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八十六章 坚持

    雪兰和盛信廷躺在床上时,雪兰忽然对盛信廷说,“楚云开这个人不简单,就凭他当初筹划好带着妓女去激二妹妹,随后又以书来传情,摆足了自己的委屈和无奈,让二妹妹对他深信不疑,这步棋走得真好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搂紧了身旁的雪兰,“我们夫妻两个一起努力,护得二妹妹,也要护得全家。”

    雪兰深知盛信廷最惦记家里人,于是点头道好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沉默着,不知几时,才睡了去。

    翌日,雪兰就去了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鲁氏见雪兰来,很是热情的招呼她。雪兰立在一旁笑着道出来的原因,“母亲,我是过来瞧瞧二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啊,”鲁氏笑着对雪兰说,“这几日去书局倒是勤,总买回好多个书,然后就躲在房里看,跟要忙着赶考似的。”鲁氏似乎安慰了许多,轻叹一声,“她能不去乱想,多看看书,我倒也放心些。这不,到现在还没从书局回来呢,早上很早就去了,想来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只陪着笑,心里却在想,若是鲁氏真知晓盛惠溪因为一个男人上吊,又欣喜着找书看,不知晓鲁氏会被气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鲁氏见雪兰若有所思,笑道,“上次你送回来的蜜桔很是甜,我平日里不喜欢吃桔子,也吃了两个,刚刚别人送来了南国的蟠桃,我瞧着不错,一会儿你拿回去吃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谢过鲁氏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丫头来报,盛惠溪回来了。

    盛惠溪一进门见雪兰站在鲁氏身侧,便笑了起来,“大嫂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鲁氏也笑着对盛惠溪说,“你大嫂子来看你的,都来了半晌了。”鲁氏想到盛惠溪和雪兰亲近,心想着雪兰能好好开解盛惠溪,便赶起两个人来,“公主要嫁来了,我有许多的事要忙,你们快去德园里说话去罢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和雪兰施礼退出。

    盛惠溪亲热的拉住了雪兰的手,一道说着话到了德园。

    进了德园的正房,雪兰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向书案后瞥去,书架子上果然摆满了书。雪兰似笑非笑的看向盛惠溪,“二妹妹看什么书呢,可否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盛惠溪的脸色有一丝的不自在,她忙拿起一旁桌的点心,放在雪兰面前,“大嫂子,吃点心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扫过盛惠溪递上来的点心,抬起头来却正好捕捉到盛惠溪略带躲闪的眼神,雪兰扬起了嘴角,笑了起来,“怎么?二妹妹还舍不得给我看看书么?”

    盛惠溪咬了下唇,勉强笑了笑,“哪有呢,只是都是些最寻常的故事书,大嫂子看到了会笑话我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捧起茶杯来,低头喝着。

    看来盛惠溪心虚得很。

    盛惠溪似乎觉得自己的反应过大,牵了牵嘴角,缓缓起身,拿起了书架上的一本书,转身递到雪兰面前,嘴上却说,“大嫂子别笑话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雪兰接过盛惠溪的书,打开来慢慢看着。她依照盛信廷告诉给她的,一板三眼与一板一眼的规矩,缓缓看着每一个字,随后合上了书,“二妹妹为什么偏偏喜欢看手抄本的?”

    盛惠溪似乎被人捉住了痛脚,她连笑都似乎不会了,“不过是……觉得别人写得不易,就算帮了写书人一把了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扬了扬眉,笑容依然亲切,“二妹妹,昆曲里一板三眼和一板一眼的规矩可不只是你一个人懂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的脸色大变,却偏偏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会呆呆的望着雪兰。

    雪兰把书放在一旁的小几上,先看向一旁的丫头们,“你们都退下去罢,我有话和二小姐说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的丫头纷纷看向她,盛惠溪这才想到周遭还有几个丫头,忙向丫头们摆摆手,房里只剩下姑嫂二人。

    雪兰也不语,只等着盛惠溪说话。

    房里没有一点声音,只有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”过了好一会儿,盛惠溪才张口说了话,“你……千万不要告诉给人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只浅浅一笑,“二妹妹难道到现在也不想告诉给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盛惠溪咬了半晌唇,才缓缓把事告诉给了雪兰。和盛信廷料到的所差无几,盛惠溪因书局的伙计又和楚云开来往起来。

    雪兰忍不住皱起眉来,“二妹妹难道真的以为楚云开是因为你大哥才舍弃你的么?”

    “大嫂!”盛惠溪的语气一重,怒容立现在脸上,“难道不是因为大哥么?若不是大哥逼着,他又岂会伤心,又岂会担心我和你们闹翻?!”

    雪兰一见盛惠溪着了恼,语气软了许多,“二妹妹,不是的。你仔细想想,你和楚云开相识多久,和你大家又是朝夕相处多久了?你更了解他们中的哪一个?”

    盛惠溪听了雪兰这话,死死的咬住了唇,“大嫂子,我知晓大哥对我好,但是楚云开对我也好,两个我都信!”

    雪兰只静静的看着盛惠溪好一会儿,丢下一句话“你大哥真是白惦记你了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盛惠溪盯着雪兰的北京,手紧紧的握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雪兰回到将军府,进了正房,看到坐在那里看书的盛信廷,微微叹口气,盛信廷就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二妹妹是个死心性,我看还是要从楚云开那里下手。”盛信廷说着,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来,雪兰走过来,看清他手上的纸,原来全是楚云开的全部经历,连他的祖籍都一一列出来。

    雪兰看了半天,发现楚云开就是独自一人,没有一丝把柄可以让人下得了手。雪兰转头看向盛信廷,“你有主意了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双眼微眯起来,“原来我只想从二妹妹这里入手好些,想来现在只能下手狠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楚云开有任何一点闪失,二妹妹都会怪到你头上,你凡事要小心才是。”雪兰想到盛惠溪的反应,倒心下有些无奈,凭白给楚云开添了把保护伞下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的手腕轻轻晃动,茶气升腾,茶水却未漫出杯子来,“险路难走,却只能试上一试了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