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八十六章 逃离

    雪兰放下了线,转身对王嬷嬷说,“嬷嬷,收拾东西罢,我们回岁县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微怔,大小姐正要定亲,自家小姐就要回岁县去了,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。可是王嬷嬷心里也清楚,淳亲王原本对雪兰极好,现在忽然和大小姐定了亲,自家小姐心里定然是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王嬷嬷是叶世涵留下来的老人儿,她自然替雪兰着想,王嬷嬷说道,“小姐,您是不是等大小姐定了亲,您再回去?”

    雪兰已经站起身来,把平日里用的东西装到匣子里,她并未转头看王嬷嬷,声音却低了许多,“我们就是回去住两日,两日后……我便回来帮大姐姐着手办亲事。”雪兰说着,抬起头来,望着床前绡纱上挂着的一对金丝荷包,缓缓一笑,“我不帮大姐姐,还有谁会帮她……”

    王嬷嬷不忍再看雪兰,转头吩咐起丫头准备收拾箱笼。

    雪兰这边叫洛璃去回大小姐。

    洛璃去大小姐那里时,大小姐正和叶建舒看着嫁妆单子。

    大小姐无父无母,叶老太太年事已高,原本不该姑娘家自己做的事,大小姐羞涩的操持起来了。

    待洛璃进来把回岁县的话说了之后,大小姐和叶建舒对视一眼,大小姐并未回洛璃的话,转眸继续看单子上列举的东西。

    倒是叶建舒开口说了话,“那就让二妹妹回去小住两日罢,两日后二妹妹再回来便可。”

    洛璃答应着,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小姐把单子放了下来,轻叹一声,“大哥哥,我看二妹妹是过不去这个坎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建舒知道大小姐想着什么,他皱了皱眉头,打发走服侍的丫头,才道,“你眼前快要成为淳亲王的侧妃,虽是位份上不如正妃,可是太后已经说了,让你掌管庶务。再者,淳亲王原本就和二妹妹比你亲厚,父亲病时,就能看得出,淳亲王肯为二妹妹屈尊来到沐恩侯府里,你又是有几分把握淳亲王待你不同?你一直青睐于淳亲王,现在总算如愿,你若是连个没影儿的自家妹妹都容不得,将来你还能容下谁呢?大妹妹,你可要想清楚了,淳亲王看重你几分,还要看你自己的作为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的一席话,让大小姐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叶建舒担心自己的话太重,语气又缓和了许多,“大妹妹,你且细想想,为什么我们家到现在四分五裂呢?那便是我们家不够和睦。所以才会有许多的事发生,平白让京城里的世家们笑话了去。现在六妹妹糊涂,三妹妹干脆指望不上,家里就剩下你、我、二妹妹、三弟弟,四弟、五弟都还小,若是等他们大了,还有许多个年头。若是我们三个年长的人还不能团结起来,那真真是叶家的悲哀了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低着的头终于点了点,“大哥哥,我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笑了笑,“我也知晓你是个懂事的,人也有私心,这也难免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的脸色好了许多,她笑着和叶建舒又说起嫁妆单子的事来。

    雪兰带着兰园里的丫头婆子,坐着马车回到了岁县。

    盛信廷和淳亲王几乎在同一时间知道雪兰回了岁县,不同的是,淳亲王正和李将军密谈,是小厮千杨在他耳畔相禀的。

    淳亲王皱了下眉,对着千杨摆摆手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李将军便道,“王爷是有事么?”

    淳亲王对着李将军摆摆手,“没事,我和将军的话还未说完。”

    李将军复又坐正,和淳亲王接着刚刚的话继续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刚从宫门那边去一旁的茶水房里喝茶,一个短衣襟的侍卫就把消息禀给了他。

    端着茶杯的盛信廷手就是一顿,他把茶杯放在一旁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太后给淳亲王一口气定了两桩亲事,没一件是与和他传得满城风雨的叶家二小姐有关,可是更好笑的是,太后还把叶大小姐许给了淳亲王为侧妃。盛信廷不得不往深处想,太后到底是在考验淳亲王的耐性,还是要试他的心性?

    不管是验他的耐性,还是试他的心性,有谁想过叶家二小姐的感受?当她在看到自己的姐姐忙忙碌碌的筹备婚事时,她的心到底有多疼谁又会在意?

    “你去请姜将军替我代个班,就说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。”盛信廷吩咐属下时,已经起了身。

    侍卫忙低头称是。

    盛信廷挑帘子走出了茶水房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岁县里的李妈妈见雪兰又回了来,就如同过年一样,嘴里却要骂着,“小蹄子总往回跑的算什么!”

    李妈妈一面骂着,一面又张罗着给雪兰备饭。

    雪兰也知李妈妈只是嘴上厉害,便也笑着由她。

    雪兰进后院坐了没一会儿,就对李妈妈说,“妈妈,我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只当她要去找乔六等人,也不拦她,笑骂一句“回来也不见消停”,就由着雪兰离开了祖宅。

    南月悄悄的跟在了雪兰身后,雪兰转回身去,“南月,你回去罢,我想自己走走。”

    南月从后面的小巷里拐了出来,略一迟疑,还是回了去。

    雪兰向岁县西头走去。岁县的西边是一片田地,因田地不多,人便很少。

    雪兰到了地头,卷起了长裙,爬上了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这棵大树是雪兰很小的时候就常来玩的地方,她对这棵大树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待她三下两下爬到树衩间,雪兰就坐在大树上,看远处望去。眼前的田地尽收到眼里,本是绿油油的一片,看到雪兰眼里,却叫她眼角发酸。

    淳亲王是最早闯入她心中的男子,她也曾无数次的想,是不是他就是自己这一生的半臂江山了?他帮她无数次,她亦感谢他。可是到头来,他与她劳燕分飞。

    一桩桩,一件件的事,她也知被他利用,明知他功力心重,更知他不是那般一生一世一双人里的一个,可是,情感却如一张一样,住了她。待她想挣脱时,她已摆脱不了内心的情愫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