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三百零七章 妃子笑

    只隔了三日,叶建彰就被放了回来,而且是被京城府尹的马车送回了沐恩侯府。

    雪兰得了信儿,急急的迎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叶建舒已经先到了府门口,雪兰来不及和叶建舒见礼,直接迎向了刚从马车上下来的叶建彰,“三弟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呼唤,雪兰的眼圈又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!”叶建彰扬起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“别哭,我这不是回来了嘛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也很是高兴,如待客一样把叶建彰往府里让,“先时房里,有什么再说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被大哥和二姐带着进了府里,三个人先去了竹园里。

    才坐下来,叶建舒就急切的问道,“是案子查清了么?”

    叶建彰接过雪兰递上来的湿帕子,擦了把脸,才道,“两日前,兵部一位大人去牢房拿着我的卷子让我辨认,我看了那卷子并非我的字,兵部的大人就回去了。今日放我的是京城府尹徐大人,他亲去放我出来时,告诉给我说,圣上把案子发回到兵部,兵部又查了,案子已经查清了,是卷子发配窜了,现在如今圣上也知晓窜案子的事,所以先放了我出来,案子还要慢慢查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说着,看了一眼叶建舒,“我出来时还有太子府的人要亲送我,我想着从没和太子府有过什么结交,就婉拒太子府的人,坐了府尹那边的马车回了来。大哥,你难道是求到太子门下了么?我瞧着太子府的人极殷勤,正想回来问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虽在丁忧,却也听说盛信廷御书院求亲一事,他看向雪兰,雪兰脸红了起来。可是她却不能不答上叶建彰的话,于是雪兰说,“是盛大人帮了你,建彰,待你过几日身子养好了,去谢过盛大人罢。”

    当着叶建舒的面,叶建彰没多问雪兰什么话。叶建舒又问起叶建彰这几日里牢房里的事,又问了兵部那边还问了什么。叶建彰一一作答。

    雪兰不敢乱问叶建彰话,恐怕叶建彰当着叶建舒的面,说出什么特别的话,露出太子待盛信廷的不同来。

    叶建舒问了一会儿话,见雪兰不语,以为雪兰怕叶建彰累了,他便笑道,“回来就好,你也早早歇歇罢。”

    叶建彰也没留叶建舒和雪兰,送出二人离开竹园。

    从竹园里出来,叶建舒见四下无人,小声问向雪兰,“盛大人请圣上赐婚一事,只怕许多人都知晓了。我也不是糊涂人,自然看出这其中的道理。不管盛大人是想真来求娶,还是用了此计,我们都该感谢他,他到底是救了三弟。”

    雪兰的脸上顿时更红了起来。叶建舒的意思是,盛信廷只是为了救叶建彰而用了一计,并不是盛信廷有多喜欢雪兰,暗示雪兰别把此事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雪兰真想提醒一下叶建舒,她是他的妹妹啊!虽不是嫡妹,却也是庶妹,她就那么差劲么?她有那么差劲么?凭什么盛信廷不能喜欢上她啊?!她差哪里了?

    叶建舒见雪兰脸色有些不好,他想自己的话许是让自家的二妹妹很是没了面子,于是,叶建舒又道,“二妹妹也不必多想了,老太太前几日还提到该给二妹妹找门亲事了,待二妹妹定下亲来就好了。盛大人那边我会让人备份厚礼送过去的,不会欠下他什么人情。”

    雪兰只想哭倒在地,自己难道真有这么差的么?!

    叶建舒原也在想,是不是盛信廷对自己的这个庶妹有些心思。可是他转念又一想,雪兰实在没有能和盛信廷可以匹配的条件。长相不如人家盛信廷,家世不如人家盛信廷,盛信廷很早就有作为,现在已经是从三品的将军之衔。

    而雪兰呢?长在岁县,除了创了一条五采线的女红外,再没有什么出类拔萃之处。人家盛信廷会看上二妹妹什么?叶建舒自己想想都觉得荒唐。

    叶建舒想和雪兰再说两句话,可是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好,叶建舒只得抿紧了嘴。

    雪兰没了和叶建舒继续说话的精神了,她朝着叶建舒摆了下手,就回去兰园里了。

    雪兰卧在小炕上,阳光正透过窗棂落在她的腰身上,她转过身去,避开那热烈的阳光,拥着一团薄毯,慢慢的睡了去。

    不知睡了多久,身边有人轻唤了雪兰一声“小姐”。雪兰睁开了眼睛,南月站在小炕旁,正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雪兰懒懒的打了个哈欠,才问向南月。

    南月说道,“大人送来了‘妃子笑’,叶子上还有露珠呢。大人特意交待了,过了一个时辰只怕就不好吃了,奴婢想着小姐也快醒了,就叫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妃子笑?”刚睡醒的雪兰还有些没缓过神来,就听到南月说出这么一个名称来,她不由得问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南月答道,“是荔枝啊,这是广东府那边新种植的荔枝,比往常的荔枝都要好吃得多。听说广东府只进贡来的都不多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完全清醒了。

    杜牧的《过华清宫绝句》中的一骑红尘妃子笑,指的就是唐玄宗为博杨贵妃的欢心,不惜用快马送来杨贵妃最喜欢吃的荔枝。难道盛信廷也要学习唐玄宗送荔枝给自己么?让她成为他的心尖宝?

    南月说着,把小几上的玉碟捧到雪兰面前,“小姐您瞧,这荔枝红红的,多好看。刚刚就是大爷让人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还心动了叶建舒!

    雪兰嘴角抽动了两下子,盛信廷还真是恐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心思,要吵得合府上下都知晓他的作为。只是……雪兰想到刚刚还在劝自己不要深想的叶建舒,在看到盛信廷给自己送来荔枝会怎么想?

    雪兰把头埋在迎枕上,声音沉闷极了,“那就把荔枝留下来罢。”

    南月脆生生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雪兰从小炕上坐了起来,她接过洛璃手上递来的水先漱了口,又饮了杯茶,才拿过玉碟里的荔枝来。

    这枚荔枝红艳透人,看着就叫人垂涎。雪兰轻轻的拨开了荔枝,把荔枝果肉放在口中。一股浓汁顺着喉咙,一直甜到心头去。这是雪兰吃过最甜的荔枝了,难怪能叫妃子笑,想来这么甜的荔枝不是寻常人家都能吃到的。

    雪兰微微一笑,又拿起了第二枚荔枝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