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一十七章 相思

    汪公公挑起大拇指来,“还是娘娘有心计啊!”

    秦贵妃淡淡的摆了下手,“我不过是为了田儿打算一二罢了,这算什么,谁让我是贵妃又是他的娘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卫国公回到府上,便看到守在府门口的小厮岩清。

    卫国公朝着岩清一摆手,“去把大爷叫到书房去。”

    岩清一见卫国公脸色不好,急忙去告诉给盛信廷。

    盛信廷正焦急的等待着卫国公带回的消息,现在听岩清说父亲脸色不好,他心中一沉,难道皇上真是不想给他赐婚么?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盛信廷脚步加快,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盛泽润正坐在书案后皱着眉头,见盛信廷进了来,他先叹口气,盛信廷把书房的门关了上,才问道,“父亲,是圣上不允么?”

    盛泽润眉头皱得更紧,“皇上只教训我糊涂,我也在想,不过是请个旨意,怎么就糊涂了?往常勋贵也有请旨,咱们并非第一例啊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挑了挑眉,和父亲对视一眼,“难道皇上有别的计较?”

    盛泽润摇摇头,“我正是想不清楚皇上是何意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抿着唇半晌不语,父子俩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此事先放放,我再遣人去打听打听。”盛泽润率先说了话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盛信廷只得点点头,从书房里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,他打发出服侍的人,独自坐在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圣心难揣测,而他现在必须去想想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沉思了许久,没想出个头绪来,他扬声唤进来韩琢,待韩琢进了后,盛信廷就吩咐道,“你去皇宫里打听一下,今日皇上都做了什么事,还有后宫里都发生了什么事,每位娘娘都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么复杂且繁乱的事,若是换成别人,只怕要打听上几日,可是只两日,盛信廷就把宫里皇上、太后和娘娘们做什么都打听了出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望着手上的那张纸,只觉得这张纸重若千斤。

    皇上不是……

    盛信廷心头一惊,他心里已经猜出了七分来。盛信廷负着手在书房里踱着步子,现在要怎样才能让皇上不把主意打在自己身上,而让他能如愿的娶到了雪兰呢?

    盛信廷揉着额角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好几晚,盛信廷没来沐恩侯府了。从前常被他惊扰,忽然他不来了,雪兰倒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“南月,”雪兰轻声唤过南月,南月连忙来到雪兰近前。雪兰手中绞着自己的帕子,好一会儿没出话来,一旁的南月不敢开口,只怔怔的望着雪兰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觉到南月心上的奇怪,雪兰这才转头问她,“这几日……盛大人那里可是有什么消息么?”

    原来是问大人的事,难怪小姐有些害羞呢。

    南月一笑,“也没听到大人那里有什么消息。”南月说着,望了雪兰一眼,“要不,奴婢去问问?”

    雪兰摆了摆手,若是南月去问,岂不是让盛信廷以为自己是想他,那厮心中岂不更得意了?!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雪兰急急的说,又觉自己话说得太快,她又似解释了一句,“我也只是问问一句罢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说完这句话,脸一下子红了起来。若是自己不心虚,何必和南月一个丫头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南月自然也想到了,她低着头,悄悄的抿着嘴笑。

    雪兰转头看到南月轻扬的嘴角,啐了她一口,“快离了我这里罢,看着你就心烦!”

    南月心里知晓小姐不是烦她,她也不点破,笑着答应一声,退出正房去。

    雪兰倚着临小炕的窗子,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已经是秋季,风萧瑟扫去了一树的黄叶。几片黄叶落在窗口,雪兰伸出手去,拾起了窗边的黄叶。

    一片树叶若是一片思念,那么她的思念是不是已经落了一地了呢?他为什么不来帮她拾起这片片相思?

    雪兰轻叹一声,从小炕上起了身,来到书案旁。她提着一支笔,却许久不知该怎样落笔。

    要给他写信么?雪兰自己先摇起了头来。

    抄几句诗词?雪兰似乎只觉得个个字句浅薄,不能表达出她心内的感受。

    思量了良久,雪兰终于落在纸上写道:鸿雁,鸿雁,寄我殷殷思念。

    写过后,雪兰赧然一笑,忙把纸团成一团,丢在一旁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盛信廷是在掌灯时,才拿到了被雪兰丢弃的那团纸。

    当他看清纸上写的字迹,他轻轻笑起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小女人,已经开始想念他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一直在想法子把皇上打算打破了,这边的事处理好,他哪有脸面去见她?

    若是不见……盛信廷深深的吸口气,他这几日已如烈火油煎一般。今日见了她的字,他更是想急切的出面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管不了,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不等天黑透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在沐恩侯府现在女眷众多,到了天刚擦黑,没人再出来了。于是盛信廷倒也来得顺利,他一直到了兰园的院墙外,才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盛信廷提气跳到一棵树上,借着黑暗,向园里看去。

    兰园里前院隐隐有出来进去的人影,盛信廷便倚在树干上,等着天黑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帘子一挑,雪兰披着大氅从正房里走出来,身旁还跟着南月。

    盛信廷精神就是一震,他盯着雪兰看。只见雪兰脚步走得极慢,她来到园子里的树下,站了好一会儿,蹲下身去拾起落在地上的黄叶。

    雪兰就这样一片又一片的,拾了许多的黄叶。有时候还会拿起一片,仔细的转动着叶柄。黑暗中,雪兰的背影显得有些清瘦,似一片从树梢上落下来的叶子。借着房里的灯光,盛信廷看清了雪兰微蹙着的眉角。

    盛信廷想起了雪兰写在纸上的字:鸿雁,鸿雁,寄我殷殷思念……

    盛信廷的心狠狠的一疼,这都怪他!他早该来看她才是。

    “小姐,晚了,您还是进房里罢。”这是南月的声音。

    雪兰轻轻摇摇头,“我想在这里再拾几片落叶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再也顾不得许多,他从树上跳了下来,在南月还未开口时,轻声道,“是我!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