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三十七章 惦念

    盛信廷彻底没了脾气,他先讲起和来,“好了好了,都是我的错,我知晓你是为了我好,不过你也要想想,你这里若是不安生的话,你让我如何安心?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雪兰扬起脸来横了盛信廷一眼,就是这么一眼,让盛信廷觉得雪兰妩媚顿生,“你快回去罢,离去当职还有一会儿,你许是还能睡上一觉呢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两个人都是相互关心罢了。

    雪兰送走了盛信廷,闹到快五更天才上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觉就睡迟了,到了辰正时分,雪兰才起了身。

    雪兰走出正房来,昨晚还染了鲜血的院子,今日早上已经看不到一点血色。洛璃在一旁解释道,“昨晚上盛大人手了,可是他手下的人把这里都给收拾了一番,青石板用水洗过了,连带了血的土都被他们铲走,根本没用咱们园子里的婆子们。”

    若是没有盛信廷的交待,那些手下又岂会处理得这样妥当。

    洛璃想到这里,不由得撇了下嘴,“平日里那些婆子胆子都大着呢,什么大胆的话都敢说,昨日可好,一见来了贼人吓得跟什么似的,哪里还有往日的威风?!还好有盛大人的人,不然,指不定她们是连带血的土都不敢铲走呢!”

    雪兰一笑,“也别怪她们了,到底都是妇人,有几个胆子就那么大的?”

    洛璃扶过雪兰的手,向紫园而去。

    因昨日的一场劫杀,紫园也不如往日了。虽是草木依旧,可是泥土里传出的阵阵血腥之味,比兰园要重得许多。

    楚氏也刚起身不久,见雪兰来了,她勉强牵起了嘴角,“二妹妹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一听说雪兰来了,把手上的茶杯一放,重重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雪兰便坐在叶建舒的对面,“大哥哥,你快别再想了,大嫂子是个女人家,都要撑起来这个家呢,又何况是你呢?”

    叶建舒摆手打发走服侍的丫头,才对雪兰说,“我是心有余悸啊。幸好凌康没事,要不然……”后面的话叶建舒没说下去。

    雪兰问起别的事来,“昨晚上紫园可有人员伤亡么?”

    叶建舒道,“紫园死了几个婆子,王妃那边伤了几个护卫。我连夜让人查了各园,看看有没有余寇,都查了一遍,各园都没有人员伤亡了。”叶建舒说着,看了一眼雪兰,又加了一句,“建彰那里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雪兰谢过叶建舒,叶建舒连忙摆手,“也别说什么客气的话了,刚出了这么大的事,还涉及到了皇家,刚刚我到府尹那里去了一趟,想来一会儿他们就会来人,家里这边你和你大嫂就多多关照一二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说了声好,叶建舒就露出了疲惫之色。雪兰起身离开了紫园。

    雪兰走在青石砖铺好的小路上,步子越走越慢。扶着雪兰手的洛璃看出她有心事,正要问,却发现自家小姐在一个岔路口并未走向兰园。

    洛璃看了看前面的路,这分明是走向了竹园的路。

    洛璃马上明白,雪兰虽然表面上并不在意,其实心里是惦记着三爷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姐弟俩。

    洛璃连提也不提一声,低头扶着雪兰走向竹园。

    到了竹园门口,雪兰立住了脚步,望着竹园敞开的大门,雪兰双唇紧抿着。

    是什么时候她见弟弟会这般犹豫不决了?

    雪兰的双眼透过一丝无奈,她迈开步子走进了竹园。

    竹园正房的紧闭着,门口的小厮一见雪兰来了,连忙施礼,“二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厮的一声招呼,就是说明叶建彰就在正房里。

    雪兰的脚步更慢,待她快走到正房里,正房紧闭的门才打开了,叶建彰才走了出来,他并未看雪兰,只低头施礼,“二姐姐。”

    礼节周到,没错了一处。可是,就是因为太过周到,让雪兰感到了疏离。那是种分得极清楚的疏离。

    雪兰连笑都忘记了,她木然的盯着弟弟,忽然间不知道该和弟弟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洛璃,轻碰雪兰一眼,雪兰才笑了笑,“三弟这里昨晚上可来了贼人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叶建彰依旧没有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雪兰讪讪的笑了下,把鬓边的长发别在耳后,“即是没来贼人就好,我也就放心了……那……你好好看看书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说完,落寞的转过身去,向竹园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!”叶建彰忽然唤了雪兰一声,雪兰回头看着庑廊下的弟弟,叶建彰双唇翕翕,“那……你下个月就要成亲么?”

    雪兰点点头,“亲事已定,自然是要完婚的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低头不语,雪兰这才走向竹园的大门。雪兰一直希望在走去竹园时,叶建彰能叫她一声,或是再和她说点什么。可是,她的脚步再慢,也走出了门口,而身后的叶建彰,始终没再唤她。

    雪兰心里绞痛着,脚下的步子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洛璃连忙扶住了雪兰,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雪兰轻轻的摇了摇头,“没事,许是昨夜没睡好,我再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洛璃也知雪兰伤心,不敢深劝,和雪兰一起回去了兰园。

    回到兰园的雪兰,似乎真是累坏了,她躺在小炕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房外的天却也变了,风比上午大了许多,到了近中午时,竟然又飘起了雪花。这一冬天京城很少下雪,到了春天,竟然下起了雪了。

    睡在房里的雪兰并不知道变了天,不只是天变了,朝堂之上的天也变了。启正帝得病的事再难瞒住,前朝和后宫都知晓启正帝病了。

    太医一个接一个的去养心殿,连太后那里都知晓皇上病了。

    在病榻上,启正帝望着蹙着眉的太后,劝道,“母后放心,儿臣不会有什么事,母后只管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太后当着皇帝的面,还不好带着多少忧伤来,只说些开解的话,“你这春日咳,从小就有,只是要慢慢养着,不许不吃太医给开的药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后像对小儿一般的口气,启正帝笑了起来,“母后……咳咳……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