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三十六章 弹丸

    “啊!”饶是再有功夫的人也没见过这等暗器,黑衣人手上吃痛,把火球甩在了地上。可是他不知道的是,这颗弹丸是雪兰改制的,不只是加了黄硇砂和磷粉,还在里面和了火油。

    弹丸一着地,忽的一下子燃烧起来,几个黑衣人都受了连累,脚和小腿那里都着起了火。

    韩琢和南月见状倒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里,雪兰的第二颗弹丸发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颗弹丸正打在地上的火中,紧接着,更大的火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琢望了一眼窗口。

    小姐真是太厉害了!

    他对着南月点了下头,两个人同时冲向没受伤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韩琢和南月心里明白,自己能看得清弹丸发射的地方,有功夫的黑衣人自然也会看出来。他们现在就是要保护好小姐!

    果然,几个黑衣人朝着窗口甩出暗器来。

    韩琢一见,高呼一声,“趴下!”

    雪兰早注意这边,她一闪身,躲到了窗子的一侧,一支袖剑贴着她面颊飞了出去,死死的定在了多宝格上。

    雪兰倒吸口冷气,差那么一点就打到她了。

    韩琢一见急了,和黑衣人打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几个人影从四面跳进兰园里,随着人影的到来,院子里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穿着月白色的圆领长袍的盛信廷立在了院子里,他扬手朝两边一摆,他带来的手下和黑衣人打在一处。

    盛信廷望了一眼眼前的几个黑衣人,吩咐了下去,“不必留活口!”

    黑衣人听得这话脊背上都冒出了汗来,他们虽是死士却第一次遇到这么杀伐果断的人物。

    盛信廷急着到了正房的门口,他拍了房门,王嬷嬷打开了房门,房里这才敢点上灯。

    “兰儿!”盛信廷看到正跪坐在小炕上的雪兰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他不顾着还有丫头们在,上前抱紧了雪兰,似乎要把雪兰揉入自己的身体里,“你吓死我了,你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还是第一次见盛信廷这样重复过一句话,她知晓盛信廷是真的害怕了,当着丫头的面,她脸红了,却又不忍心推开盛信廷,只让他这样抱着。

    王嬷嬷一见忙带出丫头们。

    雪兰抬起头来,“紫园那边可派去人了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有些不满的皱了下眉,“你也不看看自己,倒先惦记起旁人来。”

    雪兰轻轻的笑了声,“你来了我还有什么不好的呢。倒是大姐姐那里,我怕你只顾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”盛信廷这才松开了雪兰,“我带人来你这边,淳亲王府那边的人也到了紫园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这才悠悠的吐出口气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和雪兰挨着坐在小炕上,盛信廷不由得问雪兰,“你这里怎么会来这么多人?他们的目标不是应该是小公子的么?”

    雪兰向内室那边指了指,“我让南月和韩琢把凌康接到我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揽住了雪兰的肩头,“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大义呢……”语气中有说不尽的怜惜和无奈。

    雪兰的头倚在盛信廷的肩上,“我也知晓你心疼我,可是若是凌康真在沐恩侯府出了事,后果难道你还不清楚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不语,垂下头去吻着雪兰的鬓角。

    门外有小丫头扬声禀道,“小姐,黑衣人已经全部死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站起身来,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雪兰紧跟着盛信廷来到门口。

    院子里盛信廷的手下,正在清理着园子里的尸首,一旁的几个丫头婆子见了死人脸吓得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雪兰唤过南月,“你快去紫园看看王妃那边。”

    南月答应着就朝兰园大门走去,还没等他打开园门,外面就传来了山响的拍门声。

    南月打开了园门,见淳亲王和大小姐出现在园门口。大小姐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她急急的问南月,“凌康呢?”

    南月低头施礼,“回王妃的话,小公子在小姐的内室里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这才长出口气,和淳亲王一道向里走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和雪兰先给淳亲王见了礼,淳亲王紧皱着眉头,“凌康呢?”

    雪兰让南月去里面,没一会儿,洛璃抱着裹着毯子的凌康出了来。

    大小姐上前接过了凌康,淳亲王在一旁看了看凌康睡着的小脸儿,用手指轻轻的抚过,转头对雪兰和盛信廷道,“今日多谢二位了!”

    盛信廷不过一笑,口称“不敢”,却没说不受这个谢字。

    淳亲王看了一眼雪兰,带着大小姐和凌康离开了沐恩侯府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闹,眼看着天边已经有些发白,盛信廷按了一下雪兰的肩头,“你快回去罢,让南月给你点支安神香,好好睡上一觉。”

    雪兰点头,却问盛信廷,“你现在就回去么?还是要去查查是谁要行刺凌康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冷冷一笑,俯在雪兰耳畔低语道,“跑不出那几个亲王去,现在我不必去查,倒是淳亲王,只怕比我还要急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叮嘱盛信廷,“那你也早些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望了一眼立在当院的属下,点手叫过来韩琢,“你去把我手下的护卫,叫过来五个。从此后直到小姐嫁过去,这五个人都在沐恩侯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”雪兰才刚说了一个不用,盛信廷冷冷的目光就扫了过来,“今晚若是真有护卫,就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,你还和我强辩什么?!”

    雪兰见盛信廷是真着急了,低着头嘴上嘀咕着,“长得漂亮怎么了?就可以和人吵了么?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被身边的几个人听个正着,韩琢惊得眼睛张得极大,他不知道叶二小姐怎么这么大胆子,居然敢这么说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可是,他偷眼去看盛信廷,却见盛信廷脸上再不似刚刚那般冰冷,柔和了许多,连语气都低了下去,“我是担心你……”

    韩琢以为自己是瞎了,眼前出现了幻觉。不然自家主子几时会这样待人?!

    纵是这样,叶二小姐似乎并不领情,把脸握向一边去,“我若不是怕你把人都调到我这里来,你那里又没人了,我又岂会让你留下人呢?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!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感谢彼岸花的打赏,重要的事要说三遍:么!么!!么!!!哈哈哈

    感谢zhqzhgh0430的关心!谢谢!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