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六十一章 请封

    夫妻两个玩笑了一阵,盛信廷到底在雪兰的唇间缠绵许久,才放了她。雪兰唤进来丫头,吩咐摆上晚膳。

    书轩的晚膳还没摆上来,腾铃阁那边就遣人来请盛信廷夫妻过去。盛信廷抬头看着笑容嫣然谢过鲁氏那边的雪兰,站起了身,“这个时候忽然叫我们,该是有事。”

    雪兰回首一笑,上前来挽住了盛信廷的手臂,一头青丝贴着盛信廷的臂轻轻一蹭,“大爷,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笑着拧了拧雪兰的脸颊,夫妻二人出了书轩。

    到了腾铃阁时,小丫头帮着二人打开了帘子,一进房门,雪兰就觉得屋里的气氛有些不对。正座上的卫国公和鲁氏脸上皆没有一丝笑意,一旁垂首侍立着二爷盛信炎。

    卫国公盛泽润见雪兰夫妻给自己见礼,只嗯了一声,眉头微拧,语气极淡。这是从雪兰嫁进来之后,从没见过盛泽润这般冷淡。

    倒是鲁氏,先微微笑着,才把话说了,“苏家来了人来,说了一些话……”

    盛泽润的眉头皱得更紧,他瞥了坐在一旁的妻一眼,闷声道,“廷哥儿夫妻又不是外人,有什么话你照直了便是。一家人还要掖着藏着,成什么话!”

    鲁氏一怔,脸色当即不正常的红了起来。在新嫁入的媳妇面前,盛泽润就这样下了她的面子,不知道是他心情真不好,还是拿她做伐子。

    可是,盛泽润可以这样,鲁氏却不能露出什么不快来,她的面色依然如刚刚,好声好气着继续说道,“苏家人来,我瞧着是受了太后之意,想让咱们家向皇上提亲,为你二弟求娶雨阳公主。”

    原来皇上还真有让盛信炎尚公主的意思,难怪卫国公会脸上有不喜之色,他是心疼长子。

    雪兰不语,这样的场合,无须她去说什么。

    盛信廷缓缓开了口,“母亲,二弟只是进士,按道理说,求娶公主的资历尚浅,儿子觉得,不如请封二弟为世子罢。”

    鲁氏的双眼极快的闪过一道光芒,马上她的眼中又恢复了平静,她转头看向盛泽润,盛泽润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盛信廷又道,“父亲母亲,儿子是这样想的,我现在已有左骁卫上将军一职,按道理来说,早该有自己的府邸,我也早该分府出去。而二弟是嫡系,嫡庶有别,世子之位,早该由二弟来袭了。二弟从此为驸马,资历怎好太过浅薄了。若是太浅,对天家也是种怠慢了。父亲母亲也不必太过犹豫了,请封二弟,是最好不过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抬起眼来,看着面前的长子,也不提请封一事,直接问上了分府之事,“你要分出去?”

    盛信廷微微一笑,“儿子早晚都该分出去,而且将来二弟若是尚了公主,府里便不只是卫国公府了,也会被说成公主府。父母亲也该想着天家的颜面才是,我这边只要不离家里太远就好,时常来向父母请安也方便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”盛信炎开口说了话,“我不想把你挤走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拍了拍盛信炎的肩头,“哪有什么挤走之说,你想想,我早晚都要分出去的。倒不如早分出去,让你嫂子也学学管家。”

    正厅的几个人都不再说话,而把目光都看向了盛泽润。

    盛泽润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问盛信廷,“你想什么时候分府?”

    “等二弟的亲事定下来,我就分出去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的眉头拧得更紧,那两眉间的川字高高耸起,“就这么定下来罢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端起茶来,盛信廷和雪兰便告退出来。

    雪兰和盛信廷走到回书轩的小径上,盛信廷从一旁的桃树上,摘下两朵并蒂开着的花来,轻轻的别在雪兰的鬓角旁,“我早看好一处宅子了,改天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雪兰很是吃惊,她没想到盛信廷竟然早做好了准备,“是什么样的,在哪里?”问过雪兰又盈盈一笑,“我一直以为你是不愿意搬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扣住了雪兰的手,“我虽也舍不得父亲和弟妹,可我到底是长大了,难道还一辈子不走了?卫国公府在母亲眼里早该是二弟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不语。

    盛信廷是长子,偏偏是庶出,想来这么多年来,鲁氏心里是极不甘的,她一定认为是盛信廷抢走了原本属于盛信炎的一切。从今日的态度就不难看出,鲁氏是有多希望盛信炎被请封,盛信廷和她搬出卫国公府去。

    那一晚,在床榻间,盛信廷搂着雪兰的肩头,说道,“只要二弟和雨阳公主定了亲,我们便即不是太子的人,也不是淳亲王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不懂朝堂上的事,听盛信廷如此说,她扬起头来,“雨阳公主不是不是秦贵妃所生,应该是太子的姐姐,若是亲近,我们该和太子更为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外人眼里,”盛信廷挑起了雪兰溢过来的长发,呼吸着发间的清香,“不管在皇上还是太子、淳亲王的眼里,我都是中立着的。雨阳公主是我的弟妇,而淳亲王是我的连襟,我该帮哪个,不该帮哪个?”

    雪兰怔了好一会儿,才想明白个中曲直,她不禁失声道,“难道……这是皇上的意思?”

    盛信廷低头吻了吻雪兰扬起的红艳艳的双唇,喃喃低语,“你怎么就这么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好半晌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皇上大概是对太子还有许多的不放心罢。

    雪兰身边的那人却看不得怀中佳人的失神,他扳过雪兰的肩膀,使其双目对上他的双眸,“和我在床上,你却表现得魂不守舍的,难道不知道你夫君瞧着心头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些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还不及说完,就被盛信廷吻了住。

    从成亲以来,盛信廷就似恋上了雪兰双唇间的香甜,时常喜欢吻她。雪兰从从前的惊慌无措,慢慢到了习惯,享受这种亲昵。

    她的手不知不觉就攀上了他的脖颈,他欣喜若狂,早把刚刚的话抛到九霄云最深处去……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