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八十八章 替代

    楚云开听到这个名字时,着实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盛信廷!!眼前之人就是盛信廷!那是满京城里号称第一美男子的男人,盛惠溪的庶长兄!才不过二十几岁就被封为将军,战功赫赫的奇人!

    楚云开曾经设想过许多次见到盛信廷的情景,或凶或险或柔或阴。楚云开早就打定了主意,自己孤身一人,盛信廷那边却有盛惠溪这个妹子,他不信盛信廷会不顾着自己妹妹的清誉敢把他怎么样。就是凶、险、柔、阴,最后盛信廷都会就范,拿他没折。

    楚云开想这些时,还有几分得德。可是,楚云开并没想到一种可能,那就是害怕盛信廷。是的,楚云开现在怕极了盛信廷。他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,自己的软肋就被对方捏在手中,就像他现在握在手中的头发一样,死死的,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了狗娃!”已知道盛信廷知晓自己全部的秘密,楚云开咬着牙低吼道。

    盛信廷却忽然笑了,笑意蔓延在脸上,却没有一点声音,“楚老板是个明白人,现在怎么处处办着糊涂事?放了狗娃可以,毕竟楚老板还要有人养老送终。只是狗娃就在那么个乡村里长大,跟着你那表哥,都没有个先生教他,将来楚老板就不怕狗娃如同你一样,当个戏子?还是放在我安排的住处好些罢。”

    戏子……

    楚云开的眼神一抖落。

    他哪里愿意当戏子?!他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当戏子!从前他也知晓有这么个儿子,但是他并不在意,直到他再无可能有后人,他才懊悔,才害怕。转即他把目光放在狗娃身上,他已经是残败之躯,更想儿子能有个功名,将来不要当个被贵人们玩弄于掌股间的戏子!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让我离开盛惠溪么?”楚云开咬紧了牙,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轻轻的摇了下头,“不只是如此,我更想知晓,苏茂谨让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茂谨坐在轿中,随着一起一伏的晃动,他缓缓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最近他春风得意,新帝登基,许多旧臣而渐渐被新君冷落下来,而他,却恰恰相反。不管是因为什么,他比别人快了许多,真正走上了仕途之路。

    现在更好,他手上的一张牌正打中了盛信廷和叶雪兰的七寸之处。楚云开虽然是个最贪婪的戏子,可是他却也有他的好处。就如同现在罢,盛信廷和叶雪兰被扰得焦头烂额,整个卫国公府都如同烤得半瘪的红薯,全然没了当初的形状。

    看到叶雪兰和盛信廷不舒服,苏茂谨的心里就舒服多了。叶雪兰,本该是他的女人,可是偏偏出现了当今皇上和盛信廷。皇上他当然不敢惹,但是娶到叶雪兰的盛信廷就不同了。只有他不要女人的份,可没有女人嫌弃他的份!他得不到的女人,旁人得了去,也别想舒坦。

    轿外忽然响起一个极低的声音,“大人,楚云开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苏茂谨这才睁开眼来,嗯了一声,才道,“那就叫他的小徒弟明日去买胭脂时说罢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那边好像很急。”

    苏茂谨皱了下眉头,“什么事这么急?就不能等等了么?”

    轿外的声音有几分小心翼翼,“好像说是卫国公府里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苏茂谨很想说,只要不是盛信廷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就行。话到口边,又被他咽了下去,“那就……二更罢。”

    轿外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苏茂谨又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二更天很好,天已经黑透了下来,夜色就是最好的屏障,有什么事正好去说,又不易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回到了苏府,未进自己的正院,就见丫头们都垂首侍立在正房门外。苏茂谨无须进房,就知道谁在正房里呢。

    苏茂谨提袍从丫头撩起的帘子里进了正房,进了正房,就见他的正头夫人叶雪宁正低着头站在房中,而正座上坐着的是苏夫人,苏茂谨的嫡母。

    苏夫人一见苏茂谨回了来,扯了扯嘴角,说开了话,“谨哥儿,不是我说你们这一房,实在忒不像话,你这个媳妇连简单的治房头的事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叶雪宁只低着头木木的望着地上的青石砖,连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苏茂谨深知苏夫人也是在说给他听,他只看了叶雪宁一眼,旋即一笑,“母亲管教的是。”

    苏夫人一句话换来一个沉闷,一个倒似恭顺的回了话,但是和没回没什么区别,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。

    苏夫人气坏了,却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去罢,只是别让人说出我们苏家的什么不是就好。”苏夫人丢下这句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苏茂谨冷笑一声,坐在苏夫人刚刚坐过的椅子上,望向叶雪宁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雪宁的身子一僵,脚步才慢慢迈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茂谨就这样看着那裙裾下海棠红色的绣鞋缓缓挪到自己面前,他才扬起头来,看向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叶雪宁比刚嫁进来瘦了许多,刚刚嫁进来时她还珠圆玉润的美好,现在看着,如同包了皮的骨架子一样。

    苏茂谨皱起了眉头,抬起面前叶雪宁的下巴,左右端详起来,“你怎么清减了?”

    若是从前,叶雪宁定然会以为面前之人是爱自己才发现自己瘦了,心里只怕会欢喜得不得了。可是现在,她只会害怕。

    苏茂谨并不等叶雪宁回答自己,先哦了一声,“是我疼你不够罢?”他摇了摇头,放下手来,仔细看着叶雪宁,忽然说,“你二姐叶雪兰现在可是漂亮得很呢,只怕是除了叶贵妃,叶府里便是她最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雪兰三个字,叶雪宁蓦然抬起头来,她咬着唇盯着苏茂谨看。

    苏茂谨一笑,忽然起身把叶雪宁横抱了起来,直接抱向内室。

    叶雪宁闭着眼睛,不再想看身上的人的一个眼神。而苏茂谨却在冲击着她,逼着她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在叶雪宁看着苏茂谨时,苏茂谨才笑了起来,如妖似魅,他咬着叶雪宁的耳朵道,“你只有眼睛才像叶雪兰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