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六十五章 今生最爱

    雪兰听了盛信廷的话,呆了住。

    是不是就是说……极可能宫里发生些事?

    雪兰拉着盛信廷的手更紧了些,“有可能……宫变么?”

    若是宫变,做为左骁卫上将军的盛信廷必然要有个抉择,而依皇上现在的态度,拥立太子是盛信廷该做的事。可是雪兰不相信淳亲王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雪兰的心犹如被人生生的提了起来,拥立太子,才是遵启正帝的正途。而盛信廷一直都很讨厌现在的太子当初的顺亲王。可是,淳亲王虽有谋略,却不是东宫,想拥立淳亲王视同谋逆。此时,已经不允许盛信廷再中立下去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小心!”想清楚自己的男人处在什么样的位置时,雪兰忍不住红了眼圈,心头上千言万语的叮咛,最终化成了一句话,而她的心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低下头来,吻着雪兰的前额,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从容,“我今日回来只是告诉给你个中厉害,而且,”盛信廷的话声一顿,声音低得如耳语,“我在买这宅子时,在书房的书案下建了一条地道,只须撬开两块青石板就能下去的地道。不过通得并不远,只到城北的一处宅子。那处宅子也是我的,明早你就带着南月躲在那边去,等我接你。若是有什么变故,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一沉,“你先住在那边,待平息些,再趁乱出城,不要再回京城来。”

    雪兰的手指深深的陷入盛信廷的掌中,这是他一次感受到她带给疼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会走的!”雪兰的声音虽低,却比任何时候都坚决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走!”盛信廷的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,“正因为你不是普通的女子,我才敢把这些话告诉给你。你出了城,我才能安心,父亲那里到底有国公的身份,不管谁当新君,太后还在,都不能把他怎么样,最多是削了爵位。可是你不同,你是我的妻,我们又分了府,谁要是拿了你来要挟我,我连回手的力气都将没有了,你懂么?!兰儿,我不是在和你商量,我是在给我们留一条退路!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话句句都砸在雪兰的心上。

    什么退路,这分明就是他给她留的活路!

    雪兰身子微微颤抖起来,泪水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她的男人,在大难临头,依然惦记着她;她的男人,早已筹划好了诸多的一切,已经替她想好了最终的退路;她的男人,在生死存亡关头,在他和她的命之间,选择了保她的命!这就是她的男人,她为拥有这样的男人感到自豪!

    雪兰垂着的头到底还是点了下。

    她也要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盛信廷松开了拥着的妻,微微笑说,“其实这都是最坏的打算,也许不必如此。不过,你还要准备好了,明早把消息给父亲捎过去之后,你就带着南月去城北的宅子里。”男人说着,又加了两个字,“等我!”

    雪兰重重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盛信廷似松口气,他把她鬓角的长发别在她的耳后,“我回来就是给你报一声平安,我现在马上要回去了,宫里离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雪兰亲自拿起放在一旁的大氅,帮着盛信廷披了上。雪兰的每个动作专注又认真。

    待帮盛信廷披好了大氅,雪兰在他的身后,望着身姿挺拔的男人。高大的身材,宽厚的肩膀,挡住了面前的烛光。他的腰身挺直着,就如同帮她挡住迎面而来的任何急风骤雨。

    雪兰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,是感动夹着心疼,又有一丝替他而升的悲凉。她伸出手去,从他身后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也曾温柔相对,也曾嘻笑怒骂,也见过她,柔情似水,也见过她,毅然决然。而是在此时此刻,她就在他的身后,他能感受到从她手臂传过来的力度,那是一片紧紧叩着的温暖。

    盛信廷的身子还是一僵,她怕是已经有了打算。果然,女人柔弱的声音就在背后传了来,“夫君……你若殉国,我便殉夫!”

    “听话,你要好好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什么甜言蜜语在此时都显得那么苍白,他用行动告诉给她——你,是我今生的最爱!

    盛信廷吻住了雪兰的双唇,有力而缠绵,似乎给了她一份交待的决心。

    雪兰缓缓合着眼,享受着他带给她的甜蜜。

    真好,就这样一直下去罢……

    雪兰是舍不得把眼睛睁开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儿是几时离开的,雪兰都只要合着眼,直到她的身上微微凉时,雪兰才睁开眼。

    眼前的门已经半开,一阵清风正吹向着她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雪兰的眼泪肆意落下,她心里却在安慰着自己:终于忍到他离开时,她的泪才敢落,她是最不能让他牵肠挂肚的……

    一夜风凉,雪兰倚着迎枕在小炕上看书。

    王嬷嬷来劝过,雪兰是淡笑着答她,“我也睡不着,索性看些书,倒能打发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不知晓出了什么事,但是猜想盛信廷今晚不会回来,她要坐在一旁陪雪兰。雪兰就打发她回去歇着,雪兰的理由更能说服人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要补觉,嬷嬷不休息好了,怎么帮我打理府里的事呢?”

    王嬷嬷竟然被她说了住,她轻轻叹口气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洛璃也要陪雪兰,被雪兰同样打发走了。只有南月在雪兰身侧,南月说,“**奶,我陪您,明早我再去补觉也是使得,不然大爷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雪兰想了想,到底点了头,主仆二人,一个坐在小炕上,一个坐在锦杌上,一个看书,一个做女红。一夜竟然也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辰初时分,雪兰刚用过了早膳,董众就来到了正房门外,他催着丫头要见雪兰。

    雪兰心头一紧,忙让人叫董众进了来。

    董众一进门,雪兰就把丫头们打发出去,门口留着南月和洛璃守着。董众这才敢说话,“您吩咐过早上去给国公爷送信,奴才刚刚去过了,卫国公也知晓这边的消息了,奶奶放心。奴才来是要告诉给奶奶,卫国爷说皇上驾崩了!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5555,求心疼大盛和大兰子,求心疼小舍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