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九十二章 含义

    盛信廷见淳亲王离开,他也离开了明水茶楼。

    回到卫国公府里,盛信廷便去了盛兰溪的姝园。早有小丫头报到里面,盛兰溪迎了出来,“大哥哥怎么得空来了?”

    盛信廷宠溺的拍了下盛兰溪的额头,换来盛兰溪不满的哎呀一声,兄妹俩进了正房。

    盛信廷坐下来后,便打发走服侍的人。

    盛信廷这才对盛兰溪说,“你得空去看望下叶二小姐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刚坐下来就提到雪兰,这让盛兰溪很是奇怪,她就问道,“怎么好好的提起雪兰来了?可是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望着妹妹,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,“今日我原是去太子府上赴宴,回来便去了茶楼,正巧淳亲王也去茶楼。淳亲王和我说起叶二小姐,他指点我此时帮叶二小姐一把,她便会记得我的好处。可是,我觉得他不只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提到雪兰,盛兰溪紧张了许多,她不懂淳亲王话中含义,想了想,还是追问盛信廷,“那淳亲王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盛信廷微蹙着眉,想起淳亲王说这一席话的表情来,“其实淳亲王是中意叶二小姐的,但是,他却在功利的权衡之下,选择了顺从太后,选了姜氏女和叶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说着,望着已经张大了嘴的妹妹,又道,“这也是太后的狠辣之处,娶了叶大小姐,淳亲王便是叶二小姐的姐夫,而本朝还没有姐妹同侍一夫的前例,他也绝非舜帝。娶了叶大小姐,就等于他答应太后不娶叶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从心底是不愿意放弃叶二小姐的,从今日的话里就能看出来。淳亲王放眼在龙椅上,他被迫低了这个头。他之所以会和我说这个,大概是看出我待叶二小姐不同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说到这里,扬了扬嘴角,嘴角有笑,这笑意却极冰冷,“他今日的话便是要告诉我,他可以将叶二小姐让给我,以换取我对他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遮住了嘴巴,她呆呆的望了盛信廷好半晌,才说,“那……那你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盛信廷垂下眼去,长眉微舒,“我告诉给他,叶二小姐非一个没主意的人,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左右的。我就是要告诉淳亲王,叶二小姐,不是一件物品,不是一份馈赠,更不是换取我忠心的筹码,她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激动得上前拉住了盛信廷的袖子,“大哥哥,你说得真好!你待雪兰不同,为什么不告诉给我?我帮你们一个忙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又揉了揉妹妹的头发,“傻瓜,缘份岂是要人帮的?若是她无心,就算拘了来,又有何意义呢……”

    盛信廷沉默了下去,两眉间有化不开的忧愁。盛兰溪第一次见自家大哥表情如此落寞,看着叫她心下不忍,她扯着哥哥的袖子低声道,“大哥哥,要不我把你今日的话都告诉给雪兰罢,她又不是糊涂的人,一听也知淳亲王的用心了,也更知晓大哥你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摇了摇头,“淳亲王这一招极圆滑,你可曾想过,若是有一日,待他登上龙椅时,他和叶二小姐说了今日之事,叶二小姐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盛兰溪怔了住,雪兰会怎么想?……她忽然转头看向盛信廷,“雪兰……她……她一定会以为淳亲王是迫于无奈才放弃她的!”

    盛信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悠悠道,“不只是这样,她还会以为是淳亲王托付我照顾她,我从前所做的一切,都归在淳亲王的名下了。而淳亲王便是成了亲,依然做出了不放心叶二小姐的姿态,天底下的男人,如此痴情的人,怕是极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算是什么痴情?!”盛兰溪气鼓鼓的说,“依太后的性子,也只会提起,并不会逼迫他,他大可以不答应下来,鱼和熊掌他想兼得的好事,哪里会有?!不行,我明日就告诉给雪兰去!”

    盛信廷抬手按住了盛兰溪,皱着眉轻轻摇了摇头,“你不可造次,话多说了,你让叶二小姐怎么想?你只须按我说的做,告诉给叶二小姐淳亲王让我帮她的话,其余都不要说。叶二小姐若是聪明,自然会想出这其中的道理,若是想不明白……”盛信廷拍了下妹妹的头,“我便背了这个黑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!”盛兰溪跺了下脚,心里替盛信廷不服气,凭什么自己哥哥做的事,最后要落下了淳亲王的人情?!

    “听话,”盛信廷耐心的哄了一句盛兰溪,“按我说的做,别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知晓哥哥一向有主意,她低下了头,低声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盛信廷就站起身来,离开了姝园正房。

    盛兰溪见盛信廷走了,想了想,提笔给雪兰下了帖子,说第二日要造访沐恩侯府。

    雪兰接到盛兰溪的帖子时,笑着对王嬷嬷说,“嬷嬷快备下些好吃的,明日兰溪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也早听闻自家小姐和盛大小姐关系极好,听了雪兰的话,她便答应着,张罗起明日的点心、果子及午膳。

    翌日刚过辰正时分,盛兰溪就来到了沐恩侯府。

    大小姐也知盛兰溪要来,特意让人送来了新蒸的点心。雪兰把点心向盛兰溪面前推了推,“快吃罢,大姐姐可是和老太太共用一个小厨房呢,厨子都比我们的好许多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笑着拿起一块糕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如雪兰所说,糕入口即化,盛兰溪不由得点头赞道,“你家的糕可真好吃!”

    雪兰笑着,“那是自然,你若是喜欢,等走时多拿些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,”盛兰溪连忙摆手,“我是来做客,可不是来当吃客的,你倒无妨,让你家人知晓了,还不笑话我?”

    雪兰咯咯笑了起来,“你怕什么呢?反正他们早知晓你是吃客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直瞪雪兰,雪兰更是笑得厉害。

    待吃过了一块糕,盛兰溪用帕子拭着手,才把头转向雪兰,“昨日淳亲王和我大哥一道用茶了。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