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二十七章 深厚

    雪兰一挑眉,马上想到从前蒋氏造的谣,说太子要纳她当侧妃的事。雪兰心里了然了,叶建舒一定在想,多亏把自己许给盛信廷,而非等着太子来求娶。要不然,别说雪兰要从云端跌下来,只怕沐恩侯府也脱不得干系。

    兄妹三人都沉默了下来,雪兰猜想叶建舒还有话要单独和大小姐说,于是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雪兰在回去兰园的路上,低声对南月说,“有时间给盛大人带个口信,就说我想见他。”雪兰说完又觉得不妥,于是又道,“算了,改日我约他去书局罢,现在天也冷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月抿着嘴笑,她当然知道自家小姐是担心把盛大人凉着,所以才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主仆没再说别的话,就回了兰园。

    隔了一日,南月带回了更让雪兰吃已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博鸣侯被抄家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闹得这么大?”雪兰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南月细细讲给雪兰,“宫里的贡品由殿中省管着,听说是有大臣参了殿中省的总管太监,结果皇上连夜把人抓了,这么一审问,竟然审问出博鸣侯来。说是博鸣侯因进贡一事和那个太监勾结,这些年来贪了足有十五万两呢。而太子府修的园子,全是博鸣侯拿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雪兰立刻明白,太子想推得干净是不可能了。博鸣侯十年的俸禄也绝对不够修太子府的园子,皇上不必想也知晓其中原由,太子难道会不知道么?

    这就等于亲儿子贪亲老子的银子,皇上岂有不发怒的?

    南月又道,“小姐,大人现在忙着帮着清点博鸣侯府里的东西,听说从博鸣侯府里抄出的物件,连皇上都震惊了。”

    只怕是皇上看到博鸣侯府里的东西,更恨太子了。

    “那太子侧妃呢?”雪兰想到了崔四小姐。

    南月说,“奇也就奇在这里,太子倒了,博鸣侯又出了这么大的事,听说侧妃没哭没闹,虽被人软禁却依然泰然自若。连太子妃都病倒了,她倒照顾起太子妃来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叹口气,“崔氏大概是真喜欢太子罢。”

    南月看了看雪兰,“小姐,还有一件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?”雪兰猜想太子府现在一定是乱成一锅粥了。

    南月抿着嘴笑,“大人让您注意身体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的脸一红,啐了南月一下,“这样的事也值得你巴巴的说一回。”

    南月笑着低下头去,退出正房。

    一直快过了年,盛信廷都没来找过雪兰,偶尔从南月那里带过些话,都是让雪兰注意身体的话。腊月二十九时,盛信廷还让人送来了许多礼物来。

    有给叶老太太的水貂大袄,给叶建舒和叶建彰的方砚,给大小姐和四小姐、六小姐的和田玉的镯子,还有给二***女儿春姐儿的赤金锁头。

    合家都欢喜,二夫人虽然没得了礼物,但是看到给自己孙女春姐儿的金锁份量十足,二夫人比谁都高兴。当着叶老太太一个劲的称赞盛信廷,还夸叶老太太眼光好,给雪兰找了个这么好的夫婿。

    叶老太太也没想到盛信廷会送来年礼,想想淳亲王和苏茂谨都没送来什么,叶老太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雪兰那份礼是单独送到兰园的,雪兰打开了那个描金的红漆木匣子,里面是工工整整的书。雪兰拿起细看,是她最喜欢的游记和史记。

    雪兰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本本书来,书的最后面是一张帖子夹着的一缕红绳缠的头发。雪兰缓缓拿出那张帖子,展了开来,里面画着极小的却很细致的工笔画。

    一名女子坐在一处矮房门口,身披大氅,房角探出的红梅挡住了她的脸,却正好露出她嘴角的笑容来。那抹笑淡淡的,浅浅的,似风吹过的一道波纹。

    雪兰一笑,盛信廷画画得倒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想着,雪兰把那绺拿到手上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雪兰拿起青丝仔细看着,这头发似乎是……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雪兰急忙看向帖子的下面,只见上面写着:梨湖路上留得青丝,何意百炼钢,化为绕指柔。

    雪兰握紧了那缕青丝。

    那是她带着六小姐去梨湖时遇险,被匪人削掉了一缕头发。后来雪兰与淳亲王先带着六小姐回京城,盛信廷后赶了去,说是收拾残局。可是,他竟然留下了自己的头发!

    雪兰眼里涌出泪花,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心里就已经有了自己了……这个家伙,竟然一直没说!

    现在他与她终于定亲了,他是在告诉给自己,以青丝蒂缘,永结同心了。

    雪兰把那缕头发紧紧的握在胸口,贴近自己的心跳……

    在腊月二十九那日还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,启正帝废了太子之位,贬为庶人,与其家眷发配到西南。而且,启正帝在发了这道旨意之后,还加了一道,让废太子不必等到除夕,即刻就走。

    那就是说,皇上根本没想给废太子留多余在京城的时间。也就等于说,他是不想废太子再拜年或是任何名义见自己。

    雪兰暗想,一代君王就要心足够狠!

    雪兰忽然想到一个人——淳亲王。

    当初崔四小姐要定的可是淳亲王,淳亲王设计了自己,让自己把崔四小姐的帕子钓了上来,才让崔四小姐和废太子之间的私情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雪兰缓缓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博鸣侯贪墨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……那么,会不会……淳亲王早就发现了,而且也知晓崔四小姐和废太子的事,所以利用雪兰把此事闹开来。

    思路在雪兰脑中渐渐清晰起来,雪兰越想越觉得以淳亲王的性子,这样的事他是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淳亲王之所以不想娶崔四小姐,一是因为崔四小姐心有所属,二是因为博鸣侯贪墨一事早晚都会被闹出来。就算崔四小姐没喜欢上废太子,那么娶了崔四小姐,就等于把自己陷入一个陷阱之上。

    淳亲王厉害就厉害在那时候还没对付废太子,等到废太子登基半年,淳亲王才把此事闹出来。这半年时间里,足矣让启正帝看出废太子的不适合储君之位,所以在博鸣侯牵连出太子时,启正帝也可以干净利落的把太子从东宫踢出去。

    雪兰握紧了手上的那缕青丝。

    淳亲王真是心机深厚啊!能隐忍不发,伺机而动!

    雪兰不得不承认,淳亲王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人永远不是她想要的那种。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小舍身体不舒服,先一章,对不住,宝贝们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