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七十五章 夜访

    从六小姐两次遇到匪人劫持,她就时常犯起糊涂来,常常以为亲近的人都被坏人劫走了。

    雪兰拍了拍六小姐的背,“白雪被洛璃抱回兰园去了啊,你都不好好睡觉,我怎么叫白雪陪你呢?”

    六小姐哦了一声,她扬起脸来,“二姐姐,白雪不陪我没关系,你只要带我回岁县里就好。你不是说岁县里很好的么?”

    雪兰笑了起来,望着六小姐天真无邪的小脸,揉了两下子,轻声劝道,“过几日我就带你回岁县去,父亲最近病了,等父亲好些我就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句话,让六小姐忽然身子不住的战栗,她紧紧的抱住雪兰,“是不是爹爹也被人劫了去了?二姐姐,他们会杀了爹爹的!没了爹爹,我们该怎么办?!我们都会死掉的!”

    雪兰一见急忙安慰,可是六小姐却大哭起来,根本不听雪兰在说什么。哭着叫着,她还要向外跑。多亏南月跟着一道来的,她把六小姐抱了回来,按住她额头上的一个穴位,六小姐这才软在南月的怀里。

    南月把六小姐抱到床上,转头对雪兰道,“小姐放心,六小姐顶多睡一个时辰就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雪兰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来,她望着躺在榻子上的六小姐,拭了下汗,转头吩咐烟翠,“我一会儿叫太医来瞧瞧六妹妹的病,你先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烟翠答应着,雪兰走出菊园正房。

    叶建舒听雪兰说六小姐的病又犯了,急忙叫人请了太医,太医这几日着实往沐恩侯府跑得勤,他也不用人引路,倒分得出各个园子来。

    到了菊园,太医给六小姐诊了脉,开了药,只说是受了惊吓,叫六小姐好生养着。

    雪兰也知晓六小姐的病不是一日就能好的,她坐在床旁,望着睡着的六小姐,心里不由得叹气。六小姐虽然糊涂,有一句话却说得不错,叶世涵若是真不在了,沐恩侯府从此后就完了。

    好在陈太医医术高超,叶世涵日见好转。

    雪兰抚过六小姐脸颊旁的碎发,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六小姐还只是个孩子,从前像,现在更像。

    六小姐就在煎药的空醒了来,她望着坐在一旁的雪兰,转着眼睛四下看看,声音极怯生生的,“二姐姐,爹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自己病了还惦记着叶世涵,六小姐得了病后,倒比别人都在乎自家亲人了。

    雪兰再不敢乱说,只得笑着相劝,“爹爹已经大好了,六妹妹以后可不许说那些不吉利的话,爹听到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看到六小姐长出口气,她不住的点头,向雪兰保证着,“二姐姐放心,我再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哄着六小姐喝了药,雪兰这才疲倦的回到兰园。

    南月见雪兰精神不济,悄悄告诉给王嬷嬷准备些汤药。雪兰服了汤药,便睡了下去,到夜里她却忽然醒了来。

    月光隔着窗棂纸落到地上,清冷如水。雪兰坐起来打开半边绡纱,望着窗外的明月。

    古人常说月有阴晴圆缺,可是最近沐恩侯府发生的事情,是一件接着一件,不给人喘息的瞬间。旁的事还好,叶世涵病倒的事,着实让雪兰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雪兰扬起头来,朝着月光伸出手来。若是月亮能解人心思,那该多好啊……

    窗户那边传来极轻的啪一声,雪兰想着是风吹得树枝拍打着窗口。雪兰缩进了被子里,合上了眼睛。辗转反侧,雪兰却还是未能入眠。

    她睁开了眼睛,却吓了一跳。床前立着一个黑影,在这漆黑的夜里忽然出现在兰园内室里,雪兰背上的汗瞬间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及她喊,黑影更快一步,上前来捂住了她的嘴,极低沉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,“你怕什么?是我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!

    这个禽兽难道不知道半夜里跑到女儿家的闺房里会吓死个人么?!

    她狠狠的扯开他盖在她唇上的手,声音压得极低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黑暗中看不清盛信廷的脸,却听到他极轻的笑了一声,“你不是最近很累的么?我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雪兰气得咬牙切齿,却不敢大声声张,“你们家探望别人深更半夜的往人家内室里钻?”

    盛信廷似没听到雪兰的话,低声说了一句,“你把衣服穿上,我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雪兰没好气着道,“三更半夜的你来我内室,只说要带我出去,万一你卖了我呢?”雪兰直瞪着盛信廷,虽然也知他看不到,雪兰还是狠狠的瞪上了两眼。

    雪兰没想到的是,盛信廷又笑了一声。随着床沿上极轻微的声响,雪兰的锦被一紧,身边结结实实的坐了一个大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值钱么?”

    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就足以挑起雪兰的怒火。他骂自己,还要坐在自己的床上骂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!

    雪兰抬脚朝黑暗中的他踢了去,他却极灵活,一闪身,坐到了雪兰身边。盛信廷极快的按住了雪兰的手臂,“别闹了,若是让人听到声响,你还有什么闺誉可言?快把衣服穿上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是铁了心要带雪兰出去,雪兰着实猜不出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雪兰咬了咬牙,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盛信廷站起身,轻手轻脚的打开了窗子,随后雪兰只见窗子一晃,盛信廷已经不在房里。

    雪兰摸着黑穿上了衣服,简单穿戴后,雪兰爬上了临窗小炕。她打开窗子,就见盛信廷已经立在窗外。

    “出来罢,”盛信廷说着,向雪兰伸出了手来。雪兰缓缓的迈出一步来,盛信廷打横抱住了她。盛信廷只一个转身,就把雪兰从窗口抱了下来。

    才站稳了身子,雪兰就推开了盛信廷,有几分过河拆桥的意思。雪兰四处看看,四周没有一个人影,只有虫鸣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雪兰低声问了句。

    盛信廷转头问雪兰,“你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准备什么?”雪兰还没问完,整个人又被盛信廷抱了起来。只是这一次是拦腰抱住了雪兰,雪兰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,才没叫出声来,而盛信廷已经飞身跳上了树叉间。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