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八十三章 定夺

    秦贵妃的双眼眯了眯,“你小看盛信廷了,他的本事不只在小小的紫金城里的兵权上。别看他年纪尚轻,可是他铁腕了得,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,比他年长的旧部们都臣服于他的脚下,死心塌地的跟着他。他现在的旧部已经有几个把握着州府的兵权了,你说他厉害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哪个想坐在那上面,”秦贵妃说着,扬起手指来朝东一指,“不先握着兵权呢。而且现在卫国公府里,真正顶立门户的可不是已经没有实权的卫国公。”

    芝雨张大了眼睛,她根本没想到盛信廷会这般厉害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秦贵妃冷冷一笑,“我才会把卫国公夫人请了来,不然凭她虽是国公夫人,也轮不到我来和她叙旧。”

    芝雨低下头去,自家主子虽不是后宫之主,却形同后宫之主。后宫大小事务都是由自家主子来做,连太后都要赞一声极妥当的话。凭着卫国公盛夫人一个外命妇,确实不值自家主子和她拉上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盛夫人一直到了宫门口,坐上马车里依然没回过神来。一旁的丫头玉影见自家主子沉默不语,她小声道,“夫人,咱们现在可是回府里?”

    盛夫人这才抬起头来,“回府去。”

    玉影这才吩咐车夫回府。

    回到了卫国公府,盛夫人下了马车便问守门的人,“国公爷呢?”

    守门的人忙回道,“国公爷刚刚回来,正在外院书房里。”

    盛夫人早没有在宫里的那份镇静了,她对着身边的丫头摆摆手,疾步向里走,“快去请国公爷来后院。”

    跟着的丫头见盛夫人一脸急色,急着让人去请卫国公盛泽润。

    待盛泽润到了后院正房,盛夫人正在来回踱着步子,见盛泽润进了来,盛夫人遣出服侍的人,便把在冠秀殿里秦贵妃所言皆告诉给了盛泽润。

    卫国公盛泽润皱了皱眉,先安抚起盛夫人来,“你不必担心,此事我来过问,你只当不知晓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爷……”涉及到女儿,盛夫人如何会不担心,她追问起盛泽润来,“贵妃那里似乎势在必得呢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摆摆手,对着盛夫人笑道,“你且放心罢,此事我自会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听了盛泽润如此说,盛夫人也不再追问,盛泽润又和她说了几句闲话,便离开了正房。

    出了正房的盛泽润直接去了外院书房,他吩咐起身边的小厮,“待大爷回来,叫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所以在盛信廷刚一回到卫国公府,便有下人请他去了外书房。

    进了书房的门,盛信廷就见父亲盛泽润坐在书案后紧皱着眉头,“父亲,您叫我?”盛信廷施礼道。

    盛泽润望着眼前的盛信廷,眼里全是与有荣焉的自豪。儿子的身姿愈发挺拔,似乎是一夜间,他便成了一名高大英俊的男子了。

    盛泽润的眉眼都染上了温和之气,便是心里有许多烦闷,盛泽润还是对着盛信廷一笑,“廷儿,为父这里正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知晓盛夫人今日入宫一事,猜想父亲的担忧和今日盛夫人去冠秀宫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“父亲请讲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,把秦贵妃和盛夫人的话一并说了出来,末了盛泽润说道,“你母亲是担心你二妹妹和顺亲王定了亲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抬起头来,微微一笑,“父亲只管告诉给母亲说,二妹妹身子弱,要调养几年,待调养之后再和顺亲王定亲亦不迟。”

    这样拒绝的话,盛泽润自然也早想到了,他摇了摇头,“我怎会想不到拒绝呢,可是万一秦贵妃请了太后的懿旨呢?”

    盛信廷眼里全是不以为然,叫人看着也不敢小觑他,“父亲请仔细想想,若是秦贵妃真能请得动太后的懿旨,何苦再去告诉给母亲呢?太后那般精明的人,岂会做这种不讨好的事呢?只怕是秦贵妃为了唬了母亲罢了。而且,父亲再想,若是秦贵妃真是毫无顾及,她又岂会和母亲先说,直接去请懿旨就好,这就说明她还是有所顾及的。”

    儿子的几句话让盛泽润顿时心下分明,他也不是个糊涂人,怎么会想不明白儿子话中的含义呢?秦贵妃之所以没请懿旨来和盛夫人说,那是因为她在意盛信廷的感受,不忘给盛家留了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好好!”盛泽润心头的一片云彩都散了去,他连叫了两声好,“我一会儿就告诉给你母亲去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欣慰的望着眼前的盛信廷,不住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儿子长大了,已经能帮着他拿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里你还那么忙么?夏躁日盛,可叫你身边的人多帮你煮些凉茶来喝么?”盛泽润对盛信廷一直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盛信廷在自己父亲面前的笑容都显温和许多,“父亲放心,服侍的人倒极周到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又想起一事来,“前几日仲书侯还想帮你提一门亲事,我想着回来和你说上一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”盛信廷的语气一重,“您就别操心我的婚事了,我自有主张。”

    盛泽润听了盛信廷的话不但没生气,倒乐了,“这可不就是心里有心上人了?是哪府的姑娘家?性子如何?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声音微重着唤了声父亲,却有几分意气一般。

    盛泽润哈哈笑着摆摆手,“好好,为父不再问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脸色略红,盛泽润瞧着便对他摆摆手,“回去罢,只是有一件,你也不小了,待中意哪家姑娘,便回来告诉给为父,我选媒人替你去提亲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谢过了盛泽润,退出书房去。

    当盛泽润提到亲事时,他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跳出雪兰的模样,也见过大风大浪的盛信廷忽然觉得胸口猛涨,一颗心似乎都要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晓她的身子大好了没有?

    盛信廷心下想着,沿着小径往自己的书轩而去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雪兰的身子好了许多,大小姐抽空来瞧了她。

    “二妹妹可比从前好了许多呢,前几日二妹妹的脸色都怪吓人的。”大小姐一想到雪兰当时通红的脸,就想到了被烧红起来的炭火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