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锦色盈门

第二百七十四章 相顾

    雪兰斜倪了盛信廷一眼,“太医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快了,”盛信廷道,“你一会儿叫人去府门那里守着罢。”

    雪兰引着盛信廷去了紫园。

    叶建舒没想到雪兰没送淳亲王,而是带进来了盛信廷,他急忙起身相迎。盛信廷对叶建舒说,一会儿陈太医就来。

    叶建舒大喜过望,不用自己请,有人帮请了来了。而且还是淳亲王口中性子有异的那么一位太医。两个人都推荐陈喜,想来陈喜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正说着,小丫头禀报说陈太医到了。

    叶建舒亲自相迎,让进了陈喜来。

    陈喜一直被请到叶世涵的床榻前,他只看了一眼,便转头对叶建舒说,“沐恩侯病得很重,已经由寒病转为热症了,现在是由热转成喘病了。”

    雪兰在一旁急急的问道,“陈太医,家父需要吃什么药才能见好?”

    陈喜摇摇头,“侯爷的病只怕一时半会不会好,若是大好,也要半年之久。现在我先给侯爷开几副药,先治哮病,再去祛热症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连忙谢过陈喜。

    陈喜说着,手指搭在叶世涵的手腕上,细细的诊起脉来。

    雪兰在一旁咬着唇,紧张的望着陈喜。

    陈喜把过脉之后,叶建舒便陪着陈喜去开方子。

    雪兰这里把盛信廷让到了紫园花厅。

    盛信廷坐下来和雪兰说起叶世涵的病,“我还认识一位郎中,诊治咳嗽也是很在行,只是他现在不在京城,我已经叫人给他送去了信,大概要几天,他便会回来。到时候让他再帮着沐恩侯看看。”

    雪兰谢过盛信廷,盛信廷牵起了嘴角,全做笑意,“反正你欠我的人情不是这一点半点的,我都不会往心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雪兰狠狠的瞪了盛信廷一眼,盛信廷只笑着又道,“兰溪很惦记你,要你注意身子。”

    盛兰溪是雪兰最要好的朋友,雪兰现在顾着叶世涵,已经很久没给盛兰溪写信了。

    “请你代我回去多谢谢兰溪。”雪兰低着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帮你,”盛信廷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他朝着雪兰笑了笑,“若是想说,你自己去和兰溪说去。待沐恩侯的病大好,你们两个爱怎么说,便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一直压在雪兰心头的巨石似被撬动得松了许多,盛信廷就是告诉她,叶世涵不会有事。其实也是极平常的安慰,到了盛信廷的口中,便比寻常话多了几分认真。

    雪兰一直都很害怕,害怕叶世涵一病不起,害怕她头顶那座遮风挡雨的大山顷刻间便倒了下去。雪兰想对着谁大喊:她不想做没爹没娘的孩子!她享受着父爱通共才这么几年,难道不能让父亲再多疼疼她么?!

    长夜里,每每雪兰被自己的噩梦吓醒,醒后都是浑身冷汗森森。雪兰不敢告诉别人她的担心,她只有心里默默煎熬着,亦不能说。

    今日,盛信廷似乎比雪兰还相信叶世涵没有事,雪兰的心忽然不再焦躁,她就想,一个外人都信自己的父亲没事,她还在害怕着什么呢?

    叶世涵吃了陈太医的药之后,好了许多,至少会在白日里和兄弟几个说上几句话,不似往常一样一直睡着。

    雪兰放下心来,想着陈太医果然厉害,叫叶世涵身子好了许多。雪兰陪在叶世涵身边,给他讲陈太医的事。

    叶世涵竟然也没听说过陈喜之名,当他得知陈喜医术如此高超,不住的点头,教导起身边的雪兰来,“只见人不可貌相,你看看陈太医,本事了得。奇人也定是有些怪脾气,待陈太医再来时,你们可要再恭敬些。”

    雪兰不住的笑着点头,只要叶世涵身子大好,别说恭敬,就是下跪相迎,雪兰也愿意。

    隔了几日,盛信廷又带来一个郎中。这个郎中只说姓孙,他来到紫园后,先给叶世涵诊了脉,又看了陈太医给开的方子,转头就对叶建舒说,“这位郎中方子开得极妥当,你们就照这个吃罢。”

    叶建舒送出盛信廷和孙郎中,心下大定,只要叶世涵身子好了,他们便都好了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,别人并不觉得如何,雪兰却觉得每一天都与前一天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前一日叶世涵还不能下床,第二日就可以走上几步了,又过了两晶,叶世涵就能扶着谭姨娘的手在紫园里走上一回。

    雪兰看着高兴,不忘叮嘱谭姨娘,“父亲身子刚好,走上一会儿就回来罢,他的身子到底虚了。”

    谭姨娘照顾起叶世涵十分尽心,她虽平日不爱言语,心里却明白,有叶世涵在,还有她的位置,叶世涵若是不在,只怕她在沐恩侯府也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叶世涵这边刚好一些,六小姐那边又有了事。

    六小姐整日吵着见雪兰,开始烟翠还能拦得住,后来六小姐不见雪兰来,就大哭起来。烟翠没了主意,在听说叶世涵好了些,她悄悄来到紫园寻雪兰。

    雪兰听说六小姐那边又病重,急忙跟着烟翠去了菊园。

    还未进菊园时,雪兰就听到里面传出来六小姐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呢?二姐姐怎么还不来?她是不是也让人掠走了?二姐姐是不是遇到危险了?你们围着我做什么?快去找二姐姐啊!”

    雪兰心头微暖,六小姐虽然糊涂着,却比从前惦记着自己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雪兰的脚步更快了许多,她走到正房也不用小丫头挑帘子,自己撩起帘子就进了正房。

    六小姐被几个丫头围着,她满脸都是泪,正试图挣脱着丫头们,要冲出正房去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!”六小姐一见雪兰进了房里来,推开身边的丫头,扑到雪兰怀里。

    雪兰也抱住了六小姐的肩,“好好的,你怎么就闹上了?还说我是不是被人劫走的话,你就那么希望我被人劫走么?”

    六小姐在雪兰身边乖得像只小猫,“二姐姐,你言而无信,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岁县的么?怎么还不呢?还有白雪,白雪也不见了!白雪会不会也被坏人掠走了啊?!”

    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