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八十一章 病倒

    陈太医皱着眉头摇了摇,“我瞧着是小姐太过悲伤了,就是喂了药下去,恐怕也会再热起来。病亦由心生,心大恸,又怎会不得病呢?现在除非她能开解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有些为难起来,雪兰的病自然是由父亲过世而得,可是他却没有开解雪兰的良方。

    叶建舒只得请陈喜留下药方,才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淳亲王府。

    淳亲王穿着月白色的直裰转出小书房来,万初跟在淳亲王身边低声禀告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病得厉害,属下已问过陈太医,陈太医说是小姐悲伤太过。”

    淳亲王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连往日挂常的笑意都已不见,“你可打听了盛信廷是怎么结交陈喜的?陈喜性格孤僻,他怎么人和盛信廷有交往呢?”

    万初摇摇头,“盛信廷一贯来往神秘,我们并查不到”

    “叫人备马。”淳亲王吩咐万初,万初低头应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万初才退了下去,千杨急急忙忙的转进园门,“王爷,李大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淳亲王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千杨低头答道,“李大人说圣上半个时辰后要召见他。”

    淳亲王立于当院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千杨也不敢离开,只垂首低头站在淳亲王身侧。

    良久后,淳亲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“你……告诉万初,就说今日不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千杨答应一声,去寻万初了。

    淳亲王站在树下,见斑驳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衣袍上,似一幅破碎的瓷片。鱼与熊掌的道理,他很早就懂。他以为在他选来,就要先选熊掌。而他对鱼亦是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淳亲王拧眉抬起头来,疾步走向前厅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夜晚,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兰园内室的窗口上摆放着一盆茉莉花,随风飘起极淡的清香。可是,浓重的药味早已把花香盖了住,让人闻着便知房里有病人。

    盛信廷面沉似水的立在床榻旁,借着极弱的灯光,他看见雪兰双腮通红,唇上干裂得已经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本是该值夜的南月,早已不在了。

    望着已经颜色全变的雪兰,盛信廷皱紧了眉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”躺在床上的雪兰喃喃低语一声,盛信廷转身去小几旁给雪兰倒了杯茶水,他又扶起了雪兰,让雪兰靠在自己的怀里,喝下去半杯温茶。

    茶水经喉而入,雪兰渐渐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雪兰转眸看到盛信廷,轻喃一声,便要坐起。盛信廷却用手臂把她围在了自己的怀中,“你就是个顶自私的人!”

    早失了力气的雪兰在盛信廷怀里动了动,又靠在他身上,“我病了,你还在气我?”

    盛信廷的声音比往日更冷了几分,“你且想想,你病倒了,你叫你父亲泉下能安心么?他会怎么想?以他的性子,难道不会以为是他拖累了你么?”

    雪兰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若是叶世涵还活着,定然会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雪兰和盛信廷都沉默着,许久,盛信廷才说道,“你来和我讲讲你父亲罢。”

    父亲……

    雪兰眼前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很小时候,就听丫头们说,我父亲是极宠爱我母亲的。丫头们一面说着,还艳羡不已的啧着嘴。她们只当我小,听不懂,但是我心里是明白着的,我觉得自己的爹爹和娘便是最恩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被送去了祖宅,我娘也不在了,我偷听仆妇的话,她们说是我祖母和爹爹的主意……我那时好恨我爹,甚至于比恨祖母还要恨他!他怎么就能忘了和我娘的种种好呢?怎么就忍心抛下我,溺毙我最小的弟弟呢?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哽咽起来。盛信廷手臂处的衣衫已经被雪兰的泪水打湿了,他一动不动听着雪兰说话。

    雪兰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“回来后,我就不大理他,见了他连声父亲也不愿意叫,就是老太太罚了我,我依然不爱叫。我有多傻……好得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到……他拼着把我护了下来,当着老太太的面说我是他的孩子……就在那一瞬间,我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,被他保护着……可是啊……他的孩子竟然到了那时候才知晓他是有多在意我……我难受……我觉得我才是真正愧疚的那个人……我才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雪兰把头埋在了盛信廷的臂弯里,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盛信廷缄默着听着雪兰的哭声,不动也不劝她。

    渐渐,雪兰的哭声小了许多,最后到没了声音,盛信廷才低头去看,雪兰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信廷轻轻放下雪兰来,手抚了抚她的额,许是说出了这些天来的心里话,雪兰的头虽还热着,却不似原来那般滚烫。

    盛信廷立于床旁,看着已经睡熟的雪兰。只见她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眼泪,整张脸已经被落下的泪水留下一道道干涸的痕迹,削尖的下巴上还有停滞一滴泪珠。

    盛信廷替雪兰盖了被子,起身走出内室。

    南月马上一旁的小杌上站起身来,施礼道,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点了下头,“你叫人熬了药,待你家小姐醒了,便给她喂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南月点头,盛信廷顿了顿,又道,“昨日你和叶建舒说,让陈喜再来给你家小姐诊诊脉。”

    南月称是,心里早已明白盛信廷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雪兰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,只记得自己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待她再醒时,已经是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雪兰觉得头有些发沉,却不似昨日那般连精神头都没有。雪兰坐了起来,洛璃听了动静,忙打开半扇的绡纱,“小姐醒了?”

    雪兰嗯了一声,想到昨晚上盛信廷来过,脸有些发红起来。

    洛璃没留意到雪兰脸上的红晕,她端过一旁的药来,送到雪兰面前,“小姐,您把药喝了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便把半碗药都喝了下去,“南月呢?”雪兰问洛璃。

    洛璃答道,“她去寻大小姐去了,想请太医来给小姐看看身子。”

    雪兰用帕子拭着唇,把碗递给洛璃,洛璃端着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雪兰用过了药,又躺了回去。许是药里有安眠作用,雪兰又睡了起来,连陈太医什么时候来的,她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困得不得了,如果有错误字望谅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