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九十章 宴请

    从叶世涵逝世之后,淳亲王再没来过沐恩侯府,雪兰虽是想明白了一些事,心里却依然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雪兰扬起头来,望向外面的阳光,懒懒的打着扇。

    有些伤,只能慢慢用时间去疗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秦贵妃得知立储的消息后,便握紧了手上的帕子,长长的指甲足足把帕子捏出一个洞来。

    张吉安还告诉她稍安勿躁,再等等。可是谁也没想到,启正帝竟然这么快做出决定来。

    秦贵妃的手指紧紧的勒在帕子里,她却一点不觉得疼。秦贵妃仰起头来,想起了启正帝那天恼了和她说的话——田儿有你这样的娘,他也当不得储君!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拖累了自己的儿子了?

    秦贵妃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孝亲王成为了太子后,启正帝大赦天下。孝亲王府也成了太子府,太子更加谦和起来。

    而太子才成为东宫,就把几位手足兄弟都请到太子府上。除子大皇子礼亲王因身子不好,不大出宫外,其余几位王爷都到了。连十二岁的顺亲王也到了。

    最让几个人没想到的是,太子竟然到府门口接几位王爷去了。

    启正帝最喜仁义之士,太子如此作为,无非让告诉启正帝,他待他的兄弟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太子笑得如最宽和的长兄一般,携着弟弟们的手就往府里走。“我们兄弟许久不聚,也该坐在一起说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淳亲王笑着点头,倒是奕亲王不拘小节的哈哈大笑着拍了下太子的肩头,“二哥,你当了太子可是越来越随和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快,很快,便遮去眼里的不快,他还是和奕亲王玩笑,“老四这个性子,着实该有个人拘拘,不然就反了天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这话说别人,只怕别人早就恼了。反天,难道不是要暗示奕亲王要反了启正帝么?

    可是奕亲王一点也不生气,倒裂着嘴接了太子的话,“二哥就是看我实在,所以才会愿意和我闹。”

    太子心里冷笑,面上却不露,只笑着引着几个弟弟往里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有马蹄声传了来,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回了头。只见不远处有一匹黑马跑了来,马上坐着的正是身穿白衣的盛信廷。

    朝堂上的人都知晓,盛信廷从不结交皇子们,连皇子们的约请,他也是能推就推。而今,他竟然来到了太子府,不由得让人往深里想着。难道太子得到了盛信廷的支持了?

    淳亲王挑了挑眉,太子却负着手,望着从马上下来的盛信廷,笑容颇有几分自豪,“看来子晏还颇给我几分薄面啊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下马后马上便给太子施了礼,太子上前扶起了盛信廷,双手都托住了盛信廷的手,“子晏,你能来就好,正好我们都到了,快快往里面请罢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给几位王爷施礼,奕亲王先哈哈笑着用拳轻捶了盛信廷的肩头一下,“子晏,你能来二哥的府上,哪日就要和我喝上一杯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笑着躬了躬身子,却没说去还是不去。

    盛信廷的态度让太子更为满意,他把几个人往里让,到了宴息厅,大家纷纷落座。

    本来,在诸位王爷面前,盛信廷不该有座位。可是太子为盛信廷特意在自己的座位旁设了一个座位,只比太子低一个位置,看着却高于其他王爷。

    盛信廷并不坐在那里,他只站在几个人座位的后面,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,对着太子一拱手,“殿下,臣在这里便好。”

    太子哪里会让盛信廷站在那里呢?最后到底给盛信廷在几位王爷之后设了个座位,盛信廷才坐下来,坐也并未坐实,只贴着坐,身子挺直着,叫人看着也是极恭谨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隔着远,太子却依然开始就和盛信廷说起话来。他环视几位王爷一眼,笑着打趣道,“子晏也不小了,也该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开始就提到盛信廷,可见太子有多重视他。

    盛信廷站起身来,被太子摆手叫他坐下来,盛信廷才垂头道,“家父因臣顽劣,想着再约束臣几年亦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太子的话拖着尾音说了出来,似替盛信廷觉得惋惜,“卫国公也实在是太过谨慎些了,依本宫看,子晏做事老成,早该定门亲事了。不然本宫就帮子晏定门亲事,子晏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盛信廷已近弱冠之年,卫国公家世又是极好,唯一差的就是盛信廷当年落下了恶名,没哪家千金敢许给他。若是不然,太后早就把公主尚给了盛信廷了。

    现在太子这样说,多是拉拢盛信廷的意思。几位王爷的目光不由得都集中到盛信廷身上,想看看盛信廷要怎样回答。

    盛信廷没有一丝笑容的脸上依然非常平静,只见他薄唇轻启,“那就……有劳太子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淳亲王不由得深深望向盛信廷,他就这样大大方方同意了?痛快得让人以为听错了话。

    太子也很吃惊,吃惊过后便是大喜过望,“好啊,那这件事我就帮着子晏一个忙了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谢过了太子,太子心情大好,招呼着几位王爷和盛信廷去花厅用膳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除了太子最志得意满外,大家倒也都恭顺的陪着小心。可是秋往亲热的话有几分做数,席间的人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待几位王爷用罢了饭,又说了会儿的话便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盛信廷骑着马走到了半路上,有一匹马从后面赶了上来,“盛大人留步!”

    盛信廷转回头一看,是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侍卫模样的人。那人见盛信廷看他,便自报家门,“盛大人,在下是顺亲王的侍卫,王爷请您过去,有话和盛大人说。”

    才出了太子府,顺亲王就找自己。盛信廷默默点头,跟着侍卫走向一条巷子里。巷子里停着一辆马车,马车正是顺亲王乘坐的。

    早有顺亲王的小厮侯在马车下,见盛信廷骑马而来,忙上前躬身施礼,“大人,王爷正在等候着大人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也不理小厮,直接来到马车旁,他才跳下马来。而此时,马车上的车帘被高高挑起,十二岁的顺亲王正挑着帘子朝盛信廷笑着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