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怒

    雪兰从盛信廷走了之后,安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雪兰把给叶建彰做好的衣服送到了竹园。

    叶建彰正坐在庑廊下看书,直到雪兰走到他跟前,叶建彰才看到了姐姐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”叶建彰忙放下书,站起身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雪兰从洛璃手上接过做好的衣衫,送至叶建彰面前,“我帮你做了一件直裰,特意给你送了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放下书,接了过去,“多谢二姐姐,我衣服够了,再者还有成衣店呢。你常做衣服仔细眼睛累着。”

    见弟弟关心自己,雪兰笑了起来,“没关系,只要你喜欢就好,不然我也不是很忙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把衣衫交到一旁的小厮手里,他让过雪兰,问道,“我见合府上下都在忙着大姐姐大婚一事,心里也替你急,大姐姐嫁了出去,按说庶务是该给你的,我是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雪兰自然知晓自己没管庶务,弟弟怕她管不来。雪兰笑道,“大姐姐离出嫁还有段日子,我先学了庶务再说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点头,雪兰看着叶建前放下的书,忽然笑了起来,“三弟在看诗经呢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前几日,我去淳亲王府,看淳亲王看着诗经,我想我诗经看得还不精细,于是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提到淳亲王,雪兰沉默了。上一次因为淳亲王的事,姐弟二人闹得半红脸,雪兰发现现在的叶建彰很是有自己的主张。这固然是好事,可是,若是对一个人的追随到听不进去别人的劝告,雪兰就觉得叶建彰太过固执了。

    叶建彰见雪兰不语,也低下了头,“二姐姐,你的你的主见,我也我的思想,我们都不提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扬起脸来,微笑着点点头,叶建彰这才又开怀起来,坐下来给雪兰讲看到的书。

    就这样,雪兰和叶建彰姐弟俩坐在庑廊下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雪兰见话说得差不多,就起身和叶建彰告辞。

    雪兰刚回到兰园,喜鹊匆匆忙忙进了正房,“小姐,我听说工部尚书刘大人的夫人来府里来了,说是直接去了南松园里了。这不,刘夫人刚走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忽然握紧了帕子,沐恩侯府和工部刘大人没什么交情,那么刘夫人来可能就是……

    叶老太太会如盛信廷所料的那样答应下来么?

    雪兰觉得自己整颗心都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南松园的大丫头碧如来了,她一进门给雪兰施了礼就道,“二小姐,老太太请您和王嬷嬷过去。”

    雪兰强压着心里的紧张,站起了身来。

    王嬷嬷扶着雪兰一道去了南松园,进了南松园的正房,雪兰给叶老太太见了礼。叶老太太半晌不语,只听得她手上拨弄的佛珠轻轻相叩的声音。

    雪兰因为紧张更不敢抬头,房里的空气似乎都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”好半晌,叶老太太终于开了口,“此后你就不要乱出去了,你父亲当初说王嬷嬷是宫里的老嬷嬷,规矩自然是极严的,正好你跟着她好好学上一学。”

    雪兰低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叶老太太深深的吸口气,“你父亲当年虽是不说,但是我也能看出来,他最是疼你,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护着你……”叶老太太说着,把脸扭向一边,吸了吸鼻子,“我已经将你许给了卫国公长子盛信廷了,这个盛信廷年纪虽然比你大上好几岁,但是他是从三品的左骁卫上将军,家世很好。”

    叶老太太低头望着手上的佛珠,“将你许给这样的人家,你父亲大概也会放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雪兰忽然泪盈于眶。

    叶世涵在天之灵大概也会看到她和盛信廷在一起的幸福时光,他该放心了罢。

    叶老太太用帕子拭了下眼角,朝着雪兰摆摆手。

    雪兰福了福身,退出正房去。

    走在回去的路上,雪兰抬起头来,看向蔚蓝的天空上。天空没有一丝云彩,蓝得诱人。

    雪兰望着天空,心里默默念着:父亲,您一定看到了,一定看到了的……

    沐恩侯府的二小姐许配给左骁卫上将军盛信廷的消息不胫而走,先做出反应的叶建彰。他急匆匆的赶到兰园,不等雪兰打发出服侍的人,叶建彰就喝道,“老太太是不是和你说了你定亲一事?”

    王嬷嬷识趣的带走了房里的丫头们。

    雪兰这才说,“老太太确实和我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建彰却脸色变得雪白,“二姐姐,你是乐意的是么?”

    到了她坦诚和弟弟说开一切的时候了,雪兰并不想避开这一切。

    雪兰望着叶建彰的眼睛,“是的,我是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淳亲王怎么办?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的么?你再等等,大姐姐便是嫁给淳亲王,淳亲王真正心里有的还是你!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淳亲王一次呢?”叶建彰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的不是淳亲王那样的男人!”雪兰站起身来,毫不退让,“我又凭什么等他?!你让我喜欢一个将做我姐夫的男人,去挖我自己嫡长姐的墙角,我做不到!我虽不是什么高贵的女子,却也绝不下作如此!”

    叶建彰紧紧的握着拳,声音有些发颤,“你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淳亲王呢?!”

    雪兰冷冷一笑,“我嫁与苏茂谨为平妻,你们都觉得苏茂谨要求实在作贱我,难道你现在和我说当淳亲王的另外一个侧妃,就不是作贱我了么?从妹夫到姐夫,难道有什么区别么?!淳亲王是你心里的神,但他不是我心里的神,你愿意追随他,我不会干涉,你为什么来强求我要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他呢?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让你幸福!”叶建彰几乎是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给不了我想要的幸福!”雪兰的声音丝毫不比叶建彰低,“从前我以为你一直顾及我的感觉,但是现在想想你不是,你看着一种人,觉得他好,就要把我强加于他,那我的感受谁来问问?!”

    叶建彰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雪兰望着弟弟离去的背影,缓缓的坐在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她到底该怎样对她的弟弟?

    雪兰疲惫的靠在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