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六十六章 带离

    董众是跟过来的管事,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,行事极为果断。

    虽也有些心理准备,雪兰的脸到底还是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董众答道,“听说是五更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雪兰蹙着眉又问董众,“国公爷有没有说现在谁来监国?”

    董众摇摇头,“没说,不过国公爷让奴才给奶奶带个话,说大爷此时定然忙得不得了,有什么事,让奶奶找国公爷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雪兰半晌不语,董众试探的问向雪兰,“要不……奴才让人去宫门那边探探消息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雪兰马上摆手说道,“让府里的人不许随意出入,这几日连出去买东西都不许,可着家里的吃。”

    董众忙答是,雪兰这才抬手遣出董众,可她的眉头却没有舒开过。

    王嬷嬷等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雪兰的异样,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雪兰。

    雪兰似乎感受到众人的目光,她抬起眼来,看着眼前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王嬷嬷是叶世涵赏给自己的嬷嬷,一直忠心耿耿。洛璃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南月功夫了得,又是盛信廷的心腹,救过自己。就连门外的喜鹊,都是自己最看好的丫头。

    现在让她抛下这些人,就这么坦然的离开,她实在做不到。

    雪兰忽然一笑,一扫脸上的悲愁模样,她眼望几个人,道,“虽是大爷那边在忙,到底是男人的事,关我们什么事呢?我不许大家出去,我们却可以在家里乐,一会儿我们就去后院看看李妈妈种的菜去,捡什么长得好的,结出东西的秧子,就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洛璃看向王嬷嬷,王嬷嬷明显就是一怔,她立刻也笑了起来,“奶奶说得是,我们这就收拾一下去后院。”

    洛璃也笑着称是。

    唯有南月,眉头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雪兰站起了身,向外走去,还未到门口时,只听身后有人低语,“奶奶,奴婢对不住您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心头一惊,正要回头,却觉后颈一阵酥麻,她只觉得眼前的一黑,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雪兰再醒来时,只见自己躺在一张雕花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雪兰闭了闭眼,猛然又睁开了眼睛。眼前没一处是熟悉的,陌生的帐幔,陌生的房间,陌生的桌椅。

    雪兰坐起身来,掀被下了床。

    房门就在这时打开了,南月端着一个茶杯走了进来,见雪兰起了床,把茶杯放了下来,不待雪兰说话,南月就跪在雪兰面前。

    “奶奶,奴婢该死!对奶奶下了手,可是奴婢也是没有办法。”南月并不抬头,一直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雪兰闭了闭眼睛,看向窗外,“这里是不是大爷城北的宅子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南月倒也不再隐瞒。

    “是大爷交待给你的事罢,让你带着我离开?王嬷嬷和洛璃也是知晓的,是么?”雪兰也不看南月,只望向窗外的一片新绿。

    “是大爷交待给奴婢的,王嬷嬷和洛璃并不知晓,是后来奴婢告诉给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站起身来就朝门外走,南月以膝而行,一把抱住了雪兰的双腿,声音也变得尖厉了许多,“奶奶!好不容易把您带了出来,您现在若是回去,您可想过会不会辜负了大爷的苦心?会不会辜负了王嬷嬷和洛璃的苦心?奶奶,您若是平安,我们都安心。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们也活不得!”

    南月的最后一句话叫雪兰的身子一僵,她好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南月见雪兰不动,又继续说道,“现在的情行我们都不知晓,许是等上小半日,大爷就会来接您呢。您只须等上些时候,到底要如何走下一步,还要等消息啊。”

    雪兰深深的吸口气,抚开南月的手,颓然的坐在一旁的榻子上。她合上眼,眉头微蹙,脸上的倦色再难遮住。

    南月站在一旁,攥着拳头,望着榻子上的雪兰。此时的雪兰是南月跟在她身边,所见到最脆弱的一次。南月看着看着,就想到了被秋风席卷着的摇摇欲坠的黄叶。这样的雪兰让南月心疼,更让她恨起自己来。自己竟然帮不得雪兰一个忙去。

    南月默默的在雪兰身边立了一会儿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雪兰闻到菜饭的香味。只是现如今这股香味,再难勾出雪兰任何的食欲。

    雪兰轻唤一声南月,南月急忙进了来,“奶奶,我正给您熬些粥喝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靠在榻子上的雪兰摆摆手,“我什么也吃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南月不语,低头出去一会儿,到底端进了两样清菜和一碗粥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”南月轻声劝着,“好歹您……”

    不及她说完,雪兰把身子转向里面,南月的话再难出口。

    雪兰不吃饭,南月自然也没吃,两个人相对一坐就是坐了一日去。这期间,雪兰吃喝了一壶的茶水。

    天渐渐的黑下来,雪兰的心也似随着那日头,一点点的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是住在城北的空宅子里,南月不敢点灯,怕引人生疑,雪兰更不想点灯。到了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时,雪兰长吸一口气,原本还有些期许的眼神里,渐渐被悲恸代替。

    黑暗里的雪兰,长长的指甲握在掌心里,深深的扎在一片柔软的凝脂中,她却依然不觉得疼。

    若是真疼的话,那么此时她的心,比手掌上的肉会更疼。

    雪兰一直盯着院子里,月光落在清寂的当院中,似撒了一道悲凉,本就沉静的院子,显得更加清冷了。

    月凉了,人的心也跟着凉了。

    到了午夜,雪兰依然倚在临窗的小炕上,不曾睡眠,也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三更的更鼓刚敲完,突然,宅院的大门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随着那一声急似一声的拍门声,雪兰的心忽的一提。这个时候敲门,而且还是这般急促,让雪兰分辨不出门外之人到底是盛信廷,还是寻到这里的官兵。

    黑暗中雪兰看向身边的南月。南月是习武之人,眼力比寻常人都要好,她朝着雪兰摆摆手,轻手轻脚的出了正房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感谢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