇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茂谨顺着话声看去,走来的就是穿着月白色袍子的盛信廷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