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五十九章 亲临

    皇上的龙辇缓缓的抬到冠秀殿时,秦贵妃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几日秦贵妃其实是很高兴的,皇上在病中,忽然下诏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。秦贵妃在欢喜之余,开始为儿子谋划起来。

    淳亲王是太子最大的宿敌,秦贵妃马上想到让太子想着法子把淳亲王除掉。若是想着现在除去让皇上看着不好,那就把淳亲王挤到一个死角,就算皇上百年之后,也敢叫淳亲王翻不了身!

    秦贵妃把话悄悄的传给了顺亲王,顺亲王也有自己心里的打算。刚刚立为太子,他不想做出一丁点的事让皇上对他生厌。前太子的事,他可始终都记着。

    秦贵妃也觉得太子的想法对,没再阻拦。她把目光又注意到太子的婚事上。若是有未来的岳家帮扶,太子这个位置不就更稳了么?

    秦贵妃还没想好让太子和谁结亲,皇上就来到了冠秀殿。

    皇上病情加重的事,她不是不知道。在病中皇上竟然动用了龙辇来冠秀殿,秦贵妃心里着实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待她迎到冠秀殿门时,启正帝的龙辇已经到了殿门前。

    秦贵妃疾走几步,还未到龙替前,就听得帘子里面传过来极压抑着的咳嗽声。帘子被一旁的小太监挑了起来,夏周和另外一个小太监扶着启正帝缓缓的从龙辇上走下来,他手上握着一块帕子,帕子按在他的口旁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秦贵妃看到启正帝已经瘦得两腮深陷,因为消瘦,他的眉骨显得又高又突兀,双眼突着,没了往日的清雅,倒有几分凶戾。

    秦贵妃忙低下头去跪倒施礼,启正帝淡然的嗯了一声,向冠秀殿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秦贵妃跟在启正帝的身后,一路走进了正殿。

    夏周扶着启正帝坐在正殿的正座上,启正帝又咳了两声,才放下了帕子。

    秦贵妃垂首上前,声音极轻,似乎怕惊了启正帝,“陛下身子不好,怎么还亲自来到臣妾这里了,有什么话叫小太监来说给臣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启正帝的目光从手上洁白的帕子,缓缓抬起,落在面前的秦贵妃身上。先是脚,随后是腿、身上、最后直直的看到秦贵妃的脸上。

    秦贵妃原本就是半垂着头,她虽看不到,却感觉得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身上。秦贵妃并不敢抬头,只望着自己的双手,心虽跳成了一个,就如同往日一般自如。

    启正帝的声音是过了许久才传来的,就那么一个你“你”字,却如同劈在天空的一声惊雷,秦贵妃虽极忍着,却依然肩头一缩。

    “……很好!”启正帝的声音一顿,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秦贵妃更不敢抬头,只牵了牵嘴角,“不知陛下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启正帝咳嗽了起来,几声之下,他似强压着那阵阵想咳的**,只把帕子堵在嘴旁,几息之后,他无声浅笑,也不答秦贵妃的话,目光从秦贵妃的肩头,一直望向冠秀殿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刚入宫,不过是小小才人。朕爱你那恬静又果断的性子,赐你冠秀殿。在你封为贵嫔时,朕命人在这冠秀殿外住上了许多的梅花。宫里才会有梅香园之说。”

    启正帝的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是什么弦外之音。而跟随他多年的秦贵妃心头猛的一跳,皇上这个态度……绝非像是要和她叙旧!

    秦贵妃勉强让自己笑容自然着,“臣妾能有今日,全是陛下恩赐。”

    启正帝听了这话,忽然笑出了声来,由于他笑得急,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贵妃听了这笑声,隐在袖子里的手不由得握紧了。今日……!许是她的一道劫难……

    “朕的爱妃哟,你还记得朕的恩赐便好了。”启正帝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,笑容渐渐敛了去,“你可能不知晓,其实,朕只想回到你刚入宫时,朕眼前还时常浮现出你那时的清丽动人。只可惜……一切都过去了,再不能重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秦贵妃再难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她脸色苍白着,双唇都抖动了起来。她看向启正帝,却发现启正帝并未看她,他正扬着头,靠在正座上,脸向上着,没人看得清他眼里流弋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光。

    “臣妾……永远是您那时的才人……”秦贵妃越来越害怕起来,她不由得当着启正帝的面,表起自己的忠心来。

    启正帝的头就在这时低了下来,正瞪向秦贵妃的双眼。那是一道狠戾之色,是摄人魂魄的一道光。秦贵妃终于知道,什么是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。就连启正帝的眼神,都不是秦贵妃能与之对视的。

    秦贵妃慌忙中低下头去,启正帝就在此时,开口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晓我为什么忽然就病了么?”

    秦贵妃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启正帝忽然间慵懒的靠在椅背上,身子缩在正座上,“因为张吉安给我下了慢性的毒药。”

    秦贵妃大惊失色,几乎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吉安……!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来?!他是被自己收买了不假,可是他做出这样的事来,自己是一点也不知道的!

    “陛下!”秦贵妃有些发急,张吉安是皇上贴身的大太监,是皇上从小到大的奴才。他现在弑君的罪名肯定是坐实了,秦贵妃害怕张吉安会咬出她来。“这……这张吉安着实大胆!杀了他千次都不解恨!”

    “张吉安不是你的人么?”

    秦贵妃最害怕的事,到底让启正帝问出来了。秦贵妃刚刚还存着一丝侥幸,现在她整个人都如同堕入冰洞里一样,周身生寒。

    秦贵妃快速的想着对策,当前可有不承认和张吉安有任何瓜葛才是,不然自己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!

    “陛下,”秦贵妃带着哭腔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臣妾冤枉啊!臣妾怎么会他有牵连呢?!”

    启正帝的脸上不见一丝表情,“爱妃,我也知晓你冤枉,张吉安其实是谨王的人。”

    谨王,是皇上的皇叔,先帝的一个弟弟。人虽有才华,却想着谋逆造反,最终让启正帝给处死了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