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八十四章 觉察

    雪兰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兵部尚侍郎,从三品,兵部掌管选用武官及兵籍、军械、军令诸事的。

    雪兰抬眼看向盛信廷的双眸时,她看到他的眸子里闪动的是彻寒的光芒。

    雪兰当即了然,苏茂谨与雪兰和盛信廷有间隙,扬贤帝怎么可能会不知晓?那么他就是故意的。用苏茂谨来制衡盛信廷,果然是个厉害的新君!

    扬贤帝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诏书这几日就会颁布?”雪兰脑中灵光一现。

    盛信廷低下头来,捧着爱妻的脸,轻啄一下,“你不必想了,诏书都拟了,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眉眼真是好看!

    盛信廷离得雪兰近,她便把他那张百看不厌的脸,又重新赏悦了一遍。只是两个人正在说正事,雪兰推开了逼近的俊脸,“我不是说这个,我在想,你说楚云开会不会……是苏茂谨的人?”

    盛信廷坐直了身子,又扶着雪兰坐了起来,才道,“我也想过,毕竟和我有过节的人并不是很多。只是我的人这几日并未发现楚云开那边和苏茂谨有什么瓜葛,”盛信廷弯起手臂来,手掌支起自己的额头来,“我在想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能让盛信廷捉不到线索的事确实不多,雪兰缄默起来,静静的想着脑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雪兰依早和盛惠溪说好的话,去了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鲁氏再见雪兰时,亲热的拉住了她的手,细细的教了她许多主持中馈的道理。雪兰谢过了鲁氏,两个人才来到德园。

    盛惠溪正由丫头扶着从正房里走了出来,她一见雪兰和鲁氏而来,扬了扬嘴角,低声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雪兰看盛惠溪脸色依然有些苍白,颈上的紫印已经被高高的交领衣衫挡了住,看得倒也不十分明显。“二妹妹是出来晒太阳罢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扶着丫头的手走到雪兰身边,“大嫂子,要不你陪我晒晒太阳罢。”

    鲁氏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雪兰,这些如同服侍旁人的事,自然不该由雪兰做。孰料,雪兰已经伸开手臂,亲亲热热的挽住了盛惠溪的手来,朝着鲁氏一笑,“母亲,不必叫人跟着了,我陪着二妹妹走走。”

    鲁氏心中一宽,笑着吩咐两个人别走太久。

    雪兰和盛惠溪走了许久,两个人都没说话。到了游廊的美人靠时,盛惠溪扶着雪兰坐了下来。盛惠溪转头看着雪兰,“大嫂子,我已经想好了,再不去钻牛角尖儿,也不去……想他了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的底气虽然是不足,雪兰瞧着她说完这一席话后,紧咬着嘴唇,似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雪兰放下心来,拿出帕子,替盛惠溪擦了擦额角的汗,“你想了好就好了,此后可不许再这样往死胡同里想了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低下头去,轻轻点了点。雪兰一见天色不早,起身笑道,“我们也早些回去罢,免得母亲惦记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依了雪兰所说,一道回了德园。

    鲁氏正在德园里等她们姑嫂,一见她们相携而归,脸上笑容由衷了起来。

    雪兰也没再耽搁,和鲁氏又说了会话,就回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雪兰临走时,盛惠溪依依不舍的拉住了雪兰的手,“大嫂子,明日你别再受累来了,在你府里好好歇一歇,待过上个几日再来罢。”

    盛惠溪很少这样关心一个人,连在一旁的鲁氏都怔了住,她不住的看向女儿,心里感叹着,女儿通过这么一次事,倒也长大了。

    雪兰答应了声好,带着丫头离开了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雪兰虽不去卫国公府,也进时常遣人过去瞧瞧盛惠溪。盛惠溪的身子好了许多,药也不用再吃了,只是很少出来走,倒真在家看起书来了。

    盛惠溪好了起来,雪兰想到了叶建彰,她遣人回沐恩侯府去送帖子。去的人很快回了来,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雪兰心头一乱,嘴上问道,“你没见到三爷么?”

    下人连头也不敢抬,“回**奶的话,见到三爷了……可是三爷说他,要忙着读书,没空来看奶奶。”

    雪兰沉默了。

    从她嫁给盛信廷之后,就和叶建彰再不是从前那般亲近了,雪兰下十次帖子,叶建彰会回绝十次,多半以温书为借口。沐恩侯府的人再没有人能和叶建彰亲厚,雪兰都不知晓该怎样和弟弟亲近了。

    洛璃最是聪明,她见雪兰一脸忧色,在一旁提议道,“**奶也好久没回沐恩侯府里了,要不哪一日回去瞧瞧老太太和大舅奶奶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却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雪兰扭身拿起手边的茶杯来,轻轻啜了一口,才道,“我便是回去了,三弟想不见我,还是不会见我的。”

    洛璃还要说话,雪兰却抬手拦住了她的话,“此事以后再说罢。刚刚去沐恩侯府的人回来带了一筐的蜜桔,说是今年庄子里自己种的,我尝了一个,倒是十分甜,一会儿你叫人给卫国公府送去半筐去。”

    洛璃答应一声,去安排人送蜜桔。去卫国公府的人回来时,盛信廷刚从外面回来,下人就告诉给夫妻二人,说二小姐没在家,又去书局选书去了。

    最近盛惠溪时常去书局,选了许多的书。雪兰转头对盛信廷戏言,“二妹妹许是要考状元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半卧在小炕上,他听了这话,眉头一蹙,问向下人,“你可听说二小姐最近常去书局么?”

    下人忙道,“听二小姐身边的人说是二小姐最近常去,有时在那里就看看书,有时候还能写写大字。”下人只当盛信廷担心盛惠溪,于是笑道,“每每二小姐去都是提前告之书局,书局专门为二小姐准备也了一间房来,有笔墨伺候着,大爷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微眯起双目,忽然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雪兰转头望他时,盛信廷已经高声唤起韩琢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有什么不妥?”雪兰相信盛信廷对自家妹妹更为了解,可是她有些不明白,盛惠溪去书局有一间雅间,还有丫头在一旁服侍着,该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