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五十五章 暗隐

    雪兰从没留意到蜜饯上,经盛兰溪这么一说,她才看到,果然蜜饯似乎和别处的不同,单单是色泽就可见光亮诱人,瞧着就知晓不是普通之物,更不用说味道了。

    雪兰只得用饮茶来遮住自己轻笑的双唇。

    从吃果子到用午膳,盛兰溪一个劲的在说盛信廷偏心。这个比自己那里的好,那个也比自己那里的好。

    雪兰听得腻了,歪在小几上拨花生,“行了行了,戏做多了就不像了。子晏待你那么好,书都帮你亲去挑去,我就不信他没给你买?”

    盛兰溪似乎被人点中了要害,先心虚的笑了两声,才信誓旦旦着道,“不过那个厨子可确实是大哥费力请来的,你可不能不领我大哥的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,”雪兰笑着答应下来,“你且放心罢,我会领他的情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在雪兰这里又闹了一会儿,就回自己的园子去了。

    雪兰待到盛信廷回来用罢晚膳后,才悄悄的把心里话问了出来。盛信廷似乎早料到雪兰会问一样,他挑起眉来,转身笑道,“你难道今日没问大妹妹么?”

    雪兰扭身一笑,用帕子轻轻的擦着刚洗过的长发,“我没问大妹妹,关于你的事,我只想听你一个人说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走到雪兰的身旁,在铜镜里看着雪兰光洁的脸颊,抬起手臂就把雪兰抱到床上去了,吓得雪兰惊呼了一声,“好端端的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搂着雪兰靠在床头,“兰儿,你对我的信任,让我觉得待你便是最好,也不够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安静了下来,倚在盛信廷的臂弯里听他娓娓讲起他生母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从没见过我娘,我娘生下我之后就亡故了。我其实知晓得也并不多,只知道我娘是个穷苦人家的女儿,父母双亡,被族人卖去青楼,在半路上我娘被过路的父亲买了下来。后来,当时父亲还未娶母亲,就把我娘带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说着,低头吻着雪兰的青丝,“你是不是在想,按道理说,父亲该顾忌着母亲,信炎该比我大是么?”

    雪兰不语,指尖轻轻摆弄着盛信廷修长的手指。盛信廷看着眼前如削葱般的手指,心头微荡,“其实这就是父亲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的原因……本来,这事我不该说给你听,这也是我长大后父亲才告诉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听出盛信廷话语中的一丝苦涩,她不由得抬起头来,只见盛信廷的头微微转向一旁,目光落在不远处托泥香几的足脚上。

    雪兰的心一沉,这其中大概有些令人不耻的事,所以盛信廷也觉不能正视雪兰。雪兰原本摆弄着盛信廷的手,忽然一转,扣住了盛信廷的手指,“其实,我并不想知晓此事。发生过的事,都已是过去了,你我都没那个本事去改变过去的事,倒不如好好想想未来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胸口半松过,手指也不似刚刚那般僵硬。雪兰捏着盛信廷的一根手指,轻轻的摇了摇,“回门的事,还是你来打理得好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故意避开了秦氏的话,提到回门的事上,盛信廷心里是感激雪兰的。他笑起来,“我定然不会丢了盛**奶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怪你从前送的东西太好了,”雪兰嗔了盛信廷一眼,“这次回门拿得礼薄了,显得对他们怠慢了,若是厚了,我们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刮了雪兰的鼻尖一下,“才嫁过来,你就心放在我这边了?不愧是我娶进来的贤内助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再不拉秦氏的话,说起回门的礼单来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雪兰发现盛信廷不再说话,她转过头去看时,盛信廷正支着头望着自己。他的眼里全是化不开的浓情,叫雪兰双腮瞬间染上了红霞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雪兰推了盛信廷一下,动作是极轻柔的,盛信廷的身子连晃都没晃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你……”盛信廷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来,“很美。”盛信廷说完,身子靠了过来,头抵在雪兰的额头上,四目相对着。

    雪兰在盛信廷的双眸深处似看到一团刚刚燃烧起来的火苗,似乎为了迎合昏暗的内室,他眼中的火种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“**奶,时候已经不早了……”还不待雪兰回他一句话,盛信廷已经抬手旁小几上的灯罩拿了起来,极轻的噗了一声,内室暗了下来。只有外室浅浅的烛光映了进来,给本就暧昧的内室,添了些许柔情。

    在这片柔光里,盛信廷擒住了雪兰纤细的腰肢,声音喑哑低沉,“兰儿,我知晓你的好……我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靠在盛信廷的胸口,听到那一声声有力的心跳声,轻轻一笑,“我却是什么也不知晓的,你别把我想得太聪明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雪兰的身子已经被盛信廷横着抱起……

    芙蓉帐子挡住了两个人的身影,烛火似乎也识趣的暗淡下去了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雪兰送走了盛信廷,就去了腾铃阁。夫人鲁氏刚刚用膳,鲁氏见雪兰带着丫头进了来,笑道,“你来得倒巧,坐下来一道吃些早膳罢。”而鲁氏身边一个妇人,却是雪兰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妇人着柳绿色的紧袖衣衫,外罩一件黛色的吉祥纹褙子,梳着一个平髻,头上不过插着一支金凤。若说是嬷嬷,她却年轻了许多,若说是主子,她的穿着实在太过简朴了许多。

    妇人正在一旁盛着汤,汤盛到了半碗,妇人麻利的把瓷勺放在碗里,一并捧到鲁氏的面前。

    鲁氏指了指面前的桌子,妇人才把碗放了下来,一转身,又退到一旁拨起玉碟里的蚕豆。

    看着她动作熟练,绝非第一日服侍鲁氏。雪兰更加怀疑起妇人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鲁氏见雪兰看着妇人,笑了笑唤过了妇人,“柳姿,快来见过廷哥儿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被唤过来的妇人,疾走两步,给雪兰施了礼。鲁氏在一旁笑着解释着,“这是段姨娘。”

    雪兰马上想起盛兰溪的生母,鲁氏的丫头被抬举为姨娘的事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