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九十七章 咬人

    雪兰不语,她心里想着,只有待到翌日才知晓盛信廷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雪兰一直在待外院的消息,可是一天下来,外院没有等来任何消息。就连讨债的人都没登上门来。

    雪兰正在诧异之时,府里也发生了一件事。不知道叶建舒使了什么法子,叶老太太竟然把二老爷一家给赶出了沐恩侯府。

    又是未满月的孩子,还有包着帷帽的二奶奶蒋氏,大人哭声加上婴孩哭声,旗山苑里乱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两进两出,二房的面子早已扫地了。

    一夜间,似乎改变了许多,让雪兰不知道该怎样想盛信廷。手眼通天?狠辣果断?花样百出?这几个词似乎都和盛信廷有关,却又都不那么贴切。

    雪兰支着腮想,到底什么样的盛信廷才是真正的他呢?

    沐恩侯府扰得人心不安的一件事,就这样飘飘悠悠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雪兰在惊叹的同时,又隐隐替盛信廷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淳亲王之所以不愿意管沐恩侯府的事,是因为他要避过太子的锋芒,藏起他的势头罢了。而盛信廷能如何这般做,岂不是让太子以为盛信廷和淳亲王为伍了么?

    雪兰越想越觉得不妥,她悄悄吩咐了南月,“你抽个空就去盛大人那里一趟,就说我想见他。”

    南月答应下来,转身出了正房。

    南月回了来就说盛信廷会抽空来见雪兰,到底什么时候来见她,却没有说。

    雪兰心里暗骂盛信廷不识好人心,害得自己白替他操心了。

    心里骂着盛信廷,雪兰还是吩咐小丫头去外院瞧瞧,若是有卫国公府的人来了,记得来告诉给她。

    一日下来,雪兰都没见卫国公府的人来。黄昏时分,眼见着不可能再有人来了,雪兰低头把手上的狼毫挥舞了出去,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坏字。

    写罢,雪兰拿起纸来,上下看着。这个坏字写得龙飞舞凤,真如一个坏透了的人斜斜歪歪的展示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雪兰这才觉得出了口恶气。

    雪兰命南月把这个坏字直接挂在床幔帐外,如同驱邪的道符一般。雪兰还站在床外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,最终才满意的脱衣睡去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在夜里来到雪兰的床前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坏字。

    他扬起了嘴角,她是觉得他有多坏才用力的把狼毫按在纸上的?看看这毛了边的横竖,就如同她恼了时飞扬起的眉眼一般。

    盛信廷绕过坏字,走到雪兰的床旁,四周虽是漆黑着,他却依然看到她合着的长长的睫毛。她虽不是倾国倾城之貌,却也是碧玉一般的人儿,看她整日一副波澜不惊的做派,谁能想到她躺在床上时会是如此恬静呢?

    盛信廷忽然有几分不忍唤醒了雪兰,他觉得此时的他是贪婪的,因为他盯着她看,不想错过她的一息之间的轻细动作。

    床上的雪兰却浑然不觉的翻了个身,手臂搭在坐在床榻旁的盛信廷的手上,一股温热从盛信廷的指尖一直传到了他的心里去。在他的心里慢慢膨胀,燃烧。

    盛信廷庆幸此时已经是深夜,若是青天白日,他那艳若红布的脸定然会让人窥清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盛信廷温柔的望着床上的雪兰,她的呼吸平稳,如一朵睡莲,悄悄的开放着。盛信廷不敢动一下,惟恐惊扰了雪兰的美梦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个坐着,一个睡着,似乎在等待着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雪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直到她的手抚到一块温热手腕时,她才猛然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还没问出话来,有人就已经用手封住了她的口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味,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动作,雪兰只想把盛信廷踹飞才好。

    怎么总是深夜往她房里钻?!

    气极败坏的雪兰张嘴就咬他,可是,他连躲也没躲一下,雪兰结结实实的咬住了盛信廷的手掌。

    一股微咸且夹着清凉的味道传到了雪兰的嘴中,雪兰不由得吐出盛信廷的手来,朝着床下呸呸啐了好几下。盛信廷却低低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雪兰瞪着盛信廷,极力的压低了声音,“大晚上的,你想吓死人么?从前就说过你,叫你别晚上来,你还总也记不住!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话语中都带着笑意,“我不是想着晚上方便些,没人会看到嘛。”

    言谈间的温柔,连盛信廷自己都没意识到。

    雪兰没好气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盛信廷低低的笑起,“写那么大一个坏字做什么?”

    雪兰坐起身来扯下了床头的纸来,几下子团成一团,塞到盛信廷的手里,“拿回去好好看看罢,字有多丑,我就觉得你有多坏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嘴角上的笑意更深,她真是一点也不介意别人说她的字丑,似乎还蛮得意自己的丑字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气什么?我说来了,就定然会来的。”盛信廷似乎早就知晓雪兰的心事。

    雪兰冷哼一声,“谁稀罕,我不过是替自己不值罢了。我担心你,你却并不当回事,我白白**那份的心。”

    雪兰说完这一席话,又觉得自己有几分无理取闹。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好在盛信廷似并不在意,他揉了揉手里的纸团,“我知晓你担心什么,不过你放心。我并未用我的名头帮你们把此事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用的谁的?”

    “礼亲王。”盛信廷说着,话语一顿,“礼亲王虽不是太子,却是地位超然。他是嫡出,若不是因为身子不好,如今太子之位该是礼亲王坐得。再者,他是皇长子,大哥的身份在那摆着,而且圣上和太后对礼亲王与别人不同。太子纵是有什么不满,也不敢发作,只能咽下了这口气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雪兰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盛信廷却云淡风轻着道,“会有些麻烦,不过好在都是些小麻烦而已。”

    雪兰缄默不语,她心里清楚,事情能顺利解决,绝非盛信廷嘴上说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沉默了片刻的雪兰,开口相谢,却换回了盛信廷的一句“傻话”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