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七十五章 发现

    洛璃看了一眼在马背上笑弯了腰的雪兰,面如红布,她低着头小声嘀咕着,“那人家还不是有些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有洛璃这么一闹,雪兰更觉得轻松了许多,她勒着缰绳,招手让洛璃和南月快快上马,两匹马很快跑了起来,其中伴随着洛璃发出的阵阵尖叫声。

    才一小圈下来,洛璃开始还尖声的叫,后来干脆软倒在马背上,头都不抬一直了。

    雪兰勒住了马,从马背上跳了下来,向南月骑着的马而来。南月也勒住了马,雪兰忙上前去扶洛璃,洛璃的脸色发灰,几乎从马背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雪兰忙搭住了洛璃的一支手臂,洛璃连笑容都没有一个了,她红着眼圈,“**奶……奴婢没事……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朝着南月摆摆手,南月把洛璃抱到一旁的凉棚去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捧着一盏茶杯送到雪兰面前,皱了皱眉,“洛璃这个丫头平日里胆子也不小,我真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怕骑马。”

    韩琢在一旁闷声闷气着道,“就是练的少,多了就没事了。据说番仪长公主第一次骑马从坐上马背,一直哭到了下了马背,后来还不是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番仪长公主是启正帝的姑姑,扬贤帝的姑祖母,当年与塞北国结了亲,嫁到了那个以游牧为主的民族里去。

    雪兰是没见过番仪长公主,可是盛信廷在小时候见过一次,当年已经四十开外,儿孙满堂的番仪长公主回朝省亲,马骑得极好。和京城里常年征战的武将骑得一样快。

    雪兰朝着正背着众人,用袖子擦眼角的洛璃叹口气,“我不想洛璃再试着骑马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依你,洛璃若是觉得太难,不学也没事。”盛信廷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韩琢紧抿着嘴,脸上闪过一丝不屑。同样是女人,平日里看着洛璃也叽叽呼呼在**奶身边极有脸面的,可是到了现在,看看**奶都会自己带马了,再看看洛璃,只差没哭倒在马上,着实没出息。女人间的差异也太大了些。就这个样子,若是没有南月,只怕**奶身边都没有个急事使唤的人了。

    雪兰喝了一盏茶,和南月又骑了好一会儿的马,才离开了马场。

    雪兰坐在马车里和盛信廷说着今日的骑术,两个时尔轻声笑着,时尔柔声低语,马车缓缓的便进了京城的城门。

    雪兰挽住了盛信廷的手,嘻笑道,“相公,我想吃焦锤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马上想到当初自己在一井书局的后街抢了雪兰焦锤的事,他噙着笑吻了吻雪兰的面颊,“怎么?还记得我抢了你焦锤的事呢?”

    想起当初他那股厚脸皮状,雪兰笑意更浓,“我到现在还恼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赔你焦锤可好?”盛信廷捏了捏雪兰的粉面,扬声吩咐车夫,“去一井大街的后街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去华寺街和清寺街可好?华寺街有茶楼,清寺街有酒楼,清寺街的街口还有许多小吃和小玩意儿,那里最为热闹。”

    清寺街……

    雪兰想到了邵虎山在家门口被人打了一顿的事。

    “盛子晏,我来问你,当年,我还未嫁你时,可是在一清寺街的后巷看到邵虎山被人打了,是不是你让人去的?”雪兰斜倪着盛信廷。

    盛信廷不由得一笑,揽着雪兰肩头上的手指挑了起来,抚向她的下巴,被雪兰按了住,“说话便说话,动手动脚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喜欢……”盛信廷低低的笑着,清了清嗓子才又道,“你那天在窗口不是看得极清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窗口?你当时在哪?”雪兰分明记得,那条街已经是后巷了,对面也没有什么茶楼或是酒楼,那么盛信廷是在哪呢?而且还知晓她躲在窗口,这么说来,他自然也是看到她射弹丸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低下身来,咬住了雪兰的耳朵,“我在离你不远的茶楼里,邵虎山那样害了兰溪,我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,可是他这样的小地痞实在不值我派人去要了他的命,教训一顿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歪着头,躲着盛信廷口中的热气格格直笑。盛信廷的声音更加温柔,“只是不知晓是哪一个躲在那里帮我们人一个忙的,而且弹弓打得极准呢。**奶,那个人是谁呢?”

    雪兰伸出粉白的手掌,挡住了盛信廷逼近的唇,他便顺势吻在了她的掌心。雪兰的手指微屈,整个小手掌扣在盛信廷的嘴上。“我这么帮着盛大人,这次的焦锤要盛大人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”盛信廷不由得失笑,“我陪我自己的媳妇出去,难道还要媳妇出银子不成?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坐在马车里说笑着。

    到了清寺街的街口,雪兰和盛信廷下了马车,两个人牵着手向清寺街里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走停停,停停买买,买买吃吃,没一会儿,南月和洛璃的手上就提了许多的黄纸包。

    雪兰拿着手上的焦锤,递到盛信廷的面前,“相公,来吃一口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一笑,把焦锤吃了一口,随后夫妻二人相视一笑,肩挨肩走向清寺街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小巷,雪兰向后望去,她望向后面挂着脸谱竹灯的地方,问盛信廷,“那是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戏园子,”盛信廷又望了戏园子的后院,“不过看着今日挂竹灯,应该是楚云开来唱戏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里最大的角儿楚云开,他所到之处,很早就会有人去排着听戏。雪兰听说楚云开相貌英俊,也受京城里的贵妇和小姐的追捧。

    “你要听戏去么?”盛信廷问雪兰,雪兰挽着盛信廷手臂笑,“楚云开哪里有我自家的相公好看,我才不要去看他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笑了起来,夫妻二人挽着手就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忽然,盛信廷身子一顿,他没有走,定在原地,看向戏园子的后门。雪兰见盛信廷没动,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去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蛋青色褙子和水粉色湘裙的女子在戏园子后门旁的马车边,她身边跟着一个小丫头。女子一脸羞红,正向马子里的人说着什么话。女子的嘴角扬着赧然的笑意,手指上的帕子被她绞成一团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