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八十二章 议亲

    雪兰再醒了时,已经过了日中。

    洛璃听到了响动走了过来,“小姐醒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嗯了一声,坐了起来。洛璃忙扶住了雪兰,“小姐仔细起猛了头晕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了?”洛璃扶着雪兰靠在迎枕上,雪兰才问向洛璃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时辰了。”洛璃忙着帮雪兰递上一杯茶来,“陈太医刚刚来了过,他说小姐的脉比昨日好了许多呢。奴婢也正想着,小姐一夜间大好,定然是菩萨保佑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接茶的手一顿,抬眼看向洛璃,“太医真这样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洛璃笑了起来,“太医说的话奴婢也不懂,大概就是小姐的心绪平了许多,药也就好用了。太医说什么心病还要心药医,小姐,您想通就好,不然奴婢们都很担心您呢。”

    雪兰不语,低着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昨晚上她倚在盛信廷的怀里哭了许久,自己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分,只是觉得累极了,便睡了过去。难道真是那一场哭,叫自己心头的话都说讲出来,身子好了起来了?

    洛璃见雪兰不语,以为她又累了,忙道,“王嬷嬷正在厨房里为小姐熬着血燕羹呢,小姐吃过,再睡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已经掀被要下床,把洛璃吓得忙扶住了她,“小姐,您才好些,有什么事您吩咐奴婢去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雪兰见洛璃一脸急色,脸色虽憔悴,却又笑着坐回到床上,“好,我不下床便是,你去把南月叫了来。”

    洛璃这才放下心来,帮雪兰掖好了被子,才转身出了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南月进了来,“小姐,您叫我。”

    雪兰屏退丫头们,才看了一眼南月,“昨晚上盛大人几时走的?”

    “快四更时走的。”南月低头回道,“大人见小姐热退了些才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……哭得很厉害?”雪兰记得自己一直在哭着,还是抱着盛信廷的手臂在哭。

    南月点了下头,“奴婢在外间听着小姐哭得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雪兰明眸微转,“那你有空……去代我谢谢盛大人罢。”

    南月点头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雪兰躺回到床上,合上了双目。

    内室里早已充盈着药味,雪兰却闻到了房里极轻的薄荷清香。她想那该是盛信廷身上的味道罢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冠秀殿的偏殿里,卫国公盛夫人正垂首立在秦贵妃面前,秦贵妃坐在正座上轻轻摇动着手上的团扇,眼眸微闪着瞥向面前的盛夫人。

    盛夫人,是卫国公盛泽润的正妻,育得一子一女。可是她的儿子不只比盛信廷年纪小上一岁,作为上也比盛信廷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盛夫人立在她的面前不敢轻易抬头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秦贵妃才轻轻笑了起来,“好久没见盛夫人,今日请来盛夫人也只是和夫人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叙旧?

    盛夫人从没和秦贵妃有过深交,她实在想不出秦贵妃和她有什么可说的话。可是此时,她除了诺诺低头,再不敢说什么僭越的话。

    秦贵妃很满意盛夫人的敬畏,她把广袖一甩,手里的小扇摇动得更慢了起来,盛夫人看到秦贵妃一截皓腕,“国公的二小姐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不谈其他,忽然问起自己女儿的年纪,盛夫人心生警惕,她陪着笑脸,“小女今年一十二岁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贵妃脸上的笑意更浓起来,“竟然与田儿同岁。”

    秦贵妃所出之子是当今圣上的七子,名唤煜田,是启正帝最疼爱的儿子。

    现在秦贵妃的话竟然引到了顺亲王身上,盛夫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几变。盛夫人已经知晓秦贵妃要说什么了,只是一想到这后面的话,她不由得心惊肉跳起来。

    盛夫人勉强笑道,“惠溪那孩子如何敢和顺亲王比呢,她平日里身子也不好,只留在府里做做女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很好啊,”秦贵妃也知晓以盛夫人的精明会知道自己的心思,可是,她便是知晓了又能如何,“女子无才便是德,我也不喜欢那些太过文才出众的女子,我倒嫌她们太过张扬了,不如盛二小姐稳重。现在眼瞧着田儿也大了,我想着早早为他定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,盛夫人不敢接一句,只陪着笑脸。可是她的笑容已经有些发僵。

    秦贵妃放下团扇,手搭在一旁的扶手上,“婚姻是大事,夫人如何做得了主,自然要和国公商榷。”

    盛夫人紧握的手心里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,她勉强笑了笑,“贵妃娘娘抬爱了,只是此事确实要妾身和国公爷说上一说。”

    秦贵妃笑着点头,“夫人贤德,本宫早有耳闻,所以我才会喜欢上盛二小姐,就因为夫人是她的母亲。既然话已说完,那我也不留夫人了,夫人有了消息,便告诉给本宫就好。本宫再去太后那里讨上懿旨,只待二小姐及笄便可出嫁,那时候才真叫是夫人的体面呢。”

    盛夫人没想到秦贵妃连多一句的话也没和她说,直接让她离开了。盛夫人跪倒下拜,才垂头退出。

    见盛夫人离开,秦贵妃脸上的笑渐渐收了,她转身拿着茶来喝。

    身边的宫女芝雨上前来换了小几上的茶,跪着高高捧起茶来送到秦贵妃面前。秦贵妃抬手接了过去,芝雨这才起身问道,“娘娘,您怎么想到了给王爷求娶盛家的二小姐呢?听得说,那个盛二小姐性子颇为孤僻,奴婢以为她没有其长兄盛信廷的手腕。”

    秦贵妃望着浮转在杯里的茶叶,轻轻吹散些热气,“你以为我真愿意求娶盛家女么?”

    芝雨怔了怔,秦贵妃盖上了茶盖子,淡淡着说道,“太后那里若不是拒绝了我替田儿娶苏家女,我又怎会想到盛家呢?”

    秦贵妃说着,眼角扫过刚刚盛夫人跪过的地方,“太后是什么人你我都清楚,细细想来她不会让苏家女儿嫁与田儿,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。若是田儿能娶到盛家女,盛信廷他能不帮着他的妹妹么?到时候田儿就多了一个舅兄扶助,对他太子之位亦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盛大人年轻了些罢?”芝雨想到相貌堂堂的盛信廷就觉他长得太过好看了些。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看到静静的打赏了!么么!

    今天补的更新,小狐狐告诉给我,说她家大阿哥快过生日了,那天会为她大阿哥加更两章,小狐狐到时候记得提醒我。

    加更政策请详见上架公告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