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五十一章 恩爱

    一声轻极的布帛噗的落下声,雪兰的手僵在了半空中。一道轿帘,隔开了雪兰和叶建彰,轿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吹奏声,再也听不到叶建彰的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雪兰咬着唇,感觉着轿子被人抬了起来,她的泪水再次夺眶。

    沐恩侯府是她的娘家,这里有许多怠慢她之处,也有许多叫她回忆之处。说来说去,这里都是她的根。

    花轿晃晃悠悠着,雪兰拿出帕子拭掉了泪水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花轿停了下来,轿帘被人撩了起,喜婆嘻笑之声传了来,“**奶,奴婢扶您下轿了。”

    一双手就搀起了轿中的雪兰,雪兰随着被人扶起,跟着来人在敲乐声中下了轿。从撒谷豆求吉利,到拜堂,再到与盛信廷牵巾、拜天地、撒帐、合髻之仪,雪兰都是任由别人扶着,她觉得自己傻傻的如只提线的皮影,往哪边走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待宾朋退去,新房安静下来,雪兰才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洛璃悄声在一旁说,“**奶,要不奴婢给您找杯茶喝罢。”

    南月的笑声虽极轻,却传了来,“你改口倒快。”

    雪兰抿唇微笑起来,好在红盖头挡住了她的脸了,不然几个丫头就该看到她羞得满面通红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洛璃在那里还在争辩着,“那怎么了?反正一会儿大爷回来,我们也要当着他的面这么叫的,难道还要叫成小姐和姑爷不成?”

    南月只低低的笑了几声,外面就有脚步声传了来,“哪个姐姐是跟着**奶的洛璃姐姐?”

    一个似乎极轻的声音传了来,听着便知是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洛璃忙答了一声,那个小丫头又道,“大爷让我来告诉姐姐一声,他在前面陪着宾客,让**奶先歇歇罢。”

    洛璃谢过了报信的丫头,待人走后,转身笑嘻嘻的对雪兰道,“**奶,您可听见了?大爷还是惦记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红盖头下的雪兰低低的说了话,“我若不是盖着盖头挡着我的嘴,且又嫌口水沾在盖头上,我就啐你一脸口水去。”

    南月几个丫头再也撑不住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王嬷嬷一面笑一面提醒着几个丫头,“都小点声!这里可不是咱们兰园,仔细让府里的人笑话了去。”

    洛璃和南月等几个丫头的声音低了许多,随后几个人也不似刚刚那般紧张了,声音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到了日中时分,盛信廷回了来,他先拿着称杆挑开了雪兰头上的盖头,雪兰这才抬起头来。只见面前的盛信廷穿着一身大红的喜袍,腰上系着配着玉的腰封,欺霜赛雪的肌肤被火炭般的红衣衬得脸色更加白晳。看惯了他穿黑衣或白袍,没想到他穿红衣也这般俊朗,雪兰不由得看直了眼睛。

    盛信廷把称杆交到一旁王嬷嬷的手上,挑了挑嘴角,打趣起雪兰来,“你大概是第一个成亲还直勾勾的盯着新郎看的新娘子罢?”

    雪兰抿唇笑着,把脸扭向一旁,“若是旁人叫我看,我还不稀罕呢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张大了眼睛,一个劲的朝雪兰打眼色,雪兰却犹如没看到,王嬷嬷替雪兰捏了把汗。这才刚刚嫁过来啊,自家主子怎么就敢这样和姑爷说话了?

    令王嬷嬷意外的是,盛信廷一点也不恼,他走到小几旁,先倒了杯茶,拿着茶杯,一直送到坐在床上的雪兰面前,这一举动差点把王嬷嬷吓得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王嬷嬷再瞧雪兰,大大方方的接过了盛信廷手上的茶杯,抬眼向他一笑,道了声谢,接着就喝上茶了。

    王嬷嬷一口气窒在胸口,心里懊恼起来,当初应该对小姐再严厉些才对。

    “你可累了?”盛信廷挨着雪兰坐在床上,雪兰摇摇头,把茶杯放到洛璃手上,王嬷嬷见两个人双双坐在喜床上,忙带下去了丫头。雪兰这才道,“不累,倒是你,是不是还要去前面去陪着客人饮酒?”

    盛信廷抚了抚交领的喜袍,点了下头,“是啊,所以你一会儿不必等我了,早些睡罢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,”雪兰笑着瞥了盛信廷一眼,“我等你回来,你心里知晓我等你,也就不能多喝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觉得雪兰今天真是漂亮极了,他忍不住生了逗弄她的心思,身子凑到雪兰身畔,声音也低沉了许多,“你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雪兰马上想到王嬷嬷悄悄讲给她的夫妻间的闺事,脸通红一片,扭头见盛信廷一脸促狭的笑意,雪兰红着脸啐了他一口,“呸!”

    盛信廷揽住了雪兰的腰身,笑意更浓,声音都有些发哑起来,“你想什么呢,不妨告诉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青天白日的,盛信廷竟然搂住自己不放,才进门第一日,雪兰只怕落得卫国公府里的人的诟病。

    雪兰双手抵着盛信廷,脸扭向一旁,“别……丫头们全在外头!再有……叫府上的人瞧见了,我还如何做人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狠狠的吻了雪兰的鬓角一下,才松开了她,“一会儿把头上戴的都拿掉罢,此后你就是这院子里的女主子,不必太过拘束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点头,盛信廷起身出了去。

    盛信廷走之后,雪兰果然把头上戴着的沉重的钗凤摘掉,连衣服也换了身家常穿的轻便之服。

    日头向西时,厨房那边送来了汤羹,送汤羹来的婆子十分殷勤,“大爷的吩咐过了,这几日半冷不冷的,叫奴婢做些养脾胃的晚膳给**奶送了来,奶奶尝尝可否合您的胃口,若是不合,奴婢一会儿再去做。”

    说着也不走,只等在一旁雪兰尝汤羹。

    雪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自己才嫁过来,盛信廷就对自己表现了非同一般的关注,连些爷们们不该留意的小事都替她想到了,也难怪这个婆子会谨慎,只怕得罪了新奶奶而开罪了盛信廷。

    雪兰拿起银勺来,先尝了一口,就赞道,“不错,很好喝。”

    送汤羹的婆子似长出口气,喜笑颜开的离开了正房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